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美國前總統夫人悼前蘇聯總統夫人的悼文

 

芭芭拉.布什

 

  當我在1987年第一次見到蘿莎.戈巴契夫時,冷戰還使美蘇兩個大國處于尖銳對立之中,但這並不防礙我們成為好朋友。在最初的時候,我們感到彼此很生硬,我們是從不同的國家來的,來自不同的文化。蘿莎本人當時,對共產主義充滿虔誠的信仰,時時很有熱情地為它辯護。

 

  但是,當我們的丈夫們正努力試圖解決雙方嚴重的分歧時,我和蘿莎發覺我們彼此都很相象。我們談我們的孩子,他們是如何艱難地在公眾和媒體包圍下生活。我們也當然談論我們的丈夫們。我們都各自深愛我們的丈夫,幾近痴迷。我帶她到維斯利學院訪問,在那裡,我們分別作了畢業典禮的演講。我們在那迷人的莫斯科河邊倘徉。我和喬治也請他們到戴維營裡度周末。甚至當我們雙方的丈夫處於會談對峙的緊張氣氛中,但我們兩對夫婦四人仍能夠很放松地象朋友一樣。

 

  1991年,當戈巴契夫夫婦被政變的軍隊軟禁在他們的別墅時,我的內心很沉痛,很擔憂,為了他們,也為了俄羅斯。我深知,蘿莎一定是很恐慌,為她的丈夫和她的國家。

 

  所以,當蘿莎逝世的消息傳到德州時,喬治和我都流了眼淚。我們為失去一個好朋友而沉痛,而哀悼。我們悼念如此杰出的一個女性的逝世,她對這個世界的貢獻是如此巨大。更難過的是,我們為戈巴契夫而深感悲痛,他們的愛情故事是如此動人,我們深知,從今後,米格爾將何等沉痛地懷念他的妻子。

 

(鄭祖怡譯)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