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編者按

  我們在編發了短評《上海姑娘“嗲”的魅力》之後,作者言猶未盡,又增加內容,文章變得很有文化比較的味道,我們一直在考慮增加一個《文化比較》的欄目,但因尚未成熟,便先作罷,而把改變過的《上海姑娘“嗲”的魅力》稍有點牽強附會地置入《星條旗下》。但又發現原來的短評《上海姑娘“嗲”的魅力》也很有幽默小品文的特點,因此還保留原文。具有幽默小品文的成為《上海姑娘“嗲”的魅力(A 版)》在《今日短評》中,而具有文化比較特點的修改文變成《上海姑娘 “嗲”的魅力(B 版)》仍放在《星條旗下》。您略有點時間的話,請您都讀一下。

 

 

上海姑娘“嗲”的魅力

--評美國前副總統丹.奎爾娶上海姑娘為兒媳

 

湯本

 

  上海姑娘有“嗲”的魅力,上海姑娘有“嗲”的風情,上海姑娘有“嗲”的文化,上海姑娘有“嗲”的智慧。這也許是舉世公認的。這也許是您嗤之以鼻的。這并非我是上海人,這也并非我聽從幾位上海網友的的忠告,要把湯本論壇辦得有“上海味”。而是因為,堂堂美國前副總統,共和黨總統競選人,丹.奎爾娶了上海姑娘為兒媳,剛剛受完三大拜,在上海參加完婚禮,回到美國,在脫口秀節目上,公開大贊兒媳。

 

  前不久,人們還在為一位上海姑娘嫁給媒體大亨梅鐸在新聞上喧騰,梅鐸鐘愛此上海女孩,不惜與結褵三十載的夫人離婚,再娶。也許有人會非議,也許有人不齒。但那女孩堂堂正正,憑自己的智慧、感情、青春美貌,找到歸宿。實際上這是人家自己的事。梅鐸對前妻的付出和經濟分割也是巨大的。感情是最難用價值、事非判斷的。梅鐸也不是小孩,在他的情感和事業幫助方面,在他的人生的新階段,這個女孩對他所具有的意義,他早應該有理性的、感性的思忖和度量,用臺灣的流行話來講,自有他的“天人交戰”、“長考”的過程,您自可多言,但絕不要以為自己比梅鐸聰明許多。

 

  并不是我要袒護上海女孩,我實際上在東北多年,性格中更多的是北方人的爽快和實在(再一次自吹自擂)。也不是因為我的姐姐們青年時有姿色,中年時猶有風韻...,我便偏要替上海姑娘講好話。

 

  上海姑娘確實是好,好到我們美國總統柯林頓,在上海時,眼睛都轉不過來了。據隨行人員講,柯林頓總統對上海印象最為深刻。他還許諾將來退休后,要到上海來開律師事務所。柯林頓如果能成願,不僅能夠賺進大把綠色,還可飽覽上海春色。

 

  還是丹.奎爾的兒子先行一步,在上海學習、工作,喜交上海女孩,喜結上海良緣。當新婚小夫妻雙雙向奎爾行大禮時,喜得這對前副總統夫婦閉不攏嘴。

 

  上海姑娘真是很嗲,嗲字就是嬌美,柔順。就是會撒嬌。丹.奎爾的兒子痴迷上的上海姑娘,想必一定有這些素質和氣質。可惜,前副總統奎爾本來就是連土豆也要拼錯字的人,單詞量太少,對“嗲”更是無法體味,衹有一個勁地向節目主持人雷諾和現場觀眾,講自己的兒媳婦是“Beautiful”、“Beautiful”以外,再也找不到別的詞來了。

 

  當然,英文永遠翻譯不出上海姑娘的嗲來。事實上,自上海開埠以來,從小漁村變成東方的巴黎和紐約,全中國的美女,向黃浦江邊傾流。當然,絕姿絕色的,更是來自江浙一帶的美女,她們眼睛亮麗嬌媚,皮膚白晰,體型修長苗條.....端的是典型的江南美。

 

  記得我十七八歲下鄉時,和知青集體戶的幾個女孩子,去一個老鄉家,那個慈眉善目的老奶奶,驚嘆地說﹕“這些姑娘們咋的長得這么好看,一個個都象從畫上走下來似的﹗”這幾個女孩子中兩個長得最好看中的一個,就是我的小姐姐雪萍。

 

  當然,上海姑娘的嗲,結了婚,有不少也是有變化的。正象臺灣名作家龍應臺,寫文章諷刺“啊,上海男人”。上海男人的妻管嚴,做家務,伺候上海“嗲”小姐變成的凶太太,也是出了名的。當然,并不是所有的上海男人都這樣,而且,還是有很多曾經是上海“嗲”小姐,現在也是上海“嗲”太太的女士。

 

  不管如何,進入九十年代,上海姑娘的“嗲”更增添了現代女都市女郎的風情。西方文明和東方文明在上海交匯,上海姑娘不僅濡染上西方流行服飾和化妝的美和西方文明的氣質,還保留了東方女孩質樸的美,使得許多中國人欣賞上海姑娘的洋氣的美,又使得許多西方人在欣賞上海姑娘的洋氣,有一種同質感之外,又痴迷于她們內在的東方美。盡管西風東浸,上海姑娘在感情性愛方面比以往的幾代的上海姑娘開放很多,但相比西方女孩,還是東方。

 

  上海姑娘之所以最受到西方尤其是美國男士的親睞,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因是,七十年代以來,上海的英語教育和社會學習英語的風氣,始終是在全中國大陸首屈一指。這又使得最聰明的上海姑娘們能以一口流利的英語來傳遞自己的“嗲”的天生麗質,“嗲”的性格,“嗲”的氣質,“嗲”的風情。

 

  當然,過去和現在,總是有一些“九斤老太”們在對開放的、現代化的姑娘們(不管是上海的還是北京的)說三道四,大加鞭撻,進行侮辱性的批評。有的甚至不惜大談自己在革命時期或者五十年代六十年代擁有如何純潔的愛情,她們往往忘了,在革命口號下,她們潛意識地將革命政治利益背後所含有的經濟利益,也在作某種權衡、估量、交換,只是不說出來,只是更虛偽罷了。王實味所批評的革命根據地的“食分五等,車分四等”,并不是捏造的,更何況革命勝利之後。既然如此,她們還有什麼理由來指責相當於她們的女兒、或者孫女或者重孫女的女孩子們?

 

  人們應該觀察到一個極為重要的現象,在中國大陸尤其是在上海的現代化進程中,人們的“個性化追求”日益強烈,這是一個重大的社會變化。這是極為良性的社會變遷,體現在上海姑娘身上,是她們的強烈的個性追求,她們懂得自己事業追求和自己的情感追求,可以超越地區,可以超越國界。對此,沒有任何偏見,沒有任何拘束。只要自己愛的,只要自己喜歡的,只要是文明向上(當然包括物質上的享受)的,就要追求。更何況具有“嗲”的魅力的上海姑娘們,尚未去追求別人,就有被中外間精英男士們所痴迷,所追求了。

 

  也許是自然,也許是潮流,在主動和被動中,上海姑娘們被捲進潮流。西方世界尤其是美國的上層社會的政界、媒體、商界的單身或不單身的貴族們,正在向有“嗲”的魅力的上海姑娘們進攻,幽默一點講,上海姑娘們,也正在向西方世界尤其是美國的上層社會的政界、媒體、商界,大舉“進攻”。

 

  上海的,也是江南的“嗲嗲”的枕邊風,溫馨而甜美,柔和而飄逸,無微不至,直透人心...

 

  上海春風,將會拂遍美國﹖上海春風,將會拂遍全世界﹖

 

  于是,我們的國會議員考科斯從夢中醒來,出一身虛汗,大聲驚叫﹕這裡有沒有間諜?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