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自設的陷井?

--小議得獎心態

融融

諾貝爾獎,和中國久違了一百年,成了中國人的一塊心病。這個民族很入世,喜歡參加角逐,很想得第一名。諾貝爾獎有許多項,中國人獨鐘文學獎,也算有自知之明。不是文學獎容易得,而是比較符合中國的國情,因為科技獎需要實力相配,那軌道中國還沒有接上。

要說中國的文學,是祖宗留下的寶藏,沉厚的歷史老本,一代一代地啃著吃,吃不盡用不完。而那些諾貝爾的評委,不識幾個中國字,對中國文學的認識不是老花就是近視,眼力不行。所以,即便中國人沒有得獎,不等于沒有得獎的資格。換句話說,是等著老外來發現中國,真有一派穩坐釣魚台的架勢。

等呵等,等到中國的改革開放,許多人就等不及了。因為中國的大樓可以造得和外國一樣高,衣服可以穿得和外國一樣漂亮,為什麼得獎挨不上?一翻開諾貝爾文學獎的歷史,跌破了眼鏡!原來那些小國和窮國,也曾經被輪著過,走上獎台,摘下桂冠。中國畢竟地大物博,上有五千年歷史,兩千年文明,下有十幾億人口,怎麼偏偏被遺漏了呢?尤其象法國,其尺寸只有中國的零頭,經濟上也沒有美國,日本那麼發達,文學獎拿了又拿,真是豈有此理!中國改革開放,從來沒有把法國當做追趕的對象,法國能得獎,難道中國就不能?好像突然間一覺睡醒了。一種來自基因的自豪,這時如火上加油,得獎的心情就象荒野里的乾草被點著了,上上下下,里里外外都燒得紅起來。

瞧那個全民投入的熱情,誰被提了名,誰的作品就大印特印,暢銷無阻。有錢出錢,有力出力。中國的市場那麼大,出版社就拼命地賺錢。到頭來,獎冠即便輪不上中國,也是名利雙收,政治上贏了,經濟上也贏了,還對老百姓進行了普及文學的教育。爭得諾獎真是百利而無一害呵!在出版社和作家的指引下,吹捧者,反對者,評論者,讀者,預言家都上了崗,各就各位,組成一支浩浩蕩蕩的大軍,戰旗飄揚,戰鼓響亮,高唱著“諾獎諾獎,我來啦!”如此氣勢,斯德歌爾摩算個啥?

打人民戰爭,是中國的傳統。

可不要小看人民的作用。這幾年,諾委會真的對中國重視起來。中文的翻譯作品創造了歷史記錄。數量中一定包含了質量。眼看著評獎日期過一天少二十四小時,中國人的得獎名單也被刷了又刷,這份名單,就像握在眾人的手里,八九不離十啦。當然啦,他們確實是好作家,有好作品,還有讀者市場。于是,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到“有”還是“無”上頭去了。如果是“有”,大家沒有白辛苦一場,臉上有了光彩,作家得獎,就象自己得獎。舉國上下,痛飲狂歡。如果是“無”,那個不服氣呵,起碼要喧泄一番,不過,也將繼續努力,不到黃河不死心。

好戲是在“有”了以後開始的。

2000年的諾貝爾文學獎真的落到了中國人頭上!

許多中國人寫文章,提到那個難忘的清晨,自己被電話吵醒--報喜的電話!在銀屏的網絡上,在客廳的電視機前,在駕車的收音機里,在辦公大樓的電梯中,多少中國人在得到喜訊以後,心跳如舞,歡笑似歌。就象以往上帝給中國人的任何一次機會,楊振寧也好,李政道也好,雅虎的中國老板,治療愛滋病的“雞尾酒”中國配方師,等等,等等,從來沒有因為他們不住在中國,或者抱有不同的政治和價值觀念而產生絲毫的失望。這種聯系,決不是因為中國人的榮譽太少或者水平太低,也不是因為中國還不夠強大,硬要拉“親”沾“故”,這是一種難以用語言和邏輯來解釋的現象,一種超越時空的認同,一種血濃于水的情懷。有人說,這是一種人的感情。我想,如果把中國理解為政治概念的話,那麼,確實,人的情感是足夠把政治顛覆和埋葬的。

我想起了中國的家長送孩子去考“狀元”的情景。為了讓孩子有出息,他們勒進了褲腰帶,省吃儉用,給孩子買白腦金和補品,出高價請家庭教師,把孩子的生活安排得妥妥帖帖,簡直到了以自己的人生為孩子墊底的地步。這就是中國呵,這就是中國人呵,這就是中國的傳統呵!高行健是中國的孩子,他生在中國,在中國接受教育,為中國作協工作。但是,他沒有得到很好的照顧。他的劇本遭批判,他的書遭禁止。他知道如何走上世界狀元的道路,但是,象無數在海外取得了成就的中國人一樣,他需要一個與寫作相配的條件。他沒有索取,他獨自去尋找家園。對于他,中國人,除了虧欠,除了痛心,除了悔過,除了驕傲,我們還能說什麼?

有人說,他入了法國籍,不能算中國人。那麼,你就從分享快樂和榮譽的隊伍里退出去吧!沒有人強迫你留在那里。

有人說,他的作品太深奧,在中國沒有讀者。那麼,就抱住你的標準,遠離深奧,遠離世界級的水平吧!沒有人強迫你向上提升。

有人說,諾貝爾評委缺乏公正性,開國際玩笑,懷有政治目的,等等等等。而他們自己居然連獲獎的作品都沒有讀過,更談不上研究!這是公正的批評嗎?開玩笑的究竟是誰?

有人說,西方看中國總是不對勁。那麼,為什麼要進軍諾貝爾?為什麼不與西方劃清界線?……

舉國盼望的諾貝爾文學獎,終于落到了中國人頭上,結果,罵的人還真是不少。能讓人不糊涂嗎?明明知道評委都是洋鬼子,明明知道有價值觀的差別,明明知道評委不在乎中國人怎麼想,明明知道評獎權不在自己手里。……

我們不是在承認了諾獎的權威性以後,才把自己送上去的嗎?……難道那是一個自設的陷井?

要知今日,何必當初呢?

融融信箱:rongrongzh@aol.com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