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洞灼停電夜

融融

天下雨,不到傍晚,天上象潑了墨似的,先暗下來。

室內燈火通明,我坐在電腦前,寫了一下午的故事。

電腦真好,寫文章不用打草稿。想講的話,差不多同步出現在屏幕上,黑字一溜煙似的,隨著我的思緒,如噴如瀉。然後,回頭再去修改。改也方便,字里行間交換自如,省下了許多時間。

突然,斷電。屏幕上一團漆黑。糟糕!剛寫下的幾段還沒有來得及儲存。怎麼辦?我趕快從抽屜里取出蠟燭,點上,握筆攤紙,想把那部分記錄下來。奇怪!搜索枯腸,冥思苦想,寫下來的都不對,都不滿意。這時才察覺,過分信賴了電腦,自己的腦子里竟沒有記憶,空空如也。那感覺,就象被出賣了一樣,悔恨不迭。更悲哀的是,出賣者竟是自己!

怪自己,為什麼沒有儲存?

我怎麼估計到停電?在美國,停電都是意外,是天災。住了十年,這是第二次。平時,我都是在離座或者歇息時按儲存鍵。難道要寫一句,儲存一句?幾萬個字,用了加倍的時間,說不定根本遇不上停電。忘掉了就忘掉了,與其懵騰騰坐在黑暗里,不如去做一些別的事情。

出了書房,客廳里已經有了燭光。家里還有兩個人,一個沒有了電視看,一個沒有了雜志讀。此刻,都坐在沙發上,竊竊私語。

“我去弄些東西給你們填肚子。”我一邊說,一邊點上兩柱粗蠟燭,一手一枝,去了廚房。灶台上是電爐,雖有四個,都象死了一樣,冰冷冰冷。簡單點吧,打開冰箱,里面也是一團黑。摸著黑,找出幾盒剩菜剩飯,放進了微波爐,誰知它也斷了氣。

象個敗下陣來的士兵,我心里很不服氣。難道就這樣束手待斃?難道輸給了電,還要輸給時間?總得找些事情來做。我捧了一大包髒衣服,腳步重重地走到車庫,扔進了洗衣機,灑上了洗滌粉,用燭光照亮了指示器。這時,才知道它也需要電。

“啪”地關了洗衣機的鐵蓋,我氣沖沖地來到客廳,大聲嚷嚷﹕“真是見鬼!明明是人發明了電,卻讓電控制了人,沒有電簡直不能活!”

無人答話。這一老一小,面對著點點豆火,容貌不清。我可安靜不下來。盡管一事無成,我的腦子里還是轉個不停﹕充饑的食品倒不成問題,餅乾,蛋糕,水果,沙拉都行。令人擔心的是,這一晚怎麼過?沒有暖氣,不生病才怪。這一想,又來了勁,彈直了背,從沙發上躍起,跑到儲藏室,把備用的毯子找出來。

天,說冷就冷了起來。窗外狂風呼嘯,暴雨澎湃。

我回到客廳,一老一小都沒有了蹤影。而那邊,起居室里,金碧輝煌。瞧他們,篤悠悠地坐在壁爐旁,真會享受。我怎麼沒想到用木材也能取暖?不僅取暖,還能煮飯。他們正一手一根銀色的長叉,挑著香腸,在火上面慢慢地轉。我也坐下來,依樣劃葫蘆。

在木樁上烤食,不那麼容易。火苗赤赤亂竄,靠近了,外焦內生,離遠了,浪費功夫。幾經琢磨和試驗,最佳之處,是放在燃盡了煙的紅木炭上方,耐心地翻轉。

耐心--被現代人怠慢了的老朋友,不象快餐,不象性,你不理他,他不主動來勾引你。先向他賠個禮,把心中的燥氣放掉,做一次長長的深呼吸。然後盤起腿,放松肩,臉帶微笑,向他道個歉。于是,全身漸漸地舒暢起來,感覺也慢慢地美好起來。 喲,多麼古老淳樸的香味,沒有添加物和調味劑。嗅覺受到了強烈的刺激,竟然把五髒六肺都喚醒。大腦總司令,不停地向唾沫發命令,一起程(啟唇),饞液奪口而出。把油光閃閃的香腸夾進面包,一邊吃一邊喝著冰牛奶,越嚼越覺得這頓晚餐意味無窮。

黑暗搬來了原始的環境,牆壁如天幕,火光熊熊,人影綽約。閉上眼,看見了莽莽的高山林海,月亮從天上落下來,我們個個紅光滿面,坐在月桂樹下,吟詩作賦,……

……。

呵,要不是停電。

要不是停電,我們一家人難得有機會聚餐一堂。要不是停電,我們的神經也難得放棄發電發光的機會。要不是停電,人類原始的生存能力冬眠不覺。要不是停電,腦子里不會出現這樣的問題﹕如果離開了電腦,我們就不能寫作,離開了機器,我們就無法洗衣,那麼,人類究竟是進步了還是在退化?

人類發明了科學,科學戰勝了自然,自然離人類越來越遠。我們濫用資源,我們亂圈土地,我們告別了“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原始時代。進步耶?退化耶?

是的,離開了電腦,我們今天不能寫作,也許到明天,寫作被口授替代。是的,離開了機器,我們今天不能洗衣,也許到明天,我們不再需要洗衣。進步耶?退化耶?

明天的孩子不記乘法口訣,更不背誦唐詩宋詞。明天的人類越來越懶,只要有一個遙控器,生活變成了魔術,呼之即來,揮之即去。進步耶?退化耶?……

正在這時,電來了。各處的燈泡就象沖天的煙火,大放光明。而我,卻象夜色中的幽靈,飛過去,把燈光一個一個地撲滅……

坐在黑暗里,我聽見冰箱哼起了小調,不一會兒,暖氣也轟轟地唱起來。電視播音員正報告這幾天的氣象預測,供我們做好應付的準備。雨點鞭打著窗戶,狂風對著門縫怒吼﹕讓我進來!讓我進來!

氣候太惡劣。我想到了海邊灌木林里的野生動物,那可愛的浣熊,機靈的野兔,是否都找到了遮蔽之處?人類真幸運,住在堅固的房子里,對付黑暗有照明,對付寒冷有暖氣,風雨不動安如山。玻璃窗外,有亮光眨著眼睛, 一輛汽車疾馳而過,攔腰切斷密密麻麻的雨線,竟能把狂風嚇退。今天的人類,沒有翅膀能上天,沒有魚腮能入海,不都是因為有了科學?

科學呵科學,叫我如何判斷你?你讓我們矛盾,讓我們分裂,又讓我們欲罷不能。……

先生過來問我,為什麼一個人坐在黑暗里?

黑暗里?我重復。轟隆隆一陣響雷,白光從天後蹦出來,啪啪啪,撕開鐵黑的天幕。

呵,我看見了,看見啦--黑夜里的白天,天外有天,--超越體驗的世界!

過神來,先生已經不在。我自言自語道,周末大請客,邀朋友們到海邊,架上篝火,美餐一頓。

融融信箱:rongrongzh@aol.com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