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LUDKE(路德居)大家庭探營記

融融

  大家庭?一百多年的歷史?在美國?ARE  YOU  KIDDING(你在開玩笑吧)?

  本能的反映是猜測,土著印地安人?東方人?閉塞落後的中南部?虔誠的基督教徒?百猜不如一睹,我上了路。

來自歐洲的移民

  七月底的華盛頓州,驕陽高照,赤日炎炎。“路德居(LUDKE)”家族的聚會設在西北部貝格山腳下的一片露營地堙C綠蔭覆蓋,蟲鳴鳥唱,人來人往,熱鬧非凡。

  來自外州的“路德居”早一天就到了這堙C有的搭起了帳篷,有的在附近租了旅館。許多老人,柱著拐杖,巍巍顫顫,步履艱難,眼媕蒗晙捸A臉上樂融融, 用顫抖的手相握相擁,真有點象以前中國領導階層的高級會議。活躍的是孩子,東串西跑,龍騰虎躍,不管認識不認識,一見面,就成了好朋友。

  營地有一個大禮堂,能容納幾百人。有人告訴我,當地的“路德居”人是聚會的“工作人員”,主持者叫LLOYD   LUDKE(勞易得.路德居)。我到禮堂的門口一看,哇!黑壓壓一片,真象集市廟會,那麼多的“路德居”人!朝前走幾步,左面牆上挂著“路德居”的家譜,有幾十米長,用大塊的硬紙板拼成。對 面的牆上一字拉開“MEMORY LANE(記憶欄)”的橫幅,幾張長桌,陳列著紙張泛黃的歷史文件,有移民的,法院的和銀行的。許許多多黑白的老照片,閤家歡,結婚照,新生嬰兒,生日派對。還有一百多年前“路德居”家的地圖,上面畫著莊園,屋宅和馬路,等等。好一個微型的家世博物館。

  兩個牆角,一邊是彩色的電視銀幕,正播放著歷次“路德居”大團園的錄相帶。另一邊是爲“路德居”兒童佈置的遊戲樂園。

  勞易得,滿頭的銀髮,滿臉的笑容,穿一件紫色的體恤,牛仔短褲,笑眯眯向我走來。猜不出他的年紀,高大,壯實,象農民一樣黑堻z紅的臉膛,也捉摸 不出他的身份。經介紹,才知道他是當地一家私人運輸公司的老闆,七十多歲了,是“路德居”團聚會的創始人。
  “1884年,我的父親,是路德居家族第一個從歐洲來美國的移民。他赤手空拳打天下,兩年以後,稍稍站穩了腳跟,便幫助弄出了一個兄弟。再過了兩年,弄出了第二個兄弟。到了1906年,路德居姐妹兄弟七人全部來到美國,成了第一代的移民。”
他邊說,邊帶我走到家譜前面。我說,難怪上面用了七種顔色。

  第一代好象站在金字塔的頂端,越往下分支越多越細,原來的七個人,過了一百多年,變成了一千多人的浩蕩大軍,遍佈美國十四個州以及一些南美國家。

  “散失的珍珠如何穿起來?”我說,“如果我家有那麽多的親戚,恐怕走到了一起都不認識呢!”

  對,對,對。”勞易得說,“二十多年前,我和幾個新朋友談生意,談深了,才知道我們都是路德居的後代。那時候,我的父親還在,我是第二代。第二代就互不相識,以後更找不回路德居的親人了。父親一直給我說路德居人互相幫助的故事,我就想 ,如果把路德居都找回來,我們就成了大家庭,將多麽溫暖和有力量!”

  路德居的團聚會就是這樣來的。他們給所有的老人寫信,得到了百分之一百的支持。然後請他們寫回憶錄,僅收集資料就搞了好幾年。

  團聚會從二十四年前開始,每三年舉行一次,輪流在“路德居”集中的城市舉行。

靠什麽堅持?

  如果說,二十年多前,勞易得身強力壯,又有老人們的支援,發起了大團圓的聚會,得到了廣泛的回應,還可以理解。那麽今天,老一輩都過世,第二代進入了暮年,第三代成了中年,“路德居”有了第四第五代,又分散在五湖四海,究竟憑什麽,每隔三年能把大家招回來? 

  我說,就是象中國這個講究宗族和血緣的社會,在現在的條件下,大概最多也只能把當地親戚召集起來,在過年過節和婚喪喜慶的時候,聚在一起,吃一頓。至於遠走高飛者,恐怕沒有吸引力。

  老先生給我介紹了他們的組織形式,比如,內部通訊,哪一家生了孩子,上了大學,結婚離婚,死人遷移等,都相互報告。專門有人管檔案,主要是通訊地址,電話,網址和專業,工作單位,以利於互相幫助和聯繫。每次聚會兩天,選在夏天的一個周末,收取活動經費,五十美金一個人,孩子減半,聚會提供餐食,並出售印有“路德居”家族的體恤衫。所獲利潤做下一次聚會的支出。……

  他說,比如這次聚會,我們當地人要負責幾百人的吃喝玩樂,我們搞了野餐,除了市場上供應的食品以外,我們還有兔肉,鹿肉,新鮮的海鮮,有燒烤,有速食。每一張餐桌上都有鮮花,會場主席臺上有彩色的氣球。我們還組織樂隊,教授跳集體舞,安排運動比賽。總之,越熱鬧越開心,象歡迎兒女回娘家一樣。

  噢,象一次大團園式的旅遊?我說。
勞易得說,旅遊,野營,團園,交友,什麽都有。但是,中心是愛。

  中心是愛--我看到了。 

  那天晚上,勞易得招來了所有十四歲以下的兒童,和他們談心。他站在臺上,孩子們圍坐在地,聽老公公講話。

  三十五歲的ANGELA TURTON小姐告訴我,她從十一歲開始,出席每一次大團園的聚會。二十四年來,她找到了自己的根,心中很踏實,很驕傲。她是個職業婦女,義務負責管理大家族的檔案,心甘情願。

  剛過了五十歲生日的JOANIE說,我們不知道向哪里去,至少知道了從哪里來。

  這時,路易得的話音在我耳邊響起:孩子們,想一想,爲什麽我們那麽老遠地到這堥蚖E會?因爲我們是一家人!一家人意味著什麽?意味著愛,意味著支持,意味著溫暖,意味著在一起!

在一起

  我們越是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我們越是在一起,我們將會越快樂!
    The more we get together,
    together, together,
    the more we get together,
    the happier we'll be.
   
……

  老人們,父母們,哥哥姐姐們,站在孩子們的後面,肩靠著肩,手拉著手,同聲歌唱。歌聲是愛的種子,播種在大家庭的土壤堙A在一起,在一起,唯有愛,把大家聯系起來,唱起了歌,就象回到了家一樣。

  每一次的團聚,對老人是美好的回憶,對成年人是生命的加油站,對孩子是大家庭的教育。播下了愛的種子,“路德居”的孩子和大家庭一起成長,三年以後,三十年以後,他們就成了勞易得,成了ANGELA小姐。也許,這就是“路德居”大團園二十多年不衰的秘密?

“路德居”的光榮 

  用中國人的話來說,“路德居”家族非常重視傳統。他們把第一代艱苦創業的事迹編成了故事,在大家庭中流傳。美國是個移民國家,家家戶戶都有一本艱苦的創業史,但是,許多家庭沒有把歷史變成人的財富,這就是“路德居”的高明之處。

  我注意到,來賓中,中年人占去了大多數,其次是老年,然後是孩童。最薄弱的一環是年輕人。美國青少年的反叛現象在大家庭中也不可避免。

  MARIO   是一個二十多歲的大學生。他的父親是律師,媽媽是爸爸的助手。這次聚會上,所有列印的材料(人手一份)都出自他父親的律師事務所。他們來聚會前,通宵沒有睡。

  我問MARIO,是不是來得勉強?是不是喜歡傳統?

  MARIO   笑著說,當我們成熟的時候,我們會的。

  七十八歲的老太太MARY告訴我,對於年輕人,我們只希望他們能夠來。來了,耳濡目暄,大家庭畢竟比個人有力量。即使不出席,也沒有批評。任何時候,他們都受歡迎。

  來自北達科他州的氣象工作者PET  ALLARD 說,個人和集體,有時候非常矛盾。但是,也不是絕對的衝突。把握得好,可以兩者都要。

  如何把握?我問。

  PET 笑了笑,並沒有詳說。

  我一個一個地採訪,在餐桌上,在遊戲時,甚至去了有些客人的旅館。交談時,免不了要問,你屬於哪一支“部隊”?即便不問,他們也會做自我介紹,是第一代兄妹七人中誰的後代。

  有意思的是,許多客人並不姓“路德居”。他們是來充數的嗎?比如,露西和路家丈夫離婚了,另外嫁了人。露西帶著全家一起來。

  露西,你爲什麽要回來?你的全家爲什麽支持你?

  露西的眼睛紅了。她說,如果僅僅爲了玩樂,哪里不能去?……

  我恍然大悟:不就是那份愛,那份對“路德居”的感情,讓露西割捨不下?

  在大家的眼睛堙A露西仍舊是“路德居”的女兒。她的丈夫,她的兒女雖然不姓“路德居”,但是,都能夠成爲“路德居”大家庭的一員,他們爲此感到光榮。

  許多老太太和中年婦女都不姓“路德居”,因爲她們嫁了人。但是,女人不是潑出去的水,她們的子子孫孫都是“路德居”人。因爲“路德居”愛他們,他們也愛“路德居”。

  這時,我才明白,PET所說的把握是什麽意思。我們不是說許多家庭在破裂 嗎?

  難道更不應該說這些家庭在重建?我們不是說家庭是社會穩定的組織單位嗎?難道更不應該說家庭是我們的精神家園?我們不是因爲離婚,單親而感到失落嗎?難道更不應該說我們渴望的是感情而不是形式?……

  路德居,我爲你驕傲!

  融融信箱:rongrongzh@aol.com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