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當恐懼成爲一種文化的時候
--
讀“恐懼”在美國有感

融融

     如此大的題目,憑自己的學識,是不敢碰的。但是,有些事偏偏從這個題目媃p出來,不說很不舒服。所以,用笨說來抛磚引玉。

  本來,恐懼是人之常情。天底下,即使有人天不怕,地不怕,像凱撒大帝,尼采,邱吉爾這樣風光的人物,也有恐懼的暗角。這是因爲人類不完美,能力有限。但是,恐懼只是心理的一個部分,而且是小部分。許多恐懼的心理是可以克服和改善的。尤其在今天,科學爲我們解開了許多秘密,恐懼的範圍和程度正在逐漸縮小和下降並得到控制。
   
 恐懼成爲疾病,是指一個人被恐懼奪去了理智。這種人是需要治療的,而且大部分是能夠治好的。
   
 前不久,看MAURY SHOWMAURY POVICH是著名華人女主播CONNIE.CHUNG的丈夫。他的節目開朗積極,我很愛看。那天,他請了一些很普通的客人,都是女人,談她們的恐懼。有的怕蛇,有的怕蜘蛛,有的怕貓咪,有的怕老鼠,等等。我相信,如果到中國人中去尋找的話,害怕的面積和對象要廣闊得多。我就曾經很怕狗。在美國,狗是人類的DARLING,美國人無論如何不能理解把忠誠的朋友和僕人當成敵人的心理。我曾經因爲怕狗而喪失理智,現在要說,都覺得難以啓齒。那是我讀中學的時候,上海有許多好學校建在郊區。同學中就有了農村來的孩子。他們很健康,很樸實,讀書成績差一些。我就和他們交上了朋友,他們也喜歡和我一起做功課。農家多有狗,每每去訪問,猶豫不決,怕狗。於是,他們就把狗關起來。有一次,同學的家長留下吃農家菜。鄉下人,一邊吃,一邊把垃圾往地上吐,那就是狗的晚飯。吃到高興時,大家都忘記了融融怕狗,包括我自己。然而,我的腳在桌下被誰踩了一下,一看,是狗!嚇得我把雙腳擱到了桌面,踢翻了湯,踢碎了碗。……
     MAURY SHOW 上,有個女人說,她怕老鼠。有一次從淋浴室出來,看到地上有一隻老鼠在爬,她被嚇得連衣服都沒有穿,裸體跑上了大街,差一點被汽車撞倒。每一個女客人在現場看到了自己害怕的動物以後,不是尖叫,就是躲避,都失態。
    這樣的恐懼就需要治療了。MAURY  確實請來了心理醫生,其中大部分,在兩個小時之後,都能撫摸原先害怕的動物(包括那個裸體上街的女人)。只有一個怕蛇怕到蛇皮製品者,在節目結尾時,摸了摸蛇皮皮包,真蛇還是不敢碰。我相信,進一步的治療,能幫助她克服恐懼。

  我的恐懼是被環境治好的。我看到周圍的美國人都不怕狗,有的甚至愛狗愛得超過了愛人,膽子也慢慢大起來。我屬於自己幫自己。我們家有一條黑色的獵狗,取了個中國名字“美麗”。美麗和我十分親熱,我們用有限的語言和肢體符號進行交流,還能通過眼神來對話。“美麗”給我們的生活帶來很多樂趣。

  我常常反省,爲什麽以前的我那麽怕狗?追根尋源,我是被大灰狼和狼外婆嚇壞了。狗和狼長得很像,大嘴巴,尖牙齒,吼聲如雷,疾跑如飛。人類尤其是孩子,不是狗的對手,所以,産生了恐懼。準確地說,我們是被書本,老師和父母嚇壞的。不僅僅怕動物,我們還怕人,譬如地主和反革命。書本上有個周扒皮,剝削窮人,半夜雞叫。所以,文革的時候,紅衛兵把地主鬥得要死。潛臺詞是,我不鬥你,你就要鬥我。我們還恨蔣介石國民黨,所以,在台海風波中,吃掉台灣,理所當然。
   
 鬥爭的根源在恐懼。中國政權易手以後,人鬥人,就象換褲子一樣頻繁。毛澤東爲首的領導集團不怕窮,不怕落後,不怕人口泛濫,只怕丟失了自己打下的江山。他們真是恐懼到了極點,不能不靠整人來維持局面。結果,把整個中國搞成了互相殘殺的戰場,美其名曰“無產階級專政”。一個民族,籠罩在恐懼的烏雲之下長達幾十年,久而久之,恐懼就變成了文化。今天,你鬥了我。明天,我給你好看。要鬥,必須鬥得狠,不給翻身的餘地,心堨R滿著仇恨。所以,這個民族能對全世界說“不”而不遵循公共遊戲規則﹔所以,能整天叫嚷著自己是多麽的了不起,動不動打戰爭牌。這些現象的背後,我們看到的是,除了恐懼,還是恐懼。這個民族病得好重呵。
   
 我們來到美國,政治和經濟都比較中性,生活比較和平,減少了許多許多政治的和致人於死命的恐懼。中性的原因在於允許不同的意見存在,左派右派,自由保守,一起拖著國家走,力量平衡就不會翻車。但是,從中國出來的人,有的能理解,爲之高興。有的很不適應。他們習慣於一個模式,盼望有英雄和神仙來救世界,盼望有放之四海而皆準的真理,否則,就象丟了魂似的,活得很不愉快。
   
 以恐懼爲榮,爲樂,爲深刻的人,在美國不是很多,確有存在。躲在暗處,津津樂道於整別人的黑材料,這是失去理智的表現,坑害的是自己。另外,凡事往壞的方面想,一天到晚不放心,自卑失落等,都是恐懼的症狀。精神疾病破壞免疫系統,將來甚麼病都可能生出來。別以為這是嚇唬人,我只想說明,也為了這個目的,希望這些中國朋友或者自己幫助自己,通過環境得到治療。想一想,爲什麽周圍的人都活得舒心,無所顧忌,恰恰不是自己?或者去訪問一下心理醫生。說不定,幾個小時就把病給治了,何樂而不爲呢?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