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居室之戀

融融

  他閉著眼睛,象瞎子一樣地走著。

  格拉斯先生,建築設計師,正在從自己親手設計的房子里走出來。太熟悉了,一豎一橫,一撇一勾,都是他的創造,都經過他的手劃在圖上,然後,從平面到立體,從框架到細節,都是他想的,他要的。可是,今天,他要走了。

  不是第一次離開自己設計的房子。從當設計師至今,他搬了不止十次家。不象這一次,心里象涂了漿糊似的,說不出的味道。

  他出生在美國西北部的一個半島上,小時候家里很窮,讀書時,常遭到其它孩子的欺負。所以,當他靠著獎學金完成大學的學業以後,他發了誓要活出個人樣來。成家時,經濟條件有限,他給自己造了棟實惠樸素的平房。後來,有了孩子,房子造得寬敞了些。資金厚實之後,他選擇高級的材料,高級的區域,高級的……,反正,人也隨之高級起來。就象女人的衣服一樣,舊了,過時了,賣掉,換新的。這就是格拉斯先生,當建築設計師的瀟灑。

  如今,他跨進了五十,孩子中最小的,也上了大學。家里只剩下了兩口子。當年,結婚的時候,也只有兩口子。不同的是,平房變成了樓房,房子從山腳下抬到了山頂上。每一扇窗看出去,風景如畫。前花園有游泳池,后花園有網球場。屋內,桑那浴,練功房,畫室,圖書館,簡直象個俱樂部。但是,誰來用呢?孩子們都走了,他也老了。

  恐怕問題就出在這里。當年的兩口子,有個向前奔跑的目標,省吃儉用,同甘共苦,把個家撐得象象樣樣的。現在呢,什麼都有了,反而無所適從。守在這棟豪華的房子里,就象穿了件太大的衣服,他覺得空蕩蕩,冷颼颼。他做一些亂七八糟的夢,總感到心里缺了一塊什麼東西,否則,何以在夢里總是恐懼,總是失落,總是窩囊呢?有一次,他在曠野里行走,忽然,迎面吹來一股狂風,卷成了個球,頂著他的腹部。他的上半身逆風而行,下半身卻被往後推,他失去了重心,身體懸在空中,無論手腳如何掙扎,總是上不著天,下不著地。直到踢掉了毯子,凍醒,才知道是夢。

  他苦惱了相當長的一段時間,不知道自己的對手是誰。因為,在眾人的眼睛里,他一生乘風破浪,成果累累,這個世界上幾乎沒有什麼事值得格拉斯先生發愁的。沒有人知道他的心病,除了他自己。後來,對手終于出現,準確地說,被他逮著了。那是一個令他震驚,隱藏很深的對手,幾乎是無法抗拒的。但是,格拉斯先生是多麼地不肯甘心,多麼地不願低頭。如今的他,有足夠的實力,足夠的勇氣,足夠的幸運,怎能輕易敗倒在他的對手之下?想到這里,他的體內出現了奇妙的變化,久久揮之不去的恐懼,失落和窩囊統統掃之一空,被煥然一新的振作和興奮所代替。他知道自己作出了正確的決定。

  從那以後,他更加講究自己的穿著儀表,談吐舉止,更加注意別人對他的態度和反映,而且,頻頻出現在一些原來沒有興趣去的地方,如酒吧,舞廳,派對等。

  本來,他看上去並不老,依舊背挺腰直,腿健腳輕。現在,他特別當心自己的頭髮,染成均勻的棕黃色,一絲不亂,恭恭敬敬地攏著,象無數個衛兵和僕人,固定在各自的崗位上,讓主人充分顯示其體面和高貴。他的藍眼睛原來很大,清澈透明。他一定在鏡子里反復地糾正了自己。現在,他喜歡微微垂下他的眼簾,眯著的時候,濃長的眼睫毛不僅使他本性模糊,而且,抹上神秘的色彩。他兩片薄薄的唇,通過他或抿或撅,雙唇外翻,也變得哲學化起來。

  他對自己是滿意的,自己年輕時哪有現在的光彩和魅力?如果只看數字,他是輸了,輸給了他的年齡,但是,他並沒有老,他正在找回年輕人所擁有的一切。

  他一鼓作氣,向縱深進軍。有時候,他隱隱約約感覺到自己在冒險。有時候,他清清楚楚地知道人生不能重來一次,過去的已經都過去了。但是,他無法放棄,好象一停下來,不僅前功盡棄,而且意味著他永遠地輸了,再也沒有轉敗為勝的機會。他沒有退路,只有乘勝前進,這是他生活的目標,生活的意義。他慶幸自己還顯得年輕,還沒有失去享受生命,享受青春的能力。他相信在盡了對子女的撫養責任之後,新的人生剛剛開始。

  格拉斯先生善于幻想,善于設計,善于證明。他得到了證明!一個比他子女還要稚嫩的女孩,抱著他墮入了愛河!他們之間是如此地恰到好處,天衣無縫。他給了她大男孩無法具有的成熟,智力上,體力上和經濟上的成熟。她給了他成熟女性已經失去的的活力,嬌柔和依順。

  一切都是在不知不覺中進行,不顧後果,不惜代價的。一切又都是注定要發生的,無法阻擋的。

  他徹頭徹尾,徹里徹外地獲得了新生!所以,到了離婚的時候,他坦然從容地簽了字,好象早就預料到,這棟大房子遲早要賣掉的。可是,不知什麼原因,走到這一步,他又產生了那種涼絲絲的感覺,好象被推回到失敗者的位置。他說不清是因為失去了妻子,失去了房子,還是失去了一半的財產,反正他的情緒一落千丈,又被惡夢和錯覺纏得焦頭爛額。

  今天,他回來最後看一眼這棟住了多年的房子。進了屋,眼睛就迷糊了起來。他看到了一個魔術師的盒子,好象從前他居住過的所有房子,都聚在這個盒子里,一個套著一個。他伸手去觸摸牆壁,牆面隱去了,扑了個空。他上看,下看,屋頂,地板,都消失了,象透明的一樣,和老房子疊在一起,但是,卻看不真切,越看越糊涂,看得頭暈腳軟。他猜測那是圖紙在作怪,他畫的線條此刻都從紙上爬出來,交織在他的腦子里。他往沙發上一倒,沮喪地閉上眼睛,心想,與其看錯,不如不看。想不到,越不想看,房子越往他眼睛里鑽。眼簾里,不僅留著房子的結構,仿佛還有一種活著的東西。房子的靈魂?他的心不禁一陣抽搐,這一抽,好象全身都脫了水,把自己抽小了。而屋里屋外,角角落落,都象站著巨人似的,一個個擋在他的面前,俯視著他,從頭看到腳,好象要把他看穿看透。他的背冰冷發麻,不由地縮成一團。這時,他又聞到了一股奇怪的氣味,如古樹被整了枝以後的清苦,在臥室,客廳,走廊,廚房,過道,樓上樓下,象幽靈一樣飄來飄去,一點點向他逼近。他知道這是幻覺,他想把眼睛睜開,睜大,忘卻對往事的回憶。但是,他的眼睛怎麼睜也只是瞇著。於是,他乾脆起來,閉著眼睛,一路向大門走去。他知道,自己是不會走錯的,決不會。

  他一邊走,一邊數步伐。一步相當一米,走了二十幾步以後,他停在在離大門一尺遠的地方,伸手準確地握住了門把,稍稍地扭動手腕,輕輕地把門拉近胸口。他閉著眼睛,將一只腳跨出去,身體的重心向前移,此刻,只要收回另一條腿,他就和這棟房子,和他的過去一刀兩斷了。但是,就在他一腳門外,一腳門內的時候,他突然地停住,突然地睜開了眼睛,而且睜得那麼大,那麼圓!他無法解釋這一瞬間的變化,不是猶豫,也不是悔恨,完全是無意識的衝動。但是,結果是那麼地出乎意料﹕他看到了一個黑色的世界!黑天黑地,連感覺也黑了。亮光,象燃燒後的濃煙朝他扑過來。他只覺得一陣鑽心的痛,眼睛象著了火一樣,睜著,閉著,都是黑,都在燒,都在痛 !這時,他意識到,他需要眼淚。哭呀,哭呀!他拼命地對自己發命令。

  欲哭無淚!

  來不及思考,他拔腿往屋內逃。他在門坎上絆了一跤,爬起來,又撞倒在牆角上,他被家具嗑破了臉面,又被過道扭傷了小腿,……遍體鱗傷。他是睜大了眼睛跑回來的呀!明明看清了眼前的一切,為什麼被撞成這樣?

  他捶胸頓足,呼天搶地!

  這時,一個頭髮散亂,衣著不正的中年人,出現在他的對面。客廳的落地鏡里,另一個格拉斯先生,正向他投來誠實的目光,一雙深藍色的眼睛里淚珠滾滾,掉出亮晶晶的一片,象放大鏡一樣照在他臉部縱橫起伏的皺紋上。……

  他為之一怔,喉嚨里顫抖不止,滿心的委屈和憤怒,堵在胸中,卻什麼也說不出來。他嚎淘大哭。淚水汩汩而出,在他的臉上熠熠閃光。就在他痛哭的時候,他的心中穿過了一陣少有的暢快,象洗了溫泉浴似的,改變了他對疼痛的感覺。那紅腫的,烏青的,破裂流血的傷口,這時都成為一個個獨特的密碼,只有他能解讀。是的,那一身的傷痕是他自己要的,是他故意地撞上去的,是他自願地被房子吸過去的。

  格拉斯先生醒悟後,裂嘴大笑,如同醉了一般。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