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毛澤東思想打回老家

--對“切.格瓦拉”演出轟動的感想

融融

早有人在網上說,毛澤東思想正在中國大陸復闢。我總是不信。因為人們的口袋畢竟比毛時期鼓了一些,京滬穗等大城市洋得叫人認不出身在何處,老百姓在文化上嘗港腔台味,淋歐雨,吸美風,畢竟不象以前,只讀一本“紅色聖經”,這種好滋味,哪肯輕易放棄?

然而,我真是孤陋寡聞。毛澤東思想正在打回老家,受到舉國歡迎﹕“切.格瓦拉”在北京演出引起轟動,場場爆滿;電視連續劇“鋼鐵是怎樣煉成的”,收視率極高;下崗工人,富裕了的農民,家里都掛上毛主席的肖像。年輕人高歌“祝毛主席萬壽無疆”。……拜讀了黃紀蘇先生撰寫的﹕關于史詩劇“切.格瓦拉”創造及演出的一些情況(http://clubs.bookoo.com/bbsmsg.asp?c=4&cb=111&m=539)以後,我才恍然大悟。原來,中國走到了改革的十字路口,成就歸自己(中國共產黨),問題都推給了洋鬼子。

中國開放二十年,經濟取得了很大的發展,意識形態一片混亂。金錢代替了毛澤東思想,中國找不到屬于自己的方向。腐敗在神州大地,從上到下,東南西北,腐不眨眼,敗不臉紅,誰不白撈誰倒霉。有了錢,什麼都能買,什麼都能賣。買賣文憑,買賣官銜,把良心,道德,理想和信仰都賣了換錢。

誰之過?

首先要找替死鬼。你怪我,我怪你,上怪下,下怪上,最後“統一”了思想,不是政府和共產黨,不是社會主義,也不是平民百姓,而是改革開放以後,從國外混進來的垃圾。什麼垃圾呢?資本主義的腐朽思想。當中國人還沒有弄明白資本主義是什麼東西的時候,已經早一步知道了什麼是資本主義的垃圾。于是,切.格瓦拉和保爾.柯察金,這些追求社會主義的革命戰士,被一個一個地請出來當清道夫。

切.格瓦拉是一個過時的,有局限的英雄,切.格瓦拉是一個暴力革命者,他嫉惡如仇,反對專制獨裁。作者說,利用格瓦拉,是為了“重新思考人類追求平等大同的事業究竟能還是不能,該還是不該”。

格瓦拉在革命勝利以後,拒絕高官要職,出走其他國家。後人有多種說法。有的說,他不甘居于卡斯特羅的手下,要當一把手。有的說,他有自虐傾向,不安平靜的生活。最好的評價是,他要解放全人類。這就是作者所說的“追求平等大同的事業”。按照這種邏輯,學習格瓦拉,首先要挑戰的是一黨專政。顯然,那不是作者的意圖。其次,推翻了專政以後,再到其他專制的國家,通過暴力,解放窮人。結果呢,被革命過的國家,又產生了另一種專制,趕走了蔣介石,換了個毛澤東。古巴,蘇聯和其他的社會主義國家都一樣。于是,格瓦拉還得打回來,永遠革命。再讓我們看看格瓦拉所要的“平等 大同”,同在哪里?是“同富”,還是“同窮”?所有的社會主義國家,老百姓都曾被榨得擠不出水份,“同窮”是過去的一場惡夢。中國政府向世界宣稱﹕人權在中國就是解決生存權。所以,中國的人權沒有問題。他們和格瓦拉的理想不約而同。這是中國應該追求的“平等大同”嗎?

作者說,利用格瓦拉這個載體,發揚他對正義的追求。階級斗爭是格瓦拉的理論支柱,其致命的弱點是對生命的蔑視。政治高于一切,兩眼充血,草菅人命,沒有憐憫,沒有愛情,把親身父母當作階級敵人。這是正義嗎?暴力革命只解決推翻,不解決重建。暴力革命只注重在經濟和政治上剝奪有產階級,往往在推翻一個專制以後,換來又一個野蠻的體制,產生新的特權集團。

當代追求正義的英雄數不勝數。為什麼挑中格瓦拉和保爾.柯察金?為什麼不宣傳美國的馬丁.路德金?為什麼不宣傳印度的民族英雄穆罕德斯.甘地?偏偏要宣傳暴力革命的英雄?靠兩個對社會主義毫無體驗的年輕人來挽救已經失敗了的社會主義,不是江郎才盡,是什麼?

如果說,在格瓦拉和保爾的年代,他們把社會主義當宗教一樣相信了,就象教徒不知道天堂是怎麼回事一樣,還令人同情。那麼,我們這些已經在社會主義的“天堂”里走了一回的中國人,為什麼還要欺騙自己?

格瓦拉充其量是個過時的,有局限的英雄。

為什麼用格瓦拉來思考社會主義?

黃紀蘇的文章開誠布公地說﹕“格瓦拉對于我們只是一個載體,當然是最合適的載體。其承載的,是我們對于社會主義命運的思考和感受。”

社會主義的命運在倒塌的柏林牆上,在蘇聯的解體上面。同時,也在中國,這個沒有垮臺,反而有了發展的“有特色的社會主義”。

思考社會主義,不能不討論其垮臺的原因。社會主義是被資本主義搞垮的嗎?還是在與資本主義的競爭中失敗了?社會主義垮在共產黨自己的手里;垮在這種政權的人治和獨裁性質;垮在他們以暴力對待自己的人民;垮在他們聽不得不同意見,否則,就是坐牢和殺頭;垮在他們違反經濟規律,作出無法糾正的經濟決策。社會主義是被自己的人民推翻的。

思考社會主義,不能不正視蘇聯在解體以后出現的混亂。如果有民主制度,有多黨競爭,人民就有選擇的余地。共產黨下臺,有其他政黨替代,就象所以民主國家的政黨輪換,社會怎麼會混亂?非但不會混亂,新官上任,必須把人民的要求當一回事,就象臺灣的新總統,原來鼓吹“台獨”,獲選後,不得不以民意為重。蘇聯的混亂是一黨天下的後遺癥。

思考社會主義不能不審視今天的中國。中國的改革開放,改的是社會主義,開的是資本主義。引進資本主義資金,開放資本主義市場,和資本主義國家打得火熱,把精英人才送到了資本主義國家去訓練。哪一件不是資本主義?如果沒有這些改革,緊抱著社會主義不放,中國說不定早就四分五裂,走了蘇聯和東歐的道路。

但是,中國的改革開放,確實有其鮮明的特色,一個只有在專制和獨裁的社會中才有的特色﹕瘟疫一樣的腐敗。

“切.格瓦拉”場場爆滿,觀眾遠遠地趕來,看完後,又久久不肯離去,究竟為了什麼?因為他們對現實不滿,他們覺得沒有出路。說到底,就是兩個字﹕腐敗。他們討論的,也只有一個題目﹕如何解決腐敗--物質的和心靈的?

當有良心有正義的人民在思考產生中國腐敗根源的時候,拋出格瓦拉,為了解決什麼?格瓦拉根本沒有看到和體驗社會主義的弊病和腐敗,為什麼要用他來思考社會主義?靠格瓦拉能建造一個空想的,我們沒有經歷過的,沒有腐敗的社會主義嗎?無論作者的主觀意圖如何,其結果只能是轉移老百姓對中國政治改革的注意力,非但不解決腐敗,反而拖改革的後腿。

一黨天下,是腐敗的根源,歷史再三告訴我們,權利傾向腐敗,絕對的權利導致絕對的腐敗。實行公有制的社會主義給了獨裁者徹底腐敗的機會,腐敗到一個黨,一個領袖可以佔有全民族和國家的全部財產和資源,甚至幾億人的靈魂。再正確的法律和政策,再光輝的主義和思想,到了獨裁者手里,都是一紙空文。領袖的一個指示,幾萬人頭即刻落地。毛澤東一個最小的錯誤﹕多生孩子,當英雄媽媽,就足夠讓他下臺,成為歷史的罪人。社會主義在中國的災難,遠遠不是經濟的落後,更表現在精神領域。通過一場接一場的政治運動,人性中最基本的要素都被掃蕩貽盡,要麼挨整當狗熊,要麼整人當英雄。驕狂自負和憂鬱恐懼象難兄難弟一樣,佔據著中國人的靈魂。沒有自信,沒有創造,腦袋瓜不長在自己的頭上,不知道需要幾代人的努力才能康復。“切”劇本身就反映了一些知識分子的浮躁淺薄,病急亂投醫。探索真理,能這樣粗制濫造嗎?

一黨天下,是產生腐敗的土壤,沒有毛澤東,也會出現李澤東,王澤東。看看中國今天的腐敗,不是因為特權是什麼?哪里象是資本主義的公平競爭?

第二,是西方思想造成腐敗嗎?作者說,中國的文藝是淫聲,肉聲,人心自私自利,社會沒有正義,理想破滅,太多的貪官污吏。這些腐敗來自“舊世界”,來自資本主義“滔天汪洋的包圍 ”。

是的,今天的中國很腐敗,幾乎到了毀黨滅國的邊緣。“切”劇的作者著急,黨中央著急,老百姓也著急。但是,不自省,而把垃圾往國外倒,就象小偷責備被偷者的錢太多了一樣,蠻不講理。

按照他們的邏輯,美國應該是腐敗大王。如果美國真是腐敗得很,怎麼會成為世界強國?如果美國真是個腐敗的地方,為什麼集中了世界上第一流的人才?如果美國真是腐敗,為什麼吸引世界各地的移民? 二次大戰以後,美國曾經幫助過許多國家恢復經濟,南朝鮮,菲律賓,包括戰敗國日本和德國,這些國家都完成了從專制向民主的轉換,沒有一個象中國那樣腐敗,而且都 把經濟搞了上去。

腐敗的是中國。美國有在野黨的競爭,有自由媒體的監視,有老百姓手中選票的厲害。一句話,美國有限制腐敗的機制。所以,才充滿了生機,才能讓美夢成真。中國開放以后,朝美國跑的人向潮水一樣,絕大部分是知識分子。是因為美國腐敗嗎?恰恰相反,涌向美國,是為了從腐敗的中國逃出來。涌向美國,非一個“錢”字了得。他們離鄉背井,一切從頭開始,苦死累死心甘情願,是因為同樣吃苦,在美國能夠苦出頭。有方向,有希望,人就活得有尊嚴。他們在美國奮斗,靠知識,靠真本事,靠平等的機會和公平的競爭,不靠歪門邪道。他們中的許多人,沒有當高官的老子,沒有受賄行賄,沒有花天酒地,腳踏實地過上了好日子,成為中產階級的一部分。如果在中國,能活得那麼干淨,那麼舒心?

第三,一黨天下,使得這個國家象軍隊一樣,領袖指向哪里,百姓奔向那里。如今, 政府嘴上說社會主義,手里干資本主義,腳踏兩只船,自圓其說“中國式”,叫老百姓怎麼做人?是與非,榮與辱,對與錯, 被一句“摸著石頭過河”全部搞亂。如果說,“摸石頭過河”指百家齊放,百花爭鳴,也許通過全民的努力和創造,能把路子摸出來。中國是嗎?政府搞“單干”,只許自己摸,不許別人踫,否則,就是破壞了“穩定”的大好局面。結果,兩眼一抹黑,摸出了個腐敗。政府一方面對改革開放心中沒有底,又從來沒有對毛澤東思想進行嚴肅和科學的清理。指揮官都沒有主心骨,哪能怪老百姓墮落,沒有理想,沒有信仰?

鄧小平說﹕“不管黑貓白貓,能捉住老鼠就是好貓”。這句話,曾經為民不聊生的中國敲開了改革開放的大門,但是,實用主義也會禍國殃民。憑了這句話,老百姓不擇手段地去搞錢,搞到了錢就是好貓,難道不合小平同志的邏輯?

挽救中國,還是挽救中共?

資本主義有其自身的運作體系和游戲規則。馬克思和格瓦拉僅僅看到了資本主義的初級階段,那時的資本主義比今天糟得多。如果說,馬克思和格瓦拉提倡暴力革命,是因為時代的局限性,那還情有可原。今天,現實擺在眼前,資本主義戰勝了社會主義。資本主義的成功不是靠責備社會主義,而是靠自由民主政治制度的配合。中國政府不是不懂不知道,而是不願意走這一步。為什麼?因為他們看到了蘇聯共產黨和臺灣國民黨的下場,看到了民主和自由威脅著政治集團的利益。因為他們沒有本錢和勇氣接受人民的挑選。如果一個政府不把人民的利益放在政黨利益的前面,怎麼能不腐敗?

解決腐敗的唯一出路是把權利交給人民,讓人民對政黨作選擇,開放黨禁,開放報禁,不僅改革經濟,同時改革政治。這是一條被許多國家證明了的行之有效的道路。

社會發展到今天,無論社會主義還是資本主義,都已不是馬克思理解的那個世界。“社”和“資”的標簽,遠不足以包涵目前的現實。標簽的后面,是先進和落後之區別。先進國家在發展的過程中已經出現了許多社會主義的因素,比如養老金制度,對窮人的社會補助,免費教育,公共文化設施等等。人類是一個大家庭,“地球村”已初見雛型。先進國家的經驗不僅僅屬于他們自己,也是人類共同的寶貴財富。中國應該與其共享,而不是拒之門外,更不能將之當做假想的敵人。尤其是中國的知識分子,要有獨立的人格和人文關懷,不能把救中國和救社會主義混為一談,更不能把救中國和救共產黨混為一談。

為了挽救中國共產黨,江澤民搞了“三講”。北京說,江澤民的“三講”是對鄧小平思想的新發展。朝哪里發展?是把社會主義的偽裝徹底脫掉,象臺灣的一樣,政黨作出讓步,實行民主制度,還是把毛澤東思想請回來?究竟是重復失敗,還是學習成功的經驗?

格瓦拉的作者說﹕“一些單位還專門組織黨員來看戲,有同志開玩笑說,這里快成了『三講』基地了。”由此可見,利用格瓦拉,為了挽救誰?把“切.格瓦拉”和 “保爾.柯察金”作為刺激中國年輕人的精神教材,作為掩蓋腐敗和欺騙中國老百姓的迷幻藥,真可謂毛澤東思想的偉大勝利。

融融信箱: rongrongzh@aol.com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