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美文如屁--我讀王伯慶

融 融

  在網上,讀到伯慶的文章,一邊讀,一邊就和他侃了起來。他以文字,我以心語,哭笑嘲譽,就象老朋友一樣。以后,凡上網,就要追捕王伯慶。逮著了,趕快關禁閉(HIGH LIGHT),送進我的審訊室(FILE)﹕老實交待,今天又玩什麼把戲?

  后來,不小心失足,跌入了他的陣營,在他的文章后附上了我的“誰是女人最大的敵人”。就這樣,我象跟屁蟲一樣,被一(E)網打進。對伯慶的文章,已經有許多人寫過書評*,其中不乏有資格有學問之人士。 說他幽默,說他深刻,說他精煉,說他真誠,等等,等等。都贊成。

  我最喜歡伯慶自己的說法,他以南懷謹先生為榜樣,把寫文章比作“放屁”。這不是搞 笑或者貶低自己,也不是自視清高,故作姿態,讀了他的文章就知道,字里行間,就有“放屁”的感覺,這是他健康的心態。他在“道德文章”里說,對讀者來講,隨心的“屁”比那“做秀”的文章要受用得多。

  無獨有偶,我一直想寫放屁的散文,把一些“屁趣”集中起來,文文雅雅地侃一侃。但是,我是膽小鬼,不敢寫。把自己的文章比作放屁,需要自信,更需要膽量。

  生理上,我們都放屁,都知道放屁是怎麼回事。放屁沒有高貴和低賤之分,毛主席放屁,阿Q也放屁。只有當我們帶上偽君子的面具時,才佯裝人類從不放屁。何況,把寫文章比作放屁,是指精神,是一種自然,一種痛快,一種輕松,一種得到解放的感覺,完全沒有談屁色變的必要。我沒有伯慶那樣想得開,所以,做跟屁蟲。

  讀書,在以前,被認為是一件最正經的事情,作家是正經的代表。許多人讀到好文章時(他們認為的好文章),越讀越覺得自己不行,好象服用了脫水藥一樣,一點一點在縮小。而作者,卻象被揉進了發酵粉,蓬松松地變偉大(把屁憋在體內)。也許,這並不是作者 寫文章的初衷,但是,有一點是肯定的,他的文章缺少放屁的精神 。

  把文章寫的象伯慶那樣,關鍵在于他不把自己當作家。他說,寫文章,是想用文字和國人分享自己的生活感受。分享,是他的宗旨。所以,讀他的文章,讀著讀著就著了迷。我中有你,你中有我, 我就是你,你就是我,我們都是HUMANBEING。即使有些讀者習慣于對作家崇拜和敬畏,伯慶的故事,故事本身能夠跨越作者和讀者的距離。他飲食男女,我們也飲食男女,他買房買車,貸款,付賬單,找工作,漲薪水,他上超級市場,他有一個美國化的女兒,他游山玩水,他懷舊,……,我們都一樣。他的思考,其實也是我們的思考,他的希望,也是我們的希望。他的故事,讓我們覺得平平淡淡的生活也有可圈可點之處,每一點都是一首詩,每一圈都是一支歌。他告訴我們,這是一個沒有英雄的時代。如果我們要尋找的話,那麼,英雄就是我們自己。他讓我們覺得,作為一個獨立的個人,每個人都不完美,每個人都了不 起。讀伯慶的書,就象在讀我們自己。

  我只想舉一個自己的例子,讀他的“女兒當自強”時我的反映。他在文中輕巧地說﹕“四十不惑”,女人過了四十歲就惑不了男人啦!夫子太可恨。我為此笑痛了肚皮。他說,“女貌熬不過郎才”。一言推翻了真理。恨得我咬牙切齒,憤憤道﹕好一個王伯慶,你為什麼不早說?

  讀伯慶的文章,就象遭遇到“西遊記”里的孫悟空,沒有真性情也不行。他一個跟斗翻到了歷史的源頭,一眨眼,又回到了西雅圖的花果山。他,又機警,又調皮,又憨厚,又浪漫,還有一雙火眼金睛,讓你不能不痴笑,不能不失控,不能不忘乎所以,不能不拍案叫絕。正因為又真又切,他的文章留給我們廣闊的咀嚼和消化的余地。就象我在上面所舉的例子,也許,你的想法和我的並不一樣,但是,你不能沒有反映,不能不為他而調動自己的感情。總之,伯慶和我們一起還原,回歸到人的本性。我想,那大概就是他的魅力。

  伯慶是不能和其他文人相比較的,不論文豪還是文痞,伯慶是他自己。在人類進入現代化的今天,作一個自己是多麼的不易,又是多麼的幸運!

  *十年一覺美國夢 王伯慶 四川人民出版出版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