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歪打正著,“上海寶貝”

融融

  春風文藝出版社是“上海寶貝”(下稱“寶貝”)的娘家。娘家把“寶貝”推向了市場以後,賺足了鈔票,又對“寶貝”進行封殺,把倉庫堛滿岌_貝”書都銷毀。這是一件非常奇怪的事情。

  社會上有各種猜測,有的說,是因爲得到了內部的指令;有的說,是社會影響不好;有的說,是見好就收;有的說,是又一次炒作。

  政府當“屠夫”,是中國的特色之一。“寶貝”成爲權威的刀下鬼,一點不稀奇。從秦始皇的“焚書坑儒”到文化大革命的“橫掃一切牛鬼蛇神”,統一的大中華只允許有一個聲音,就象軍隊,只有命令,只有執行,沒有寬鬆,沒有自由。否則,不是外族侵略,丟失家園,就是內戰不停,四分五裂,這是歷史的教訓。一個聲音──就是愛國,就是統一,就是穩定。越出了這條底線,必焚,必禁,必斬,符合邏輯。

  社會影響”和“不好”,要具體分析。沒有數位排隊的發行量,談不上社會影響。僅僅靠一群真假難辯的小青年,恐怕成不了氣候。許多大權在握的幹部一出國門就看色情影帶,“寶貝”MADE   IN  CHINA(中國製造),難免“近水樓先得月”。普普通通的老百姓更是“寶貝”市場的正規軍。他們買“寶貝”,不是爲了批判,而是喜歡,愛看。所以,說“寶貝”造成了社會影響,是實話。

  說“不好”者,一定不是受了“寶貝”影響的大多數吧!這些大多數是瞎了眼的讀者,化了錢去中毒,還糊婼k塗,簡直象“寶貝”堛漱什磛k人。如果說,社會上真有難以計數的志願中毒者,那倒符合“社會影響不好”的定義。但是,如果“寶貝”點穿了這個事實,爲什麽又要被否定被批判?如果僅僅是文學上的爭論和討論,爲什麽要四面圍剿,禁止銷毀? 

  反對“寶貝”,把它當成了假想的敵人,超過藝術的範圍,越出道德的領域,是高估了“寶貝”的價值。正如偉大領袖一樣,把小說當成了“反黨反社會主義”的武器。領袖如果活著,首先,沒有衛慧,其次,沒有“寶貝”,第三,沒有讓其漏網的出版編輯和市場書商。第四,老百姓敢買嗎?敢看嗎?這四條,正是反對者所追求的,不是嗎?他們忘記了今天的中國和領袖時代的巨大差別;忘記了中國人已經從讀“紅色聖經”的框框婺悕韖X來;忘記了只有強大,只有自信,才能歡迎,容納和接受不同和多元 。一個國家,如果經不起一本書的折騰,只能說明其自身的問題遠遠比書嚴重得多。 

  我不相信出版社“見好就收”。原始資本的積累,欺騙造假盜版都屬於正常。“寶貝”的財源是自動地滾進來。有錢不賺,中國的太陽要從西邊出來。最後一種猜測比較有說服力:商業炒作。是不是出版社的本意?無法證明。炒得灼熱是事實。

  這本在文學上不怎麽樣的“寶貝”書,已經從國內炒到了國外,越炒越高級。作者的玉照登上了紐約時報,中英文評論如潮。哈,豈止是雙贏?都贏了。作家,出版社,書商,評論家,讀者,簡直沒有輸家!

  春風文藝出版社開創了文化市場之新世紀也!  

  批評家針對小說的內容化費了許許多多的口舌和文字,什麽肮髒的性自戀啦,噁心的性幻想啦;什麽交際花啦,用肉體寫作啦,賣弄風騷啦;有的甚至仔細地把小說中的語病一個一個地挑出來,象抓蚤子一樣,以證明小說不成小說,作家不象作家,編輯應該卷鋪蓋回家。真正的人文批評,鳳毛麟角。

  所有的批評都有其合理的成份。沒有一本書挑不出毛病,出版社和編輯深黯此道。但是,他們更知道,這本書在中國有市場。這個市場,除了讀者的“窺私”心理等多種原因以外,還因爲批 評家將以批評的形式來幫忙,起到火上加油的作用。

  我們是不是能做這樣的假設,如果沒有傳播媒體和舞文弄墨者加入寶貝(做動詞用)“寶貝”的隊伍,沒有那麽多人對“寶貝”重視和擡舉,這本書,大概只能算一種通俗,庸俗和媚俗的集合體?有意思的是,對俗文體的正經,非但不能去俗,反而俗上加俗。就象春風出版 社的禁書高招一樣,非但禁不了,而且越禁越風行。

  “寶貝”能被炒作成功,是因爲它同時引起了愛好者和反對者的興趣,可謂人妖共舞也。所以,我們有必要看一看“寶貝”面的東西。

  衛慧是一個普通的大學畢業生,智力和經歷都有限。寫小說是她的愛好,也是她的生活體驗。這樣的年輕作家,在中國不止衛慧一個,“小女人文學”已經成爲一道風景線。寫性,是她們對男人和女人的理解,這種理解離不開她們身處的社會。如果社會已經很開放,如果男女的性生活有激情有歡樂,如果人們活得有尊嚴,她們的小說會有今天的市場?美國的“花花公子”和其他色情雜誌,原來的銷售量都不錯。這幾年逐漸走下坡路,因爲性在美國已不是一件新鮮和神秘的事情,性科學,性革命和性愉悅已經家喻戶曉。何必呢,化錢去買沒有價值的東西?吃飽了,就不饞了。美國的暢銷書榜上沒有色情書。

  再看生活方式。夜生活,洋情人,咖啡酒吧一夜情,並不是中國人的實際生活,卻出現在許多流行的小說中。小說是作者對生活提煉以的認識,小說中有作者的憧憬和夢想。中國的現代化,是高樓大廈,高速公路,汽車洋房的代名詞。經濟發展沒有政治文化法律道德等方面的配合,社會就變得不平衡,很畸形。那些大款和權貴們的生活,是老百姓羡慕的榜樣。“小女人文學”反映了這種心態,所以有讀者。

  更深一層的是小說的象徵意義。“寶貝”中有一個陽痿的中國男人,一個強壯的西方男人,一個有追求而找不到出路的中國女人。兩個男人不象徵著今天的中國和西方嗎?而女人不象徵中國的老百姓嗎?不管衛慧有意無意,她的小說源於她的生活。對洋人的盲目崇拜,只學習西方的表面,要漂亮,換衣服,要繁榮,造大樓,這就是今天中國的現代化呀!如果作家把這些現象寫進小說,而遭如此下場,中國的文化 ,不是陽痿 ,是什麽?

  從這個意義是來說,我覺得,“上海寶貝”帶著中國的印記走向世界,倒成了一件好事,好在它的真實,不在它的文學。 

  融融信箱﹕rongrongzh@aol.com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