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是“誰殺了美國總統”給美中關系的啟示

 

湯本

 

  最近,針對一個幾近古老的話題﹕誰殺了甘乃地總統?美國明尼蘇達州州長杰西.凡圖拉在接受《花花公子》訪談時,極為直率地說﹕“是我們殺了甘乃地總統(JFK),也就是軍事工業的實力者集團。因為,我相信甘乃迪想結束越南戰爭,把美國人民從越南戰爭脫身出來。但是,而那些軍事工業的實力者派卻不想那麼做”。顯然,凡圖拉這里的“我們”指得是當時的軍事工業的實力者集團。當然主要指鷹派人士。是“我們”殺了甘乃地總統。杰西.凡圖拉另一個雄辯的理由是,如果是被指控為有馬克思主義傾向的Oswald殺了甘乃地總統,其有關資料不應該必須封存到2029年才能公布。另外,從射擊原理以及Oswald的槍枝來看,也不可能發出七發子彈。顯然,美國的六十年代,有人什麼也敢做,連總統也敢殺。現在,九十年代末,州長摔跤手什麼也敢罵,連鷹派也敢罵。我們先不必對明尼蘇達州州長杰西.凡圖拉的觀點作肯定或否定的評論,但他的看法本身,給我們以深刻的啟示。

 

  這個啟示極為重要,從歷史事件顯示出美國文化的深刻特征。即美國多數民眾不願停留在疑難事件上,他們忍受世紀之謎,是因為更熱愛現實生活。他們無法對以往的災痛過多流連。這並非是美國人生性無情、殘忍,而是美國人生性務實。對疑難事件,既然無法解決,那就在難得糊涂中,面對現實而生活。美國人更重視活著的今天,是因為他們更重視對現實生活中的利益、幸福的追求。

 

  一個民族既然能夠容忍自己所摯愛的總統和法務部長的冤死幾十年後,還沒有答案,當然會對非美國人的外界的人士傷亡並不會太過在意。這個民族能夠忍受曾經震撼自己的一個世紀之謎長達近四十年,忽視、淡望自己的一部人對其他民族、外國的“殘酷事件”,就變得很有可能。

 

  美國民族和文化這一個性,使得人們對“誤炸”中國駐南斯拉夫大使館事件,將會產生新的思考。堅持真炸而拒絕誤炸解釋的人們,顯然已經陷入情感和自我執迷的死胡同。退一步講,如果是“真炸”,無非三種可能﹕一是“直接指揮”,二是“暗中默許”,三是高、中層鷹派人士的自行其是、瞞著總統的行為,事發後,國家領導人--總統不得不以“誤炸”作掩護、解釋。總之,是誤炸,是總統在事後都不願承認的、或者主觀上需要強調誤炸的事件。當然,這三種假設,只是假設而已。但是即便假設是真,也不能因此就跳躍了上述美國民族和文化的個性,來看待、談論這個問題。

 

  疑難需要解決,正義需要伸張,但當種種原因,復雜的“誤炸”和復雜的“甘乃迪總統被刺案”一樣,在短時間不能解決的話。那麼,兩億多美國人和十多億中國人的經濟利益和整體國際安全環境,比任何時候都來的緊迫。一味執迷于已成歷史的糾葛,無利于美中關系。可能從中國大陸外交官方的有關主管者的角度來說,會認為,“我們不管你們的內政,但外交問題一定要搞清楚”。這在邏輯上說得過去,但在實際運作上卻十分牽強。因為,如果按照凡圖拉的觀點,既然謀殺甘乃迪是因為涉及越南戰爭的外交政策,那麼,因為外交政策的不同,為了改變這個外交政策,而殺害一國總統,那麼,為了完成戰略運作的需要,殺害幾個外國人,又能怎麼樣?

 

  這當然,是一種強悍無恥的強盜邏輯。但是,美中關系涉及到的更廣泛的國家利益和世界和平。不能因為一個未曾解決的強盜邏輯和行為,而將此行為看成是國家行為,非解決不可,而阻撓美中雙方關系的和緩,而傷害更為多數的鴿派的感情。事實上,現在堅持“誤炸”的說法,正是善意的表示,是柯林頓總統及有關政府部門絕不願意將此事被看成是“國家行為”。美中雙方政界和軍界的鷹派們互相挑釁、刺激,互相幫助對方強大。彼此很得咬牙切齒,彼此又愛得如漆似蜜。而由此受害的是兩國人民和鴿派人士。但是,如果經過持續不斷的幾年的努力,美中雙方,便會發現,美中兩國政界人士中,鴿派應該遠遠超過鷹派。

 

  把話說回來,1949年到1989年的中國大陸的極左派勢力個體和集團,在處理自己國家內部中許許多多的不復雜或者復雜的事務的時候,對自己的人民,也具有強悍無恥的強盜邏輯。但是,時鐘並沒有停在六四那一天,再也不走,而是越過了六四,繼續前行。美國政、經各界人士和華人,並沒有因六四,而放棄與中國的經濟貿易、科技學術、教育的交流,仍在支持中國大陸改革派領導人士,推動中國的現代化和改革事業。中國大陸進步文明的發展主流還在涌流。中國大陸社會正在轉型,如果運作和努力得當,極有可能完成轉型。這是我們的看法與極端派的人們的一些偏執觀點所完全不同的主要區分之一。

 

  當然,誰也沒有否認,美國也有人權問題。近日,美國軍人在韓戰涉嫌集體屠殺南韓平民,94年執法人涉嫌“放火焚燒維科”。等等這一些事件,都是違反人權的。但是,個別事件不能影響美國是最重視人權和人道的國家的這樣的事實。這些微瑕絕當然不會影響美國這塊大玉的質量。

 

  從宏觀角度,人們應該看到,美中關系涉及到的更廣泛的國家利益和世界和平,太平洋兩岸人民的生活在渴望追求前進而不是後退。

 

  因此,中國大陸朝野人士,如果有歷史智慧,應該而且必須越過“炸館事件”,放下沉重的受害者意識,把疑難留給歷史,放眼展望未來50年美中關系。在世紀之交,美中兩國領導人不用太費思考,就可深深意識到﹕人類和平合作的願望和潮流是無法阻遏的。

 

  不能因為有欺騙、陰謀和殺人害人的行為,就否認人間還有真誠、助人、愛人的感情珍寶。不能因為有無恥、罪惡和不幸的陰影存在,就否認太陽的存在。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