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超深圳,趕上海,台商的東莞奇蹟

陳淑美

  從香港機場坐上台商專營的「通寶」巴士可以直通東莞,每天以二十七個班次的載客量,載運著全大陸聚集最集中,也是數量最多的台商族群。

  十數年來,東莞兩、三萬名台商以台灣人「愛拚才會贏」的精神,將一個原產荔枝、香蕉的農業縣,營造成一個出口創匯僅次於深圳、上海的大城。現已成為中國大陸經濟明星的東莞是怎樣發展起來的?又有怎樣悲喜交集的台商故事?

  晚上十點鐘,入了夜的廣東省東莞市仍然熱鬧滾滾,八十公里時速的轎車奔馳在已經完全不見農村型態的產業道路上,台商開車的猛勁,與隨處可見亮燈廠房加班的熱度恰成正比。「農曆春節我們初三開工後就持續三班制上班,跟平常一樣,」東莞岳豐電線電纜公司董事長葉春榮說,語氣中帶著興奮,「我們訂單接不完,一天當五天用。」

  東莞市最熱鬧的附城區,台商經營的酒店,亮眼的燈飾從門口掛到屋頂,這樣的閃燈跟酒店裡的卡拉OK一樣,不分季節,每天喧鬧到天亮。

  酒店裡一片人聲沸騰,這邊是遠從哈爾濱來推銷汽車模具的台商,談著自己在東北的工廠規模「有一個台北市大」,並且即將獲准內銷。在另一個房間,東莞在地台商與從雲南來到東莞「招商引資」的中共幹部正在鬧酒。正在北京講學的前立法委員朱高正、從台北來的記者則在另一頭討論兩岸熱門的總統大選問題。觥籌交錯間,彷彿置身在三十年代的上海,只不過時空變成世紀末的東莞,談生意的主角變成台商。

最集中的台商聚集地

  公元兩千年來臨,就在中國大陸南方,一顆耀眼的經濟明星已然崛起。自從一九八七年大陸開放、中共前總理鄧小平南巡以來,位於廣東省南方的四個大城:中山、東莞、順德、南海這幾隻「廣東四小虎」,就以飛躍的速度發展,而其中東莞又居四小虎之首。「前年一整年出口創匯次於上海、深圳,佔全大陸排名第三,『三資』(外資、台資、港資)企業高達一萬五千家,前年的經濟成長率更高達百分之二十六,」江蘇南京大學中文系畢業,南下為東莞台商企畫活動的高文來一口氣說出許多「東莞第一」。

  也不過就是十餘年前,東莞這個古籍裡楊貴妃佇望的荔枝產地,還是個遍地稻黍的農村,經過十餘年的發展,現在已成了一處「沒有圍牆的加工區」,面積有二千五百二十平方公里,人口超過五百萬的東莞,總共有三千多家台商。

  東莞台商投資企業協會(簡稱東莞台協)會長張漢文表示,東莞十餘年來的發展,一開始因為港商,「他們是老鄉,地利之便嘛,」爾後是台商,約從一九八九年前後開始,一個拉一個地過來。如今台商已是東莞外資的主力部隊,以當紅的電子業來說,根據統計,東莞總共有一千八百家電腦資訊業,台港澳資佔八成;整體資訊產值佔五百億人民幣,台港澳資產值佔五成。

  東莞也是全大陸台商最集中的地區。根據東莞台協的統計,目前大陸有三萬家台商(大陸官方統計包括服務業等有四萬五千家),廣東佔三分之一,東莞又佔其中三分之一,為三千二百家。其中以電訊、電纜、塑膠、鞋業、電機機械、傢具為大宗。

  東莞為何能像磁鐵一樣,不斷吸引著台商前來?高文來指出,東莞位於廣州與深圳中間,離香港三個小時車程,從虎門坐船則只要一個半小時,整個珠江三角洲都是它的腹地。而相較於深圳等地,東莞的土地、勞工便宜,「地方幹部頭腦靈活,提供許多土地及稅賦上的優惠,」東莞台協秘書長陳明致說,種種條件都吸引著台商。

「兩把鑰匙」創奇蹟

  春節前的一天下午,一群西裝革履的台商來到東莞企石鎮人民鎮政府。

  久候多時的企石鎮政府黨委書記、鎮長及「對外經濟辦公室」主任等人一字排開,與台商面坐著商談,企石鎮工廠的廠租、電費、土地等都是會談重點。這類由東莞台協居中牽線的商業考察活動在東莞經常舉行。

  「一平方米廠租八元(三十二元台幣),一度電費為八毛七,還有各種稅率等優惠,」東莞台協茶山聯誼會會長王勇鐸指出,這樣的投資條件還可以有議價的空間,的確吸引人。

  王勇鐸九○年到馬來西亞考察準備設廠,但他發現,馬來西亞的人口比大陸少得多,工資是大陸的兩倍,語言不通,生活習慣不同,交通道路條件也未必好,他在與大陸的投資條件比較後,選擇到大陸設廠,他的工廠主要生產印刷電路板,十年來員工從二、三十名擴充到兩千名,現在還準備再擴廠。他表示,到大陸投資本來就有風險,但「要死就死在自己人手上」,本籍廣東的他認為,來大陸設廠「還帶著民族主義」。

  人工、土地「成本低廉」是台商到東莞的一大誘因。但大量台商聚居於東莞,還是因為十數年來東莞建立起的台商產業及人際網絡,這也是曾任東莞台商投資企業協會第二、三屆會長的葉宏燈口中「創造台灣經濟奇蹟」的兩把鑰匙。

  葉宏燈指出,二十一世紀是個速度競爭的時代,一般客戶在美國訂貨,包括打契約、製造要四個月才能交貨,但台商接單,十五天就可交貨。「關鍵就在這兩把鑰匙,」他說,「在東莞,上下中游廠商都有,五十公里內可組裝一台電腦」。而台商談生意不必冗長的契約過程,一通電話就OK,關鍵就在大家熟悉的人際網絡。台商間平時打打高爾夫球,唱卡拉OK,或是一塊兒吃檳榔,「裡頭學問大得很,都是在拉攏關係,聯繫感情,」他說。

  東莞岳豐電線電纜公司董事長葉春榮也表示,一九九○年他到東莞設廠時「連一顆螺絲釘也要從台灣運來,」而現在岳豐在東莞設廠所需的原料、配件,全都在當地自製,已不大需要仰賴台灣。「產業外移是什麼意思?通常是下游先來,逼得中上游不得不來,」東莞婦女聯誼會副會長楊惠德也說。

  也有些工廠原先在台灣本是下游廠,來到東莞後才轉型成中上游廠,建立起一貫化的生產體系。東莞的大新彩印紙品公司就是一例,「大新」在台灣原只製作紙箱,來到東莞發現製作紙箱的紙板難以取得,於是研發製造紙板,「升級」成為紙板紙箱、平版彩色兼製的紙箱廠。

各擁一片天

  許多公司甚至在東莞拓展出新天地。經常被舉例的是葉宏燈的東聚電業。東聚在一九八九年始在東莞承租廠房,一開始製造勞力密集的電源保護器,經過三年投產後,九二年大舉投資大陸,設立滑鼠生產線,爾後每年一項新產品陸續面世,像是行動電話配件、投影機、碎紙機、影像掃描器等,隨著產品數量及種類的急速擴充,東聚也從八九年的一個廠、員工二十五人,擴充到今天的九個廠,員工超過四千名。葉宏燈指出,東莞東聚電業配合台灣母公司「台灣致伸實業」的發展,扮演生產基地的角色,七年前「台灣致伸」成為股票上市公司,是電子股中少見的「中國概念股」。「在大陸設廠的成本低、交貨期穩定,對於母公司控制成本,具備大型接單的能力很有幫助,」東聚一位幹部持平地說。

  以經營糖果、餅乾、蜜餞等食品打通大陸內銷網絡的「徐福記」是另一個典型。九二年投產,九四年正式在東莞設廠,目前徐福記在東莞有三個廠,面積高達十二萬平方米,每天可生產兩百噸糖果、七十噸糕點、一百八十噸果凍布丁。「我們一個月要出貨三到五百個貨櫃,從西藏到廣州的大賣場,都可以看到我們的糕餅,」徐福記食品公司的副總徐沆說,到大陸投資後會覺得台灣的廠區格局太小,「疆域感不一樣了,」他說。

  「一個東莞市相當台灣的十三分之一大,」台協秘書長陳明致說,在東莞,每一家工廠都比台灣的規模大過十倍。在「大嶺山」鎮區的家具廠,一棟廠房的長度三百八十米。企石鎮的明新電子廠,「走完一個廠區等於打完高爾夫球的四個洞」,三、四千工人分幾批在食堂排隊吃飯,看起來就像是軍隊。東莞最大的寶成鞋廠有十萬名工人,工廠設有幼稚園、消防隊、醫院、還有開刀房,「我們都笑說是寶成兵團,」葉春榮說。

「愛拚才會贏」

  離鄉背井在外,東莞的台商發揮的是「愛拚才會贏」的「台灣精神」。

  「在台灣,逢假日我們都陪孩子出去玩,」來大陸前在高雄大社開西裝套、洗衣網等加工廠的台協婦女聯誼會會長張梅良說,自從八年前她轉廠到東莞來,「沒有一餐全家一起吃過,」張梅良說,到大陸設廠,對家庭親情絕對是犧牲。

  「在台灣,老闆只要管工廠營運的大方向,頂多管管幹部就行了,但是在大陸,海關、稅金,員工糾紛、飯團的伙食……,無一不要管,」楊惠德也說,東莞台商老闆很難放鬆自己心情休假,「總覺一離開,工廠幾千雙手就開始跟著鬆懈。」

  事業的壓力加上常年與中共幹部、台商聯誼的應酬生活,不少台商來大陸設廠,硬生生就把身體弄壞了。台協秘書長陳明致的業務之一是跑殯儀館,為台商辦喪禮,「猝死的台商很多,」他說。台協這幾年極力提倡健康的休閒活動,「不要只會喝酒、唱卡拉OK,打打高爾夫也不錯呀,」葉宏燈建議。目前東莞市內有四、五家高爾夫球場,平均每天有一千人打球,百分之八、九十是台商。

  台灣人的創業精神發揮在以大陸為製造基地、從香港出口的「加工貿易」(國際貿易)上,也發揮在對「圈內人」的事業經營上。三千家台資企業、每天進出至少一、兩萬台商及眷屬的東莞地區已發展出光是作「台商自己人」生意的台商經濟圈。

  在東莞厚街鎮最熱鬧的市區,當地人戲稱「台灣街」的地方,隨便一站就可看到有台中鵝店、阿水獅豬腳大王、永和豆漿、曼都髮廊等招牌,消費的顧客主要是台商。在一些餐廳,「鳳梨苦瓜雞、麻油雞」等台式美食上桌,口味道地與台灣不相上下。前年十一月香港機場還開了條香港──東莞對開的「通寶巴士」,專門接送台商及其眷屬。

  通寶的經營也可看出台商的靈活面。這條路線原先有「中資」的香港中旅社在跑,但「一方面我們覺得服務方式還可以更好,另一方面,持台胞證的台灣客人在經過海關時,總要耽誤不少時間,讓其他客人等,」通寶旅運集團的執行董事張福台指出,兩年多前,經營旅行業務出身的通寶集團開始與中共海關、邊檢單位打交道,談成了路權,「我們訴求台商來坐我們的車,安全服務好、通關又簡易,」張福台說。

  現在到香港機場,一下飛機出了關口,就可看到身背綵帶寫著「通寶巴士」字樣的小姐,以小推車領著客人坐車,成為台灣客前往東莞必見的風光。談起推車,「我們一開始想租香港機場的櫃臺,但香港機場六平方米的櫃臺,只租四分之一,月租就要二十多萬港幣,」張福台說。一開始通寶認為花這麼多錢租櫃臺,還不如將營運成本回饋給客人,沒想到這種推車的方式,反倒讓在香港碩大機場鵠候的客人容易找到通寶,成為企業標誌。「現在中旅社也學我們用推車了,」張福台笑著說。通寶從前年十一月開始營運,從早期一天四個班次到現在的二十七個班次,每月載運量超過兩萬人,還計畫發展小轎車出租、代客訂機票、確認機票等業務。

  看起來東莞前景一片大好,「光是現有的台商就有支持兩、三名立法委員上議壇的實力,」一名熟悉兩岸關係的資深記者認為。但東莞台協前會長葉宏燈卻認為,大陸投資前景看似大好,但「前有來敵,後有追兵,」葉宏燈形容,台商不可大意。

前有來敵,後有追兵

  就像台灣經濟躍升時的狀態,現在是許多大陸幹部在台商的工廠跟著學,一抓到機會就出去創業,然後「徒弟打師傅」,「反過來跟母廠競爭,」楊惠德說。這些伎倆台商很熟悉,「台灣也是這樣起家的,」楊惠德認為,台商本身除了要有危機感外,更重要的是產業、技術升級,「必須要記住,很多產業即使在大陸也是要被淘汰的,」葉宏燈也說。

  而大陸整體投資環境的不穩定,朝令夕改的法規也讓台商無所適從。前年底大陸頒佈新稅制,外商進口原料要被課徵百分之十七的增值稅,等到產品出口核銷後再退百分之九的稅。「我到北京交涉時就問對外經辦的幹部們,以電子產業為例,再好賺,淨利也頂多三到五,哪裡繳得出來百分之十七增值稅?」葉宏燈說。

  去年六月,中共擬定「三十五號文件」的法規,將依據海關違規的紀錄及出口規模的大小,將企業分類管理,列為ABCD等級,被列為B級若干產業須在進口原物料時繳納百分之四、五十的保證金,這使東莞的台商大為恐慌,根據東莞台協的統計,百分之八十的台商將被列名為B級產業,此事餘波蕩漾,對台商投資的影響如何還未可知。

  去年八月,中共海關大力查緝走私,東莞總共有十二名台商被扣,這些台商因為報關手續不合規定,延伸出盜賣合同、產品內銷未補稅、空轉、盜賣海關備案合同等,全被以走私名目扣押,現在還有七名未出獄,「一想起他們,我每天打坐、吃素,心裡總不能平靜,」葉宏燈說。根據中共的法令,走私最高可判死刑,「去年中共就槍斃了九個海關關長,」葉宏燈說,這些台商將被怎麼判,完全要看中共的「大氣候」。

自力救濟

  不管是刻意整肅還是偶然的作為,對東莞台商來說,一個與過去優惠台資不同的年代顯然已經來到。張漢文表示,從去年以來中共種種相關貿易法規的修訂都可看出中共一方面要對沒有競爭力的國營企業進行「貿易保護」,一方面又要藉著法規的修訂,整頓產業,想要從技術層次不高的加工貿易轉型成高技術企業,「這裡頭還因為大陸國營企業在遊說運作,為自己的生存權向政府施壓,」葉宏燈說。

  對台商來說,在大陸投資發生攸關身家性命等問題,「港商有政協幫忙,美日商有大使館幫忙,台商靠什麼?」葉宏燈問。以東莞為例,目前就只能靠台商彼此幫忙,東莞台協的機能在此。目前東莞三千多家台商,八成以上加入台協,東莞市轄下的三十二個鎮區就有台協所屬的二十九個台商分會,東莞並創出全大陸唯一的台商婦女聯誼會,以柔性訴求來加強彼此聯誼。目前在台灣股票上市的寶成、光寶、台達電子等大企業都是東莞台協的會員,東莞台協已是全大陸規模最大、組織及運作能力最強的台商協會。

  不少台灣人認為,在兩岸尚在敵對的狀態下,選擇到大陸投資,其實是台商自我選擇,風險、盈虧當然要自負,況且台商到大陸,間接資助大陸,若是資金、技術等「根不留台灣」,相對也等於拋棄台灣?

  東莞台商對這種講法大感不平。葉春榮指出,一九九八年台灣順差五十九億美金,對大陸有一百二十七.六億美金,如果沒有大陸,台灣外貿將出現逆差。「我們在這兒賺錢,但也在台灣繳稅,家庭或子女的日常消費也多在台灣,」張梅良會長也指出,台灣的九二一大地震,全大陸台商總共捐出六千萬台幣,東莞台商就捐了三千萬,講台商背棄台灣很不公平。

  楊惠德也指出,台商來大陸是國際分工與延續台灣競爭優勢的問題。「我們的出走也是忍了十年,再忍就走不下去了,」楊惠德說,當買主都已經到了大陸,「不是台商要不要的問題,而是接不接得到訂單的問題?」她說。

  問題在,政府用何種角度來思考台商?而中共政權又是怎麼來看在東莞拚勁十足的台商?

  東莞台協的靈魂人物葉宏燈常代表台商到北京交涉事情,有次,北京國台辦高層官員當著許多幹部的面前問了一句:「你在東莞集結了這麼多台商,人氣這麼旺,你的心裡是怎麼想的?」舉座大驚。中共高層到底怎麼看台協,葉宏燈也還在揣摩。

  「每次到香港,一出了羅湖關,我常會感覺大大鬆一口氣,」感性的楊惠德說出心裡的話,鬆的是對事業的緊繃狀態,也是對照於兩個世界的氣氛。

  對東莞台商來說,在大陸投資就像一條不歸路,「近年許多台商也嘗試去越南投資,但因為當地的配套不足,又折回來了,」張漢文會長說。在面對語言文化相通、投資條件仍然誘人的大陸,要有著「移民個性」的台商不出走恐怕不大容易,但在兩岸仍然分立的政治型態下,東莞台商交雜著興奮與失落的心情故事,恐怕還得繼續一陣子?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