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美國與中國大陸能否避開一戰﹖

--從美國防部亞太副助理部長易人以及布來爾的戰略用意看美中關系

 

湯本

 

  正當“兩國論”爭議未休,臺海地區不斷發生中國大陸軍機越過中線接近臺灣陸地的事件。海峽兩岸的衝突,將引發美國的介入,美國與中國大陸能否避開一戰﹖局勢令人擔憂。華盛頓媒體傳出消息,美國國防部高官异動,任職美國國防部主觀亞太事務的副助理部長坎培爾被撤職,換上沈大偉。此項异動,有兩個現象頗值得注意,一是柯林頓總統所餘任職時間一年半不到,通常情況下,能不換則不換,可見此項任命已經到了不得不換的地步。其二,華盛頓小道消息盛傳,為了避免國防部長的幹擾,此任命是繞過國防部長科恩。其三,沈大偉是國家安全委員會主管亞太事務的資深顧問李侃如的得意門生和好朋友。

 

  一項按常理是必須知會國防部長的任命案,為什么要瞞著國防部長科恩,其原因是國防部長科恩是一個共和黨人,在美國基本國家利益上,常常是和總統一致,但是在政黨政治中,卻常常是自己對總統留有一手。科恩年紀不大,卻很資深,出道很早,他在政治上,在彈劾尼克松時代,即是工作委員會的成員。后來曾擔任過國會議員。柯林頓總統當時讓他當國防部長,考量兩個方面,一方面是柯林頓總統在最早任命國防部長時,是一個民主黨人士,柯林頓因為未能量才取用,出現很多問題。另一方面是科恩的領導的長才,以及共和黨溫和派的形象,使得柯林頓總統借重他,同時,柯林頓也籍此努力塑造自己跨黨派、為才是用的形象。但沒有想到,留下許多后遺癥,其中一項,就是國防部近幾年連續得手,功高震主,往往在涉及外交和軍事外交方面,無視白宮、國家安全委員會和國務院的意見。國防部與國家安全委員會和國務院之間,在一些政策上,常常意見相左,爭執不下,便各行其事。

 

  科恩的強硬是有名的,例如,太平洋艦隊總司令部的對待中國大陸的溫和態度,使國防部極為不滿。新任太平洋艦隊總司令布來爾主張美中軍事交流和良性的互動,提出自己的見解,就被科恩警告小心丟飯碗。另一種說法是,則是更進一步的,影射科恩現已參與2000大選的努力,科恩的強勢作風歷來是不讓人后,總統大選降臨,朝野共和黨人士,傾力出動,科恩勢必作足鷹派的姿勢,將柯林頓總統置于難堪境地,被動境地,然后,在共和黨總統當選后,再作調整。如果這種說法被證實,柯林頓總統瞞過科恩,任命沈大偉,則是情有可原,則是政黨政治在白宮和國防部之間的角鬥。

 

  解決國防部主管亞太事務的高級官員的任職問題。是否就是媒體喧嚷的美國國防部內“親臺派”與“親大陸派”勢力的消長﹖這事實上是一種媒體外加的評論。所謂“親臺派”與“親大陸派”頭銜往往是媒體加上去的。事實上,越是務實的、越是對中國大陸研究深入的美國專家,越是一個對海峽兩岸關系都不錯的“中國通”,沈大偉作為學者時,與臺灣關系也很好,就曾經幫助臺灣新聞局作過類似文宣的學術項目。

 

  事實上,李侃如和沈大偉相比其他國防部鷹派人物,更懂得中國大陸的真實情勢。他們衹是在對華政策上鴿派的言辭多一些。強有力者,常常不是炫耀武力者,而是掌握局勢者,而是不戰而屈人之兵,爭取更大的國家利益者。李侃如,有了沈大偉在國防部的搭檔,依據柯林頓總統的指令,采納務實的對華政策,正如國務院發言人魯賓所強調的,堅持一個中國的政策,是為了美國的國家利益。

 

  沈大偉的任職如果實現的話,對于國防部彌漫著與中國大陸的敵對的氣氛,將是一個消減。沈大偉是一個務實的局勢分析家,政策決策人。但他的雖面臨的任務很重,他的阻力很大﹕因為,一批策劃海灣戰爭、沙漠戰爭、科索沃戰爭成功的中壯年高級將領,正雄心萬丈,認為自己完全可以夾持武器的優勢,戰勝所有的對手。這一批具體決策者,大部分沒有經歷過越南戰爭,對東亞的社會和真實情況,更是知之不多。對于李侃如的溫和態度,國防部里一直罵聲不絕,現在再加上自己的學生沈大偉也來陪罵﹖

 

  在戰略策劃上,李侃如和沈大偉具有知己知彼、不戰而屈人之兵的戰略智慧,他們在努力以和平方式為美國爭取更大的國家利益。

 

  無獨有偶,美國太平洋艦隊總司令布來爾也認為,“如果臺灣宣布獨立,美國不應防衛臺灣”。一些極端情緒和極端思想的人便抨擊布來爾缺乏“道義原則”。事實上,冷靜思考布來爾的觀點,可看出他卻是一個戰略高手,布來爾的真正戰略用意是,以“不防衛論”使海峽兩岸雙方冷靜。布來爾的話將使海峽兩岸衹爭鬥降溫,大陸有了面子,也受到約束,不會貿然出兵。臺灣有了忠告,玩臺獨就是在玩火。不獨不打,不打不獨,和平維持現狀,是兩岸最理想的狀況。海峽兩岸因此反而打不起來,不僅美國不用出兵幹涉,也正是高舉著“道義原則”的旗幟。

 

  美國戰略的溫和派常常是中國通,他們懂得更多的實際情況,能夠避免戰爭就避免戰爭,更知道如何爭取美國的國家利益。而保守派、鷹派常常不懂實際情況,自以為是,高喊戰爭,這和臺北街頭、北京街頭兩群打群架的青少年一樣,在旁邊高喊“打﹗打﹗打﹗”的潑皮總是聲音最高,打起來以后,也是開溜逃跑最快的。象越戰時那樣,許多有權有勢的政客們總是先把自己的孩子們藏起來再說(見Paul Johnson﹕《A History of the American People》)。象丹.奎爾父親保護丹.奎爾一樣。而聰明的反戰者象柯林頓 ,就逃過一劫。衹有沒權沒勢的美國平民子弟,被送到前線去戰死,為了不明不白的“道義原則”。

 

  美國與中國大陸能否避開一戰﹖幸好,美國的總統基于美國國家利益、經濟、2000年選戰和美國民意的需要,目前尚能把握住外交大政,而不是盲目跟著強硬派走。從目前總統選戰的文宣、人事安排的態勢來看,共和黨、民主黨兩黨都在采取務實的內政和外交路線。以和平互利,堅守自由、民主的理念,這才是美國真正的道義原則。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