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朱熔基旋風與美國的鷹派和鴿派

湯本

    在美軍和北大西洋公約組織的對南斯拉夫的密集連番的轟炸中,中國大陸總理朱熔基訪美行程以“國務家的嚴肅及喜劇演員的幽默”(洛杉磯時報1999年4月9日),在美國政界、媒體、經貿及金融界,掀起了“朱式旋風”。

    “朱式旋風”顯露朱熔基演說與講話的的一貫風格,力圖坦誠平實,幽默詼諧。朱熔基在觀點表述,在公關角度以及溝通方式上,有幾個特點﹕

    一、“以誠待人,爭取好感”。朱熔基演說結尾中,“我愛中國人民,我愛美國人民”很能吸引美國民眾與媒體,他的,“諍友是真友”也為今後向美國說不打下伏筆。

    二、“以柔克剛,自稱弱小”。朱熔基認為美國核武器有幾千件,中國衹有二三十件,你大,我小,“不造成對美國的威脅”。

    三、“自我調侃”。例如朱熔基多次自我調侃,似乎輕鬆,但別有含意,在笑聲中爭取媒體和記者的理解和同情。

    四、“似弱實強”。在笑話中,朱熔基刻意提醒世人,中國大陸今年的國慶閱兵式上將出現的導彈新武器,全部是自造,并認為洛杉磯市長雷登夫人建議注明“中國制造”是很好的主意,談笑中,意在顯示實力。

    五、“以攻為守,反戈一擊”。在新聞發布會上,朱熔基提出“美國的人權問題”,即顯示在人權對話中,中國大陸領導人“以攻為守,反戈一擊”。朱熔基的笑話方式卻使記者大笑,令柯林頓總統語塞,卻令柯林頓總統不得不說,“美國也需要幫助”雲雲。但在事實上,美國的人權問題與中國的人權問題,并不是在同一水準或討論範圍的問題。

    在加強美中關系的“建設性戰略伙伴關系”方面,朱熔基代表中國大陸,表達了十分熱切的發展美中關系的願望。此種願望,客觀的說,是江澤民及朱熔基青少年受到的完整的現代教育在發生作用,美國的公民自由、經濟繁榮、國力強大,正是江朱二人欲圖強國富民的楷模。作為領袖人物,所追求的是青史垂名,功銘千載。因此,當朱熔基在表達對美國人民的祝願和好感,就顯得十分自然。但冷靜地看,在國際立場、在全球戰略等重大問題上,朱熔基不僅沒有讓步,還試圖屢屢在公關和溝通方面得分。中國申請加入WTO,在此次克朱高峰會談尚未有重大進展。柯朱雙方承諾在 年底解決,意圖給目前尚未談妥的條件以及雙方國內的壓力,帶來自我斡旋及緩和的餘地。

    處于新舊改革的中國大陸復雜的環境,朱熔基的力爭得“理”,力爭“改善形象”,從方法論及溝通藝術角度,可圈可點,顯示了中國大陸改革型的開明領導人士的風格。但自然存在不少可以商榷、質疑之處,例如,朱熔基對美國民主社會的政治運作仍缺乏深度了解,對海峽兩岸未來政治格局的觀點不免顯得武斷,等等。

    白宮的禮遇之周到從柯林頓總統的國宴的桌布的顏色的精心布置,音樂的安排,都顯示了美國柯林頓政府的誠意。柯林頓總統在共和黨前總統尼克鬆先生及布希先生多次“調教”下,在外交政策上大有長進。美國的現行的對華政策是具有長遠眼光的,美中領導人的交往、溝通,首先受到影響的是中國大陸領導人,如,在WTO 的談判中,朱熔基體認到國際游戲規則,現代商貿精神,對人權問題的坦誠、客觀態度。客觀的講,朱熔基的此次訪美以及朱熔基對美國媒體和民眾的“訪美秀”,對于美國政界與媒體正在掀起反華潮流的將有所抵遏,但能否達到“扭轉乾坤”的作用與效力,尚待觀察。

    實事求是的觀察,美中的歧見仍然很大。美中歧見能否影響美中關系,損壞美中兩國的經濟利益。則足令美國觀察家密切關注。共和黨的目前的外交戰略正是對共和黨總統以往的外交成就的否定。某些共和黨人士的政黨政治手法背離了共和黨“反共老手”尼克鬆先生的宏圖大略。

    如果,美中歧見對美中關系的產生負面影響,首先會表示憤怒的,是美國經貿界。如對于美國轟炸科索沃一場局部性的戰爭,《商業週刊》表示公開反對,最新一期的《商業週刊》以《科索沃﹕壞的開端和不好的結束》(Kosovo: Bad Beginning and No Good Ending)再度質疑美國轟炸科索沃。同樣,紐約金融界、商貿界對朱熔基的歡迎與國會山形成對比。

    4月8日,ABC 的報導,說美中之間存在危險的分歧,這不免令人感到聳人聽聞。美中關系,如果處理不當,將可很能出現危險的分歧,這衹能說是一種可能,還不能說是一種現狀,如果說是現狀,這是一種極其誇張的手法和用心。盡管,美國國會及媒體存在相當強勢的鷹派,但并非是美國國會及媒體全體皆是鷹派。再加上鴿派的白宮、鴿派的美軍以及勢力更為強大的鴿派的商貿金融界。衹是,鴿派的力量和聲音尚未在媒體彰顯出來。

    東西方文化存在差异,但未必一定是衝突。美中對立對于美中兩國利益的傷害是同樣深重的。而且,美中關系的對立或冷戰狀態將對美中臺均為不利。對于美國來說,將不僅僅是損害己身在亞洲尤其是在中國大陸的市場利益,而且還將對于美國的全球戰略利益及本土的經濟利益帶來重大損失﹔對于中國大陸來說,將是對二十年改革的經濟發展的重創。對于臺灣來說,不僅會在美中衝突中首當其衝,而且還會對己身以及臺資在大陸的經濟利益帶來惡性影響。可見,美中臺的良性互動,至為關鍵,不是可有可無,不是可以掉以輕心的。

    可以說,朱熔基訪美,其基本面是良性的。因此,美中臺良性互動已是刻不容緩。美中臺的領導人以及美中臺的戰略與政策策劃界,應當極力推動三者之間的良性互動,在三者之間,尋找最大共同利益,尋找最大對話溝通的領域,避免摩擦與衝突,以最富理性及和平的方式,推動中國大陸的現代化、民主化。美中臺當以最大努力,形成三贏的格局。反之,稍一不慎,便會引發衝突,甚至戰爭,遺禍患于三者。美中臺的領導人若不能自省至此,這將是人類自身的悲劇。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