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柯-奧新戰略動因與美中臺三角關系

 

湯本

 

  隨著柯林頓總統與葉利欽總統在德國克隆的握手會見,后南斯拉夫戰爭時代已經來臨。《洛杉磯時報》6月25日報導,南斯拉夫通過決議,宣布國 家結束戰爭狀態。而柯林頓總統在俄軍搶先占領科索沃最重要的戰略要地,機場俄英軍隊對峙之后,以寧事息人的態度,使美國在戰爭勝利之后,迅速解決可能爆發的危機,小讓戰略利益給俄羅斯。顯然,俄羅斯得了堣l,美國得了面子,吃虧的是英國佬。柯林頓總統之所以“諒解”葉利欽,原因很多,美國是見好就收,國家利益不允許美軍打消耗戰。而對于柯林頓個人來說,太太喜萊莉馬上要競選紐約州的聯邦參議員。拖延戰爭就是幫助共和黨對手朱利安。

 

  轟炸南斯拉夫戰爭接束了。但這場戰爭的戰略遺產,所形成的柯林頓-奧布萊特“道義、戰略和軍事強力”的新理論的影響力,則剛剛在發揮作用。

 

  6月28日期的《時代週刊》刊登了一篇作者名為道格拉斯.沃勒寫的專刊評論,沃勒現在正在科索沃訪問。他的筆觸深入探究科索沃危機的處理方式所給未來世界秩序的影響,也揭示出美國和北約的未來戰爭的條件和動因。

 

  他認為,北約的行動,是不能讓獨裁者“將罪惡藏在邊境后”。柯林頓和奧布萊特的新外交戰略就是,突破邊境,進行戰爭幹預,是以“人權道義”為最高原則。人權道義已成了柯林頓的地理政治學的核心。為了實現柯林頓--奧布萊特這一21世紀的理想的外交政策和世界新秩序。他們采用的兩大措施則是軍事實力與外交斡旋。

 

  作者認為這種“實力與人道”的悲劇,卻將成為柯林頓總統為北約轟炸南斯拉夫戰爭勝利的政治遺產未來北約的重大指針。根據白宮行政官員透露,在未來的幾個月中,柯林頓總統將不斷揭示、強調這三個條件和動因,北約可以再度向盟軍以外的區域(或敵人)采取軍事行動的三個“IF”(如果)。

 

  柯林頓和奧布萊特為北約所設計、歸納出來的在三個重大軍事戰略決策上的動因(如果)是:

 

  第一個“如果”是,如果當動武的道義理由已十分充分明確的時候。

 

  第二個“如果”是,如果該地區具有十分重要的戰略意義的時候。

 

  第三個“如果”是,如果動用軍事力量,將不會使北約軍隊遭受重大損失的時候。

 

  作者認為,顯然,這是柯林頓總統和國務卿奧布萊特的三個如果,是他們的現實主義與理想主義的混合物。因此,柯林頓總統始終盡量避免在轟炸南斯拉夫戰爭中與俄羅斯發生軍事衝突。但這無疑潛藏著這樣一種可能性,如果俄軍幹預,其戰爭危機將會擴大。

 

  作者強調,北約并沒有赴非洲幹預解決非洲的更大規模的屠殺問題。原因不喻自明,該地沒有戰略利益。這就給在戰略利益與人道道義兩者之間,何者為先注明了答案。

 

  但是,作者認為,柯林頓和奧布萊特的新教條理論,包括這三個“如果”并不是包治百病的外交政策的靈丹妙藥。因為這世界上還有另一個“如果”﹕

 

  這個“如果”就是沃勒先生所問的“如果美軍開始傷亡”。很可能,柯林頓和奧布萊特奧的三個“如果”擋不住沃勒問的這樣一個“如果”,“如果當美國士兵開始傷亡時”,沃勒指出,柯林頓總統和國務卿奧布萊特的三個北約未來戰爭動因的“如果”,便將會成為美夢鏡中的短命幻影。

 

  但是沃勒先生沒有回答另一個問題,事實上,美國和北約沒有犧牲一個士兵,就打贏了南斯拉夫戰爭,并且積極地有效的解決“死黨盟友”KLA, 以便為北約長期占領科索沃作準備。因此,實踐證明柯-奧的理論是行之有效的。但必須有三個基本條件﹕一是北約必須是在自己的家門口或鄰近地點,二是敵手是一個小國家,三是需要幾個月的時間。如此,不費一兵一卒,高科技的空中打擊才能在奏效。

 

  由這樣一個戰略新方針和戰略現實背景來看美中臺三角關系,便可以發現一個真實,即美國政府或正式通過高級外交官員(謝淑麗),或非正式通過與柯林頓來往很多的政策專家(何漢里)強調﹕美國和北約的“南斯拉夫模式”,將不會運用在海峽兩岸關系中。美國通過官方和非官方傳遞的這個信息,并非是為了緩和美國與中國大陸的關系的權宜之計。目前,這是一個真實的戰略意向、戰略籌劃和戰略安排。

 

  理解這樣一個基點,可以發現,柯林頓的新理論是美國21世紀戰略的新內容,但在目前的條件和狀態下,并不是適用在所有的地方。

 

  因此,美國積極謀求改善美中關系,海峽兩岸的交流和會商,盡管并不順利,但始終在進行之中,海峽兩岸領導人極力保持理性,不能因為歐洲的戰爭或對對方有恃無恐,或對對方惱羞成怒。平實地說,兩岸目前的狀態有可能走向更為理性、良性的發展。

 

  但是,美中臺三者關系目前并不容樂觀。轟炸南斯拉夫已經激發了中國大陸政界、軍界保守勢力的強大,保守勢力在體認經濟改革的同時,將持續給改革性領導人施加壓力,反對政改,擴充軍備。而更為嚴重的,大陸民間的民族主義高漲的程度,一直是被美國政策研究界和臺灣大陸研究界所嚴重低估的。

 

  因此,太平洋兩岸、海峽兩岸之間的敵意還有可能被激發。美國對于中國大陸人權、民主的持續要求﹔中國大陸對于美國對華政策的嚴重不安全感﹔臺灣對于中國大陸鷹派勢壯、軍備擴張的擔憂和戒備的加深﹔中國大陸對于臺灣由于臺灣遲未有民主牌后的具體措施而引發臺灣打“民主牌是壓迫牌,拖延牌”的戒心。

 

  這多重復雜的關系交集在一起,再加上美國商界對于政界的反商主義的傾向的反彈越來越大。美中臺三者的經濟利益和政治、軍事利益的衝突,將形成似友似敵,非友非敵的詭异時期,在短期內很難得到本質上的改善。

 

  但是,海峽兩岸領導人和兩岸關系負責人,以理性的姿態,推動兩岸的交流和會談。近日,海基會秘書長詹志宏,訪問大陸并達成若幹協議如建立《兩岸論壇》,這不能不說是世界陰冷的夏天里的一個喜訊。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