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夢斷華爾街

董潔林

第十三章 最後的交易

13.5

門鈴響了,一定是道格拉斯律師,李燕起身去開門。

李燕小姐,你好嗎?道格拉斯律師笑容可掬地站在門口。

請進來吧。我忙著搬家,很亂。李燕高興地把他讓了進屋。

你的新房子很溫暖,很有家的感覺。與你原來的家相比,我更喜歡你現在的家。道格拉斯開始參觀李燕的新房子。

謝謝你。還是喝綠茶嗎?李燕問。

我最喜歡你的綠茶。道格拉斯律師說。他其實是一個挺討人喜歡的老頭。

李燕將一杯綠茶送給了客廳裡的道格拉斯律師。我會送給你一罐綠茶,叫'峨眉毛峰',是王響家鄉的茶。提到王響,她的聲音又有些哽咽。

孩子,你準備好了接受一個好消息嗎?道格拉斯律師看見李燕又傷感起來,就故意將話說得很誇張。

好消息?誰會拒絕好消息呢?李燕將自己情緒趕快扭轉過來,聲音裡盡量帶些輕鬆,她很久都沒有聽到好消息了,當然很期待。況且王響已經過世半年多了,她不希望別人總是來同情她。

道格拉斯律師從公文包裡拿出一個信封,放在茶几上。孩子,打開看看。他希望看到李燕的驚喜。

李燕打開信封一看,臉色頓時就變了,不是喜悅而是恐懼,因為她看見的是一張兩千萬美元的現金支票。她瞪眼看著道格拉斯律師說不出話來。

道格拉斯律師顯然也感到了她的恐懼情緒,就溫和地說:孩子,不要怕,這是合法的錢,我用我的職業道德做擔保。

然後他就解釋錢的來源,原來是王響於2002年下半年,也就是67年前,向一家人壽保險公司購買的保單,受益人是李燕。由於保單太大,保險公司對王響的死因作了不少調查,最近才做出理賠。道格拉斯律師是這份保單的聯絡人,而保單的所有原始法律文件也存放在道格拉斯律師那裡。

“67年前?王響從來也沒有告訴過我這筆保險的事。她慢慢地平靜下來。

一次又一次的出乎意料,讓她驚奇:王響到底有多少事瞞著我?並且王響生前將保單交由道格拉斯律師處理,分明是希望自己只得到最後結果,而無需去煩惱中間過程。況且,如果自己事先知道了這件事,會有什麼反應呢?

道格拉斯律師又說:你知道為什麼王響先生決定用1千萬現金支付你們原來那棟住宅全部的費用嗎?

李燕有些不解:你也知道我們那棟房子是用現金支付的?

道格拉斯說:不僅知道,而且是我建議王先生這麼做的。

是嗎?為什麼?李燕有一次驚訝。

道格拉斯說:你們剛搬到矽穀不久,王響就找到我,要我提供法律服務,是我在芝加哥的一個律師朋友推薦他來找我的。我為他提供的第一個法律諮詢就是與買房有關的。其實這不是我的從業範圍,但這些小事任何一個律師都會知道的。

他當時問我的問題是,'如果一個人有財務糾紛,那麼什麼財產是最保險的。 '我告訴他,按加州的法律,第一可靠的是保險賠償,然後就是自住的房子。作為一個老律師,我當時就感覺到他可能有和財務有關的問題。可是花錢來找律師的人,誰沒有問題呢?律師就是為人解決問題的。

原來如此!李燕輕輕地說了一句。他不僅用現金支付了全部的購房款,還將房子的產權整個記在我的名下。

道格拉斯接著說:我告訴他,作為律師,我會幫助他解決法律問題,但不是他的同謀。這是我告訴所有客戶的標準措辭。這麼多年他從來沒有用不恰當的事務來麻煩我。這一點,很多客戶是做不到的,有些人以為付錢給你,就擁有你的靈魂。他是一個不錯的客戶。

李燕安靜地聽著,沒有插嘴。她在想,這麼多年,王響想盡了辦法讓她不去沾染他的陰暗,完全生活在陽光下。即使在生命的最後時刻,他還是將她保護得滴水不漏,一步一步地把財產合理合法地讓她擁有。但我可以安心地享用這些錢嗎?她心裡一陣緊抽。

孩子,你只要認准了一點就好了:這個男人愛你!看見李燕在沉思,道格拉斯輕輕地說。其實這也是道格拉斯律師願意幫助王響的原因之一,自始至終,王響對李燕的愛,讓他感動。他希望,此生也能有一個女子值得他如此付出。然而他與妻子早就離異了。

可能是怕驚了李燕,道格拉斯律師喝了幾口茶,然後接著緩緩地說:我今天來,其實是為另一件更重要的事。

李燕用詢問的眼光看著他,說:另一件更重要的事?比兩千萬美元還重要?

道格拉斯律師從公文包裡又拿出了一個信封,放在李燕跟前。說:這是王響先生給我的最後一項委託:執行他的遺囑。

王響……有遺囑?雖然已經準備好了再接受意外,李燕還是被這個消息驚得渾身微微發抖。

對,他在2008917日來過我的辦公室,留下遺囑。要我在適當的時候,將這個信封交給你。道格拉斯律師說著,將那個小小的信封放在茶几上。

2008917日,王響臨死前……李燕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半天沒有說話。他去夏威夷前回了矽谷。他回家了嗎?他看見我們了嗎?

李燕和王響的最後一次見面是在復旦的校園。之後她給他打電話,他就用為理由推開了。當時她不理解,氣得要和他吵架,但王響不接她的招,後來她急著要回美國賣房子,就把兒子交給父母,自己先回家了,沒和王響再糾纏下去。這居然就成了永別……

她現在的思緒很亂,眼睛無神地盯著道格拉斯律師的公文包。道格拉斯律師以為她還在等待著什麼,就對她笑了笑,說:我不是魔術師,包裡再也沒有戲法了。

說了一些客氣的告別話,道格拉斯律師就走了,李燕忘了將綠茶罐給他。她的心思都讓茶几上的那個小小的信封套住了。

李燕很想打開信封看看是什麼,但身子顫抖個不停,胃部也在痙攣疼痛。她毫無厘頭地用手摀著胃在房子裡轉來轉去,不知道停在哪里為好。

最後她走到廚房裡,開了櫃子,看見了那袋哥斯達黎加的咖啡豆,那是一年多前王響從哥斯達黎加給她帶回來的。開始是有點捨不得喝,後來又生王響的氣把它扔到了一邊,再後來又下意識地藏起來以免睹物思人。

她從這個袋子裡掏了一大勺咖啡豆到咖啡研磨機裡,一按電鈕,咖啡豆被研磨得嘎嘎響,然後就變成了細細的咖啡粉末。她把這些粉末放進了咖啡蒸餾機裡,做成了一小杯液態Espresso。接下來她將脫脂鮮牛奶用蒸氣沖熱起泡沫,正好是華氏165度,倒入一個漂亮的水晶杯裡,然後讓液態的Espresso緩緩地流入牛奶中。一杯完美的咖啡那鐵做好了:最下面是乳白色的牛奶,然後一層稍微混入了些許牛奶的深色咖啡,頂部則是一層塗了咖啡花的奶沫。

她仔細看了看水晶杯裡的咖啡那鐵,用銀勺攪了攪,三層顏色漸漸混為了一體,然後她把杯子放在茶几上,杯子旁就是那個還未開啟的信封。她看了一眼信封,覺得還少點什麼,又起身轉了一圈,將音樂打開了,正好是那首甲殼蟲樂隊的山上的傻瓜。憂鬱的歌聲飄了出來,充滿整個空間:

一天又一天, 在高山上

一個傻瓜呆立在那兒笑。

沒有人明白他,

因為他只是一個傻瓜。

他也從來不答別人的話……

這個山上的傻瓜,

看日出日落。

他頭上的眼睛,

看見世界轉了一圈又一圈。

……

她重新回到客廳的沙發上坐了下來,喝了一小口咖啡拿鐵,然後用顫抖的手打開了那個信封。裡面是王響寫給她的一封信,不是電腦打字,是用手一筆一劃寫的。

親愛的燕子,

如果你看到這封信,那麼我們已經天人永隔了。

我是一個罪人,傷害了很多人,包括你和兒子。我很抱歉在過去的一年裡,讓你經歷了這麼多苦難和折磨,然後發現丈夫原來是一個壞人。多少個深夜,看著熟睡的你,我想把你搖醒,向你坦白一切。但是罪犯是沒有朋友的,只有同夥。我不能讓我的家人淪為罪惡的一部分。

我知道你有很多疑問,這一切是怎麼發生的?為什麼?

我的噩運應該是從“9.11”的恐怖襲擊開始的,股市崩盤,精神崩潰。也許這只是一個時間的巧合而已,因為所有的人都經歷了“9.11”,但因此成為罪犯的絕無僅有。我就是在那個人生的關鍵時刻,少了一點智慧、少了一點道德、少了一點勇氣、也少了一點運氣。同時,也多了一點貪婪、多了一點野心、多了一點虛榮、多了一點僥倖、多了一點賭性。是的,沒有大奸大惡,就那麼一點點的不平衡,讓我墮入了罪惡的深淵。

我是一個山里農民的兒子,然而生活實在待我不薄。我所經歷的,是我童年的伙伴做夢也想不到的。然而這些所謂精彩的經歷,是踩在很多人的肩膀上走過來的,我的父母、姐姐、師長……他們雖然對我無求,但決不願看見他們的心血養育了一個罪犯。我也曾是個純潔有理想的人,然而,人的理想是一個游動的目標,得到了這一個又想到了下一個,追著追著,就丟掉了根本。況且理想和慾望之間原本沒有截然的分界線,一不小心,就踩過界了。慾望控制了我,我的人生對家庭、對社會都有害無益。

此時此刻,我的生命即將走到盡頭。原以為寫遺書是一件悲痛的事,但現在我的心情非常平靜。自從開始犯罪以來,我無時不在悔恨和恐懼之中,現在終於要解脫了。但如果說一個臨死的人沒有遺憾,那也是假的。我的遺憾是不能牽著你的手最終一起回歸永恆的草莓園;我也遺憾不能經歷兒子的成長,送他上大學,看他結婚生子……

我留給你的錢都是清白的。那份保險合同,是我此生最後的一份乾淨的交易。我知道你是個散淡的人,對錢沒有奢望。請你原諒我用這種庸俗的方式表達一個丈夫和父親的最後的一份愛和責任心。如果錢有富餘,請你幫幫四川地震的災民,他們也許沒有豪華的理想,只想有尊嚴地活下去。

燕子,我對你的歉意是寫不完的。懇請你把我忘了,樂觀地走完其餘的人生,把我們的兒子培養成一個對親人和社會有益的人。如果有一天兒子問起我,我不奢望別的,隻請你告訴他:我愛他。謝謝你。

永別了!

王響

2008917

讀著王響的遺書,李燕抽泣得幾乎斷氣。孤獨而可憐的人。李燕心疼,也悔恨這麼多年沒有理解、照顧好丈夫,否則,結局也許就不一樣了……

不知什麼時候,兒子已經站在她身邊。他懂事地將媽媽的頭抱到懷裡,輕輕地拍打著。然後用不太熟練的中文一字一句地說:媽媽,不要再哭了。你還有我,我要讓你高興,爸爸也要你高興。

李燕聽到了兒子咚咚有力的心跳聲,她慢慢地平靜下來。同時,她也聞到了兒子的體香,和王響一模一樣的體香,人類在用一種神秘的方式,傳遞生命的密碼。李燕點點頭,說:嗯,小胖豬,媽媽不哭了。

媽媽,你不要再叫我小胖豬,好不好?我的名字是王驥。兒子說。

好,王驥,我們好好過下去。李燕把眼淚擦乾了。

在過去的一年裡,雖然缺少父母的呵護,這個孩子還是悄然而迅速地長大了,成了一個小男子漢。生活在繼續。

金融海嘯也在繼續。但人們相信這次的經濟危機總會過去的,繁榮會再次回到世界。然而,人類真的會為自己的貪婪找到永久的解決方案嗎?答案顯然是否定的。

於是,將來的某個時刻,在某個地方,另一個帶著泡沫的海嘯或捲著污穢的風暴又會呼嘯而來。

於是,歷史總是在繞圈圈。就像地球,它不也總是在繞圈圈嗎?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