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夢斷華爾街

董潔林

第十三章 最後的交易

13.4

李燕剛和芳芳說了再見,放下電話,劉克揚的電話又打過來了。

過去幾個月李燕和劉克揚通過好幾次電話,基本都是李燕主動打的。對於王響的職業生活,她原來知道得太少,於是就一點一滴地從劉克揚這裡了解了個大概。

同時,她也看了一些最近電視上老播的那些金融詐騙新聞,即使劉克揚沒有明說,她也已經知道了王響這個故事的原委和性質。但她心中的疑問還是沒有完整的答案,那就是王響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

他們之間多次的交談,李燕已經消除了對劉克揚的敵意,把他當成了一個朋友。她記得有次她說到自己沒有照顧好王響,以致出現了這樣的結果。劉克楊勸她不要自責,問她記不記得物理量子力學中有一個不確定原理?她說當年物理本來就學得不好,早忘了。劉克楊說不確定原理是說一顆很小的粒子的運動軌跡是不可以測量的,因為你一去測量它,它的運動軌跡就變了,不可捉摸。王響就是這麼一顆粒子,還是一顆極其聰明的粒子

劉克楊又說自己是專業的分析員,當時還讓王響的一個分裂對沖換位策略給繞進去了。搞了幾個月,又查數據又做模型算得頭昏腦脹,結果還是搞不清楚。結論是如果王響不願意告訴她,向李燕這麼單純的人,又怎麼可能找到真正的答案呢?

李燕後來就破涕為笑,說也只有你,連量子力學都會搬出來勸人。這個道理她也懂,和王響像貓捉老鼠或者說老鼠戲貓一樣地在這個問題上繞了幾年,她的那點聰明,遠遠不及王響。

李燕于是又說,既然如此,那麼他生前為什麼又躲躲藏藏的呢?劉克楊認為可能是人的一種本能而已。李燕知道他的意思,也就是說做賊心虛的意思了。唉……每次想到這裡,李燕總是會身不由己地嘆一口氣。

李燕拿起電話,劉克揚溫和的聲音傳了過來。李燕,最近好嗎?

還不錯,剛搬了家,忙著整理。你好嗎?你的女兒怎麼樣?李燕很高興接到劉克楊的電話,輕快地回答,又順便問了他幾句。

劉克楊說:女兒挺不錯,下學期就上初中了,長得像她媽,是個漂亮的小姑娘。

李燕不認識劉克楊的前妻,就接著他的話說:聽說你的前妻挺漂亮的,你們沒有復合的可能嗎?要多為孩子考慮。她不是無心在說客套話,她知道一個女人自己帶著個孩子挺不容易的。

劉克楊不願意在這個話題上再談下去,就說:我今天給你打電話是要告訴你,我已經決定搬回國了。這是一個大決定,但劉克揚說得很坦然,就像說吃完飯出去散散步一樣。

好啊,又一個海歸。現在金融海歸很受歡迎的。你是公司派遣、還是自己創業、還是國內有公司重金聘請?李燕好奇地問。

都不是。我已經從LCG辭職了。我沒有工作,也不准備創業。劉克揚淡然地說。

他已經厭倦了華爾街的追逐金錢的遊戲和貪婪奢侈的生活方式。特別是王響的死,讓他感悟到人生的短暫和脆弱,以及金錢可能引發的罪惡。人們為這些生不帶來,死不帶去的東西付出了太多熱情,隨之又帶來太多的毀滅,毀滅別人也毀滅自己。

我準備換個活法,可能去哪個中學教教書或去什麼慈善機構做做自願者什麼的,到時候再看吧。劉克揚接著說。相比金錢,他現在更渴望精神上的充實,希望能為社會做點有意義的事,希望能有機會去幫助別人,而不是無節制地向社會和地球索取。

我已經得到太多了。劉克揚又加了一句。在完全迷失之前,我必須走出華爾街。

華爾街是迷宮,華爾街是名利圈,華爾街是競技場……進去的人都不願出來,因為人性中的貪婪和好鬥被華爾街的魔力緊緊吸住了。其實真要想出來也並不難,只需有一個簡單的願望:換個活法!

換個活法……很好。李燕知道,劉克揚辭掉的是一份報酬多麼豐厚的工作。放在以前,她一定覺得劉克揚這樣做很離經叛道,特別是在金融海嘯時期,天天都是裁員的消息,一職難求。但是經歷了這麼多,金錢已經變得讓她恐怖,當然不會去貪戀。但是對於李燕來說,現在最大的任務是把兒子順利地養大。我是母親。

劉克揚很感激李燕對他的決定的理解。對於他從LCG辭職,劉克揚的前妻賈雯雯知道後氣得頓時罵他神經病,只有在這個時候,劉克楊和賈雯雯才會高度一致地在心裡慶幸:我們總算離婚了。

賈雯雯然後馬上就問女兒的生活費怎麼辦。他知道賈雯雯更主要的是擔心她自己的那份贍養費沒有了,因為按他們的離婚協議,他前妻的贍養費是在他有工資收入的前提下才付給的,最高期限5年。劉克楊說:女兒的生活費和上大學的費用他都已準備好了。他沒有提有關前妻的贍養費問題,他認為每個人都應該自食其力,他們離婚已經好幾年,賈雯雯應該自立了。

劉克樣的思路又回到了和李燕的談話,他說:如果有什麼事,你一定要告訴我,我現在是閒人一個,招之即來,畢竟我們是老朋友。劉克揚有些動情地對李燕說。然而我們是有緣無份的老朋友。一個闖進過你心裡的人,永遠都會在你的心靈佔據一個位子,這也許就是人們說的緣分吧。

這麼多年來,劉克揚也偶爾想一想,李燕當年為什麼沒有選擇自己而是選擇了王響?如果他能和李燕結合,他們的日子又會過得怎麼樣?現在他很想問李燕,但是他沒有開口。從過去兩個月和李燕的多次談話,他基本了解了王響和李燕的離婚始末,他毫無疑議地認為王響是為了把李燕從他自己的麻煩中解脫出來而離婚的。別的不說,王響對老婆是有情有義的,他自嘆不如。

謝謝你,克揚。祝你找到你真正想要的'活法'”李燕真誠地說。

掛了電話,李燕發了一會而愣。她在想,劉克揚和王響是兩個性格完全不一樣的人,如果當年她選擇了劉克揚,這一輩子又會過成什麼樣子?

劉克揚無疑是一個優秀的男人。他也應該是一個好丈夫、好父親。她可以想像和他在一起生活應該是享受的,心靈也會很充實,一輩子會過得輕鬆而優雅。這是許多女人夢寐以求的生活。

而王響不是一個完美的人,甚至不是一個好人。但他身上有一種激情,這種激情在燃燒著他的生命。也正是這種激情,讓她的生命得到了許多難以想像的體驗,甜、苦、驚、喜,還有悲痛……男人的激情讓女人心跳!

我一直都只為自己和小家活著,是不是也應該換個活法了?

(待續)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