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夢斷華爾街

董潔林

第十三章 最後的交易

13.2

在波動基金的清算的過程中,波動的投資者們同意給波動基金的法律顧問保羅.奧森一大筆錢,條件是他結束和波動基金的法律顧問關係,同時簽訂保密協議。那是一份他不能拒絕的收入,他需要累計一年以上的顧問時間才能得到這樣的收入,保羅.奧森看在錢的面子上,同意了這個安排。他本來也不想插手波動這個爛攤子。

所有波動的員工其實都得到了不錯的遣散安置,當然同時也都按投資者的要求籤訂了保密協議。

然而波動基金的清算結束後不久,保羅.奧森就死了,警方的結論是自殺。知情人知道的真實故事基本上是這樣的。

2009年開始,美國國稅局通知保羅.奧森,他們接到舉報和詳盡的證據資料,顯示保羅.奧森在過去十年有嚴重偷稅漏稅的行為,要查他過去5年的收入和報稅記錄。和國稅局的查稅人談了幾次話之後,保羅.奧森知道國稅局已經詳盡地了解了他的偷稅漏稅情況,如果和他們耗下去,他不僅要被罰款還可能會進監獄,於是就和國稅局達成了補稅罰款協議。他的銀行戶頭因此大受損失。

更為嚴重的是,棕櫚灘的一個數年前被保羅.奧森騙的投資者同時向民事法庭和刑事法庭遞交了起訴文件,這個投資者請了美國最好的律師來處理此事。此人曾經被保羅.奧森介紹給一個叫安德魯.斯坦福三世的人,說是有一個很賺錢商業機會。他們兩人引誘他投資1百萬美元到這個虛殼公司,這筆錢很快就被保羅.奧森和安德魯.斯坦福三世瓜分掉了。這個投資者後來起訴過保羅.奧森和安德魯.斯坦福三世,但安德魯.斯坦福三世由於吸毒過量而死亡,而保羅.奧森的角色只是那個公司的法律顧問,於是就因為證據不足被法庭駁回。這次他有足夠的證據證明保羅.奧森不僅僅是法律顧問,而是安德魯.斯坦福三世的同謀。

由於證據確鑿、起訴有力,保羅.奧森很快就在民事法庭上敗訴。他的律師執照被吊銷,還被重重罰款,十餘年的收入就這樣付之東流,包括最近從波動撈的的那些錢。他變得窮困潦倒,不知道將來靠什么生活,老婆也很快和他離婚了。

此案在刑事法庭的審理還在進行,他很有可能敗訴,因此遭受牢獄之災。作為律師,他知道,他可能面臨35年的牢獄生涯。他知道這次是遇到高手了,這個高手絕不是那個曾經被他欺騙的投資者。但到底是誰呢?

20093月中旬的一個晚上,保羅.奧森接到了一個匿名電話,說是會告訴他誰是他所有麻煩的背後黑手。這正是他要知道的。

那天晚上午夜12點,他如約開車來到了棕櫚灘郊外的一座橋上。這是一座很普通的橋,他在這座橋上來來去去開過無數次,當然絕大多數都是白天。從來不曾覺得這橋像今天晚上這麼詭秘。他把車靠在橋上的車道的路邊。如果在白天這樣停車是違法的。夜半三更的自然不會有人執法。

他走出了車子,但約他的人還沒來,他感覺很不好,等了一會就決定要開車回去,其實他只等了30秒左右。這時有人在他的肩上輕輕拍了一下:“先生,你是在等我嗎?”

他下了一跳,一回頭,見到一個他不認識的30歲左右碩壯的年輕人,腰上微微突出的地方應該是別了一支槍。但逃跑已經太遲了,他只能硬著頭皮完成這次約會。

“你有什麼要告訴我嗎?條件是什麼?”保羅.奧森有些心虛地問,他感覺到對方來者不善,同時可能也想起了這座橋的名聲“死亡之橋”。

“你已經知道的太多了,我的使命是要你沉默。”年輕人說,他略帶俄國口音。

“這太莫名其妙了,我就像一隻猴子,被人耍來耍去。我不知道是誰要害我,不知道誰向國稅局舉報我,不知道誰在指使棕櫚灘的傻子來起訴我,更不知道今天晚上誰派你來到這裡?你憑什麼說我知道太多了?”氣憤讓保羅.奧森獲得了一些勇氣,居然一氣說完了這麼多話。

俄國口音的年輕人冷笑著說:“你是個作惡多端的小人,波動基金這個'龐氏騙局'的始作傭者,你害得很多人傾家蕩產。今天就是你的最後一天了。”

“我怎麼就變成波動基金的'始作傭者'了?我也是這個'龐氏騙局'的受害人。一定是有人要陷害我。”保羅.奧森大喊大叫,但這裡沒有人聽的見他的呼喊。可是誰要害他呢?

保羅.奧森腦子在迅速運轉,他知道很多人都恨他,包括王響。如果有人認定他是波動基金'龐氏騙局'的始作傭者,那麼一定是王響這小子留下了什麼不實的記錄。王響要報當年被他欺騙而損失1百萬美元的仇。他一直很慶幸王響能不計前嫌給他一個機會,原來是要置他於死地。其實王響本來只是想拿他作為一個對沖的籌碼,事情演繹到這個地步,也不是王響能夠計劃的。

然而他明白得太晚了。

“我沒有參與這個'龐氏騙局',我可以和你老闆解釋,也可以簽訂任何保密協議。”保羅.奧森認定此人是什麼人雇來的殺手,他在爭取最後的機會。

俄國口音的殺手快速走了過來,不費力氣地將保羅.奧森提起,嘴裡還嘮叨著:“老闆僱我不是來聽你解釋,而是讓你永遠保密,只有死人才做得到,保密協議就用我的法子簽吧。”他雙手一甩,就把舉起來的保羅.奧森扔進了橋下50米冰冷的早春激流中。

第二天佛羅里達州棕櫚灘市的一份當地小報簡單地報導了這個事件,是這麼說的:

320日警方從棕櫚灘的河中撈起一具男屍,據查證死者是律師保羅.奧森。警方估計死者是從棕櫚灘的無名橋上跳入河中而結束自己的生命。死者生前被好幾個法律起訴所困擾。同時國稅局也在不久前因他偷稅漏稅的行為對他進行大額罰款。他的妻子也在今年和他結束多年的婚姻。因此死者的自殺動機很充分。

但也有人覺得此事有些蹊蹺。 319日半夜時分,有目擊者從橋上開車經過,看見當時的橋上有兩個人在爭吵。這兩個人是誰?是不是死者和另一人?他們此時在那里幹什麼?會不會是一起謀殺呢?

但警方認為這些猜測沒有根據,他們重視的是證據。所有的證據都表明這是一起典型的自殺事件,一個事業受挫的律師,再加上家庭變故,自殺動機明確。棕櫚灘的這座橋有死亡之橋的名聲,是當地很多自殺者的首選。

……

保羅.奧森就這樣消失了。沒有人會把這個在佛羅里達州棕櫚灘發生的這宗麻煩多多的律師的自殺案與華爾街的任何人連上瓜葛。棕櫚灘的許多曾經受到保羅.奧森欺騙的人拍手稱快。他們應該很同意王響的那句家鄉話:“夜路走多了,總會遇到鬼。”

保羅.奧森遇到了一個真正的鬼。

(待續)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