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夢斷華爾街

董潔林

第十二章 金融海嘯

12.6

芝加哥的哥本海默兄弟交易公司雖然已不是波動基金的活躍投資人,但作為曾經投資過波動基金的客戶,也收到了王響溺水身亡的通知。秘書將這個消息告訴大衛.哥本海默後,他沉默無語。

其實他早已經預料到有這麼一天,而金融海嘯的到來就是這一天的歷史註腳。看著王響交易了幾年,大衛.哥本海默對王響的交易風格瞭如指掌,那是一個賭徒,而他自己年輕時也正是這樣一個賭徒。不同的是,他知道在賭場上贏個頭彩(jackpot)運氣比能力更重要,很難重複,而王響卻以為靠自己的能力可以一而再,再而三地贏頭彩。

哥本海默公司對交易員的管理有個慣例。入公司第一年滿後,會看看業績,將較差的一半刷下;過了兩年,也即工作三年後,再次評估他們的表現,再將較差的那50%給裁員或轉去做別的工作;下一個里程碑是5年以後,大衛.哥本海默會親自挑選最優秀的交易員留下,而將其餘的轉業去幹別的。

王響無疑是一個難得的交易員材料,在入行的頭三年就變成了一顆耀眼的新星,獲得了大衛.哥本海默的特別關注。即使王響堅持自己開業,大衛.哥本海默也給與全力的支持,並在心中仍然將他當作自己團隊的一員。

2004年是哥本海默投資波動5週年,大衛.哥本海默於是就要求公司風險管理和投資部門管理部門對其在波動的投資進行了嚴格的審查,儘管這5年波動總的來說投資回報是不錯的。

公司風險管理和投資部門給波動基金的評價是正面的,建議繼續持有,因為回報不錯,風險較小,所有資料一應俱全。大衛.哥本海默還是不放心,因為他知道王響好賭,就親自調來數據。

看完數據,他立刻意識到波動基金有問題,他看到的線索和劉克揚一樣,波動數據所顯示的交易風格完全不是“王響式”。

他立刻打電話將審計波動基金賬目的會計師傑夫.戈德曼叫到了他的辦公室。

“傑夫,你這麼多年和我們的合作還愉快嗎?”大衛.哥本海默親切地問傑夫.戈德曼。

“很好啊,謝謝你這麼多年的照應,我也該退休了。”傑夫.戈德曼謙卑地說。

“波動基金的交易是你親自審計,還是你事務所其他人做的?”大衛.哥本海默立刻進入了主題。

“是我自己做的。有什麼問題嗎?”傑夫.戈德曼有些心虛,已經很長時間,他都沒有審計過波動基金的交易了。事實上,他根本沒有密碼進如波動的交易戶頭去查看交易情況,也沒有向波動的人要過密碼。完全是憑波動提供的一面之詞,作出審計結論。

從傑夫.戈德曼的飄忽的眼神,大衛.哥本海默感覺到了問題。 “你對過每一筆交易?!” 大衛.哥本海默一字一句嚴肅地說,明顯表示對傑夫.戈德曼的不信任。

“我……有時候……也許……”傑夫.戈德曼說話開始結巴起來。他不是一個慣於撒謊的人。

“每次的審計報告,你都有親自簽名,需要為此承擔法律責任!”大衛.哥本海默的語氣變得十分冷酷。

傑夫.戈德曼知道事情不妙,擦擦頭頂沁出的汗水,選擇著合適的語言來解釋這件事。 “我老了,有時候就偷懶了。實在對不起,大衛.哥本海默先生。如果必要,我立刻將所有的交易全部審計一遍。”

大衛.哥本海默沒有立刻接他的話題,陰沉著臉在思考對策。

他猜想王響和傑夫.戈德曼可能還有其他的貓膩,而有貓膩就可能有陰謀,甚至犯罪。但是他不想知道細節,知道得越多,對他越不利。因為王響是他原來的員工,而他也公開地為王響做過不少背書。而這個傑夫.戈德曼又是他推薦的審計會計師,他的審計報告不僅提交給哥本海默公司,還有其他所有的波動基金客戶。

如果波動基金真有什麼犯罪,那他就有不可推卸的責任,甚至可能被認為是同夥!這樣對他個人和哥本海默公司都是毀滅性的。

大衛.哥本海默很快得出了對自己最為有利的結論。他的第一目標是切割和波動的關係,第二是小心掩蓋真相而不是揭穿它,第三是將波動的投資連本帶利悄悄地收回。

捋清了思路,他對傑夫.戈德曼和氣地說:“傑夫,你是該退休了,忙碌了一輩子。辭掉波動基金的審計責任吧。相信我,那對你只能是麻煩。”

傑夫.戈德曼雖然不是最聰明的那一類人,但對金融界的罪惡還是很了解的。原以為王響也只是玩點小花樣不想讓投資者知道而已,但從大衛.哥本海默的態度,他認識到事情可能比他想像的要嚴重得多。他清楚一個會計師玩忽職守的後果,如果索賄受賄就是同夥。他很爽快地答應了。雖然很捨不得波動基金那份不勞而獲的豐厚收入和源源不斷的賄賂,但此時對他更重要的是要善始善終。

“不要向任何人提起我們今天的談話,包括王響。祝你好運!”大衛.哥本海默冷冷地丟給他最後一句話。

第二天,傑夫.戈德曼就以身體不好要退休的理由提出要辭去波動基金的審計工作,王響立刻就答應了,還問傑夫.戈德曼是不是又什麼事情需要他幫忙。傑夫.戈德曼知道他的意思,但謝絕了王響。王響雖對這個結果有些詫異,但更多的是解脫,他一直認為傑夫.戈德曼是一顆定時炸彈。

從此以後,大衛.哥本海默就再也不在任何場合提及波動基金。也開始了逐漸從波動基金贖回投資。他不能著急,不能留下任何“知情”的痕跡。

顯然,他的目的達到了。

大衛.哥本海默看了波動基金法律顧問發過來的波動投資者名單,都是機構投資人。他估計這些投資者都不敢將問題公開,他也認為對他自己最有利的做法就是保持沉默。只要其他投資人不上法庭,他們就拿他沒辦法,只能嚥下那口氣。千萬不能讓政府摻和進來,因為政府機構從來就是成事不足,敗事有餘。

“一個聰敏又有野心的人。可惜對華爾街只知道了點皮毛,就想飛起來,太不知深淺了,豬怎麼能飛上天呢?。”想到王響,他重重地嘆了一口氣,畢竟是他把王響引上了華爾街的金融之路。

(待續)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