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夢斷華爾街

董潔林

第十二章 金融海嘯

12.5

波動基金的投資者們聽到王響溺水死亡的消息後,知道大事不好,紛紛猜測出事原因以及計算他們自己可能的損失。華爾街的人對這些事很敏感,因為他們見得太多了。

特別是現在,金融海嘯已經登陸了。市場認為一場百年不遇的危機即將到來,股市的恐慌指數達到了有史以來的新高,道.瓊斯指數每天都在瘋狂地波動。

這天中午彼得.林奇和約翰.斯芬伯格又相約來到了磐石俱樂部用餐。他們要侍者將餐飲都送到了預定的房間。兩人默默地吃飯,氣氛有些沉悶。雖然都知道今天的話題是什麼,但誰也不願先開口。

現在他們已經很清楚,王響很可能是自殺。劉克楊已經把自己的一些猜測委婉地告訴了他的老闆彼得.林奇。他們意識到波動基金實質上是一起“龐氏騙局”。

這是兩個自以為絕頂聰明的人,在華爾街叱吒風雲幾十年,從來就是佔別人便宜的主,今天卻居然讓一個毛頭小伙子騙了,丟了錢不說,一世英名毀於一旦,心裡的五位陳雜是難以啟齒的。

“今天的鱈魚做的不怎麼樣。”林奇把吃了一半的盤子推了推,又將刀叉放在上面。

斯芬伯格的胃口也不好,盤中的牛排至少還有一半。他用餐巾布擦擦嘴,也草草地結束了午餐。

侍者進來送咖啡,一杯用阿拉比卡咖啡豆做的拿鐵是為斯芬伯格準備的,另一杯巴西咖啡豆現磨現衝的黑咖啡放在了林奇桌上。他對兩位常客的嗜好很了解。

“有關波動基金,我們應該討論一下對策。”斯芬伯格開了口。

“當然。”林奇立刻應答。

他們現在沒有時間和精力互相埋怨,必須同舟共濟,共度難關。

他們互相交換了一下彼此基金可能受到的損失。斯芬伯格的投資是一億美元,如果損失80%,那麼就丟了八千萬美元只剩兩千萬美元了,賬面的所謂“盈利”,沒有意義。

LCG投給波動的資金是兩億美元,加上所謂的賬面盈利,應該是3億美元。自從劉克揚來了之後,LCG從波動兩次贖回了一億五千萬,那麼賬面上在波動基金的還有一億五千萬而實際資金只有五千萬。林奇有些後悔當時為什麼沒有聽劉克揚的將所有的對沖基金贖回一半,那麼公司的損失就會小很多。

金融交易是沒有後悔藥可吃的。

他們接著又討論瞭如何盡快從波動取回剩下的資金。其實在如何取回資金的問題上,他們的利益並不一致。像斯芬伯格這樣的新投資者希望按實際投入數字計算,這樣對他最有利,而像林奇這樣的老投資者則希望用賬面資金來算比較有利。在如何分配利益上他們顯然不能在一頓午餐會上達成一致,同意交給各方的律師協商​​細節。

但他們一​​致認為,這件事必須在保密的情況下進行,在華爾街,以致整個金融界,“信譽”是一種非常特別的“資產”,積累起來過程漫長,而損失起來則可以是一瞬間,也應了中國人的那句老話“積累猶如針挑土,流失猶如浪淘沙”。他們絕不能讓新聞界以及彼此的客戶知道真相,否則他們的客戶就會像洪水一樣地抽資逃跑,而他們的基金將在一夜之間倒閉,他們這兩張老臉在華爾街也就不能再混了……

對,當務之急是掩蓋真相。即所謂“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這兩個見過許多大風大浪的華爾街“老江湖”雖然在這裡強作鎮靜,但心裡其實也沒有底是否能躲過這一劫。

這一次的金融海嘯太邪門了,即使將波動基金這件事捂了下去,把不住又會冒出個其他的惡夢來。只能是走一步算一步了。

還有一個讓他們不放心的就是波動的那個法律顧問保羅.奧森,他們不知道這個人的來路。他是王響的同夥嗎?他在這個時候想撈什麼利益?他會不會在這個問題上也保持沉默?

任何不確定的因素就是一份危險。這兩個華爾街的老江湖深知這個道理。

在這個問題上,這兩個老江湖得出一致意見,就是立刻由投資者成立一個委員會,要求法庭查封波動的所有財產和文件,盡快將這個保羅.奧森踢出局並穩住他,同時立刻調查保羅.奧森的背景,以定下一步的行動。

彼得.林奇和約翰.斯芬伯格午飯後立刻開始行動。他們的分工是彼得.林奇調查保羅.奧森的背景,而約翰.斯芬伯格和其他的主要投資者秘密聯繫以爭取達成一致意見。

彼得.林奇僱用了一家私人調查公司,很快就得到這個保羅.奧森的相關資料。此人居住在佛羅里達州的棕櫚灘,是一個名聲不好的金融律師。曾經多次因為有夥同他人欺詐投資者的嫌疑而被人投訴,因而引起政府有關機構調查,但都被他躲過。調查結果也顯示保羅.奧森多年偷稅漏稅,國稅局雖然幾年前查過他的報稅記錄,但因證據不足而未能懲罰他。這個私人調查公司,對保羅.奧森在棕櫚灘的一些欺詐案和偷稅漏稅的歷史提供了詳盡的證據資料,足以起訴他。

然而這份調查未能探知保羅.奧森和王響的關係詳情,結論和公開資料差不多,只是說保羅.奧森是波動基金的法律顧問,他同時還兼任其他幾個公司的法律顧問。

約翰.斯芬伯格這邊與投資者的聯絡很順利,所有的機構投資者都與他們原則上意見一致,認為處理這件事的首要原則是“保密”。波動基金的個人投資者很少,各個機構投資者同意一起承擔那些個人投資人的損失,條件是簽定保密協議。

幾天后,他們再度在磐石俱樂部聚首,交換了彼此的進展情況。讓彼得.林奇意外的是,約翰.斯芬伯格拿出了一個大文件信封,這是一份寄自佛羅里達州棕櫚灘的文件,收件人是約翰.斯芬伯格。

約翰.斯芬伯格說這是一份剛剛寄到他們家的文件,寄件人沒有提供姓名。看郵戳是在王響死後10天左右從佛羅里達州棕櫚灘的一個郵局寄來的。文件的內容提供了很多關於保羅.奧森如何欺騙投資者的劣跡,也有不少受欺騙的投資者的名字和聯繫方法,很多內容與彼得.林奇僱用那家私人調查公司的報告一致。但特別的是,這份文件還提供了這個保羅.奧森在波動所扮演的角色的細節和很多證據,基本結論就是保羅.奧森是將波動基金從一個正常運作的對沖基金引導到一個“龐氏詐騙”案件的設計人,然後又充當了波動基金進行詐騙的執行人。

這份神秘的文件給這兩人太多疑問,文件是誰寄出的?寄件人的動機是什麼?他為什麼知道這麼多?寄件人作為一個知情者會給約翰.斯芬伯格和彼得.林奇等的金融機構造成什麼麻煩?

很多問題他們都沒有答案,他們猜想寄件人應該是個波動基金的知情人,也許和保羅.奧森有多年仇恨的人,一直在收集他的罪證,但此人也許沒有能力對他實施報復,於是就想假借他們的手,懲罰這個惡人。

斯芬伯格告訴林奇,收到這份文件後,他首先想到可能是王響的前妻李燕所為,但調查顯示李燕和佛羅里達沒有任何電話往來,她自己去訪問佛羅里達也是5年前的事了,那次是帶兒子參觀迪斯尼樂園。最主要是想不出來她這麼做的動機。於是就把她給否定掉了。

現在約翰.斯芬伯格認為嫌疑最大的是原來受害於保羅.奧森的投資者,這些人大部分還住在棕櫚灘,他們有充分的動機做這件事,很可能此人買通波動現有的員工獲得有關波動的信息。他們認為有些波動員工應該有條件接觸到一些波動的敏感信息。當然這份文件中的很多信息,根本不是一般員工可以知道的。所以這種假設也不完美。

而這份文件的真正提供者王響,已經被他們排除在外了,因為王響於郵件寄出的數天之前就已經死了,再有,王響也沒有理由和動機出賣他自己。他們不知道王響也曾經被保羅.奧森等人騙取1百萬美元,也還沒有聰明到可以想像王響臨死前在佛羅里達棕櫚灘機場停了一小時,然後和那個小書店的女店員之間有了那個簡單的約定。

不管真相如何,他們希望這個人對他們不要有什麼其他的意圖。從此人匿名提供如此完整的文件而又沒有提出任何要求,這個假設應該成立。這其實是他們最願意看到的情形,他們現在只能相信這個假設,並且按照這個假設來行動。如果寄件人有其他的企圖,那麼他或者是她遲早會自己現身來找他們。

看了這些文件,他們有一個結論非常清楚,那就是文件提供的事實是真實的,這個保羅.奧森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危險小人,他作惡多端,他們不能相信這個小人的任何承諾。如果想要他對此保持沉默,只有一個辦法,那就是死亡。

“一個人渣!”他倆幾乎同時喊出來。約翰.斯芬伯格和彼得.林奇交換了一下眼光,彼此都很清楚下一步該如何行動。

(待續)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