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夢斷華爾街

董潔林

第十一章 黃色潛水艇

11.6

王響乘坐的三角航空公司波音737飛機大約一個多小時就從紐約的肯尼迪機場到達了佛羅里達州的棕櫚灘機場,他需要換乘另一班飛機去舊金山。

棕櫚灘機場是一個小機場,他只需要幾分鐘就可以從一個候機點走向另一個候機點。在途中,他拐進了機場的一個賣書報的小商店,書店此時沒人,他徑直走到收銀台。

“女士,能否請你為我做一件事?”他將一個封好的大文件信封放在收銀台上,對收銀員請求說。

“什麼事?”收銀員是個慈眉善目的中年大嫂。

“能否請你將這份文件幫我寄出去?地址都已在信封上,郵票也已經貼好,只需找一個方便的郵筒投進去就可以了。”王響說。

收銀大嫂看了看那個大文件袋,是郵寄到紐約的一個地址。同時她也看見的王響放在文件袋上的那一百美元,她知道這可能是做這件小事的酬勞。但她還是多心地問道:“機場裡面就有郵筒,你可以自己投進去。”

王響說:“是這樣的,這份郵件需要在10天之後投遞,否則收信人將不在家,收不到東西,郵件就可能遺失。我準備出國一段時間,只好拜託你幫幫忙了。”

這舉手之勞,既幫了別人的忙,又得到了100美元的收入,這是一個收銀員10個小時的工資,收銀大嫂於是愉快地答應下來了。 “你可以完全放心。”大嫂微笑著對王響說。

王響將文件包和那一百美元交給了那位大嫂,然後繼續乘飛機飛往舊金山。

下午4點多,飛機到達舊金山,王響自己租了一輛汽車,沿著280公路開回到他位於洛加圖山的家。他想最後看看妻子和兒子。

他很喜歡在280號高速公路上開車,今天路邊的景色就更加讓他著迷了。這是一條蜿蜒曲折躺在矽谷靠太平洋的那道山脈懷裡的高速公路,因為有海洋空氣的滋潤,路邊山巒上的樹草常年鬱鬱蔥蔥。現在是九月中下旬了,山里已經開始出現霧氣,在這片丘陵之中繚繞,有一種神秘的美麗。矽谷的雨季很快就要到來了。

他的車來到了帕洛阿爾托(Palo Alto)城市附近,這裡是著名的斯坦福大學所在地。他一直對大學有一種莫名的嚮往,是一所又一所著名的大學,像玩接力賽一樣,把他這個農村的孩子送上了人類智慧的尖端。每次有朋友來訪矽谷,他都會帶他們參觀斯坦福大學。他本來應該有機會在這樣一個美麗的校園裡成為一個桃李滿天下的學者的……

他打開了車窗,風呼呼地勁吹過來,打在他的臉上,好像有幾分疼痛。他一踩油門,車加速,帕洛阿爾托很快就被拋在了身後。

最後他的車從Arastradero 路的那個出口下了280高速公路,開進了一片掩藏著不少豪宅的小丘陵之中,這裡就是矽谷著名的洛加圖山市了。它是矽谷最小的一個城市,總共只有9千來個居民,是許多矽谷公司的老總們選擇這個安靜的小城市安家。

王響沿著曲曲彎彎的山路開了一會,最後將車在離家一條路的地方停下來,然後徒步走過去。家裡的門口已經掛了一塊“房屋待售”的牌子,他知道是燕子在賣房子- 為了他。

他繞過了一片小樹林,悄悄走到了家里後院附近,躲了起來,他不願意讓他們看見他。一隻公鹿走過來在他的附近吃草,他們互不干擾。

等了一陣,燕子和小胖豬終於出來了。他們都穿了同樣的椰子樹圖案的T恤衫,這款T恤衫王響也有一件,是他們全家去夏威夷旅遊的時候買的,燕子當時說這是“家庭團隊服”。我已經不屬於這個團隊了。

T恤衫裹在兒子小胖豬身上已經有點緊,他又長高了、長大了。好好照顧媽媽,男子漢。王響在心裡說,眼淚止不住地流了出來。

母子倆有說有笑地拿著工具開始種些花花草草,大概是希望在賣房前將院子打扮得更漂亮些好賣個好價錢。太遲了,也太少了。王響很感動。謝謝你們。

他聽不見他們說什麼,只能猜測。他們說什麼呢?是談兒子學校的事嗎?不會,不管是爸爸還是媽媽和兒子談學校,他都會想辦法盡快把他們給糊弄過去,不會是像現在這麼開心。也許是談兒子喜歡的軍事題材?也不會,這是他和兒子的專項對話,燕子插不上嘴。也可能他們是在說暑假的計劃?

他想起了兒子小時候,大概是一歲多一點,很喜歡坐在他的肩膀上,在家裡走來走去。他說:“寶寶好重”,兒子就說:“寶寶是小胖豬。”

“小胖豬……”他輕輕地叫了一聲。

他們現在也許是在談論他這個爸爸? ……燕子告訴兒子他們離婚的事了嗎?兒子一定很失望? ……他心裡一陣抽緊。

這是多美的一幅圖畫!他飢渴地看著,希望記住這每一個瞬間。最後天色漸漸晚了,妻兒收拾好東西進房去了。王響很捨不得他們的離去,他又默默站了一會就走了。

他是該走了。

對於人生最後的一天他已經想過了好多次,所以並不感覺那麼害怕,只是一直在腦子裡辯論用什麼方式離去更有意思。上吊和吃藥都太女人氣了,跳樓可能會嚇著很多人,開槍應該很痛快但缺少創意。

對了,臨走之前應該玩一玩。好吧,去夏威夷潛水。

王響乘飛機來到了夏威夷檀香山,然後又坐船去了最邊遠的可愛島(Kauai Island),這裡比較清靜,沒有人打擾。幾年前,他們全家來夏威夷度假,就是來的這裡。

可是景色依舊,人事全非。

他在島上租了一條小遊艇,買了全副的潛水裝備,然後就駛向當地人告訴他的最美麗一片礁石海域。

海天一色,駛向大海就猶如進入藍天,感覺好極了,海風吹得他很舒服。一生中的那些精彩片斷這時不可抑制地蹦出他的腦海,有些像是發生在昨天,有些又模糊遙遠。

媽媽說,他的生命開始於一聲響亮的啼哭。人們千古都在辯論人之初是善是惡,但有一點是肯定的,就是,人生下來,都不是罪犯。基督教認為人有原罪,但這並不是法律意義上的罪犯。

他曾經是一個勤奮好學的少年,從貧寒和閉塞的山里,走進了大都市與全國最優秀的青年為伍;他也曾是一個才華橫溢充滿理想的青年,憑藉自己的能力和師長的幫助,走向了世界,活躍於當代頂尖的聰明人之中。

他的聰明讓他從農村走進了華爾街,可是短短的華爾街是一個巨大的迷宮,他迷失了沒有智慧走出來。事實上,進入華爾街的人,很少能夠出來,那是一個貪婪的黑洞,華爾街人都給套牢了。

他期望可以進一步而走進歷史,與人類歷史上的名人相提並論。沒想到結局竟淪落為罪犯,當然也沒有撈上“遺臭萬年”的資格。

他曾經抱怨命運讓他出生於農家,因此他的每一樣成就都需要比別人付出更多。然而又有幾個出生富貴的人能走到他的高度?如果再用“出生貧寒”做藉口,是辱沒先人。如果父母知道他的所作所為,也會疼心疾首地罵:你個賊!

我回不去了。即使是北川王家山上那片亂墳崗,雖然淒涼,但都是乾淨的。如果人真有靈魂,那麼他也只能是孤魂野鬼了。

此時他心中雖有幾分悲涼和孤獨,但並不後悔。如果人生從頭來過,他也不願再回到封閉的山里,終生修理地球,最後葬身亂墳崗。

他已經穿戴好了潛水的裝備,準備入水了。這時,他看見一條鷂魚在海面一躍而過,幾隻海鷗停在甲板上“嘎嘎”地叫。兒子小胖豬調皮的聲音和妻子燕子溫柔的笑容出現了。

不知道兒子將來會成為什麼樣的人?又有誰陪伴燕子過完下半生?

他又想起了北川中學廢墟上的楊老師有關“聰明”和“智慧”的談話。他好像明白了其中的含義。但願燕子能讓他的兒子比他多一分“智慧”。

燕子……小胖豬……他心裡發酸,猶豫了一下,重新打開衛星導航的電話,將那首甲殼蟲樂隊的“黃色潛水艇”的歌曲發送給了燕子,然後就大步從遊艇的甲板跨入了海裡。

海裡的美景仍然是那麼迷人,他自由地遨遊於魚群之間,穿梭於珊瑚礁之中。逐漸地,他感覺到呼吸有些不暢,氧氣快用完了。我該走了。

他已經開始嚴重缺氧,手腳不聽使喚地亂揮亂舞,驚得一群小魚四處逃散。他下意識地將已經不能提供氧氣的潛水面罩扯開,本能地張開嘴巴,一股苦澀的海水沖進他的肺部,他被嗆得生疼。

“救救……我……”他在心裡叫喚,恐懼此時如狂潮般襲來,他沒有想到溺水而死盡然是如此恐怖。他掙扎著企圖划水上浮,但一切都來不及了,他揮舞的手腳逐漸慢下來……

此時遙遠的地方好像傳來一陣音樂節奏,讓他身心慢慢地安靜下來,是那首“黃色潛水艇”。

在我出生的那個城,住著一個航海的人

他告訴我們,潛水艇裡的傳奇

於是我們航行,直到天亮,大海泛藍

我們住在波濤下面的,那艘黃色潛水艇

我們都住在黃色潛水艇

黃色潛水艇啊,黃色潛水艇

我們都住在黃色潛水艇

黃色潛水艇啊,黃色潛水艇

……

(待續)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