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夢斷華爾街

董潔林

第十一章 黃色潛水艇

11.4

“哈哈,好個溫馨的廊橋會。”一陣笑聲打斷了王響和李燕的卿卿我我。劉克揚從林蔭道上走了過來。

“劉克揚?你也回國來了?”李燕很驚喜在復旦園碰到了老同學。然而此時王響最不願見到的人就是劉克揚。

“是啊,看奧運會,百年難遇的機會。”畢業後,劉克揚是第一次再見李燕。 “李燕還是風采依舊啊。”

“都老太婆了,還拿人開心。你來復旦是找人還是舊地重遊?”李燕問道。

“遠在天邊,近在眼前。我是來找王響的,需要和他談談我們LCG有關審計波動的事…”

“老同學一見面就談工作多掃興?我們還是敘敘舊,說些開心的事。”王響打斷了劉克揚的話,並用眼光制止他說下去。

劉克揚立刻理會了王響不希望李燕參與他們的談話的意圖。於是就哈哈哈地將話題轉去了談論老同學和老師的近況。談了一會兒,劉克揚沒有離去的意思,他好不容易找到了王響,今天一定要將審計的事與王響談談。李燕看天色不早了,就提議一起去吃晚飯。

但王響說:“李燕,我和劉克揚還有些事情要談,你先回去吧。”聲音又恢復那種距人千里之外的冷淡。他知道危機又在敲門了,必須和李燕保持安全距離。

大家都是聰明人,李燕看見了王響和劉克揚之間的眼色交換。她突然明白王響的麻煩和錢有關,也和劉克揚的LCG公司有關。

也許劉克揚能幫我解開這個謎。李燕想。

她有幾分不捨地看了王響一眼,但還是轉身走了。她相信王響不讓她參與這些事有他自己認為重要的原因,她需要給男人留足夠的空間和麵子。

“燕子,自己在家別忘了把門窗關好了。”王響的聲音從她身後傳來。

李燕心裡一震,“他在向我告別嗎?”她的腳步停了一下,但沒有回頭。

我不會和你告別。她要盡快結束中國的行程,回美國把房子賣了,也許可以幫王響填補一些虧空。沒有丈夫的房子,根本就不是個家。

李燕走後,劉克揚說:“對不起,打擾你們夫妻的雅興了。我也是被老闆催的沒辦法。”

“沒什麼,我和李燕已經離婚了。”王響淡然地說。

劉克揚吃了一驚,不知道該說什麼,又覺著剛剛看見他們在一起不像是感情破裂的樣子,但也不好再追問下去,於是自嘲地說:“現在咱們倆可以結伴去外灘喊一嗓子了。還可以比一比誰的回頭率高些。”

“關於審計的事,你看能不能再推一推?我最近精力都在四川方面了,有點顧不上。”王響知道劉克揚要談的主題,於是就直接說了出來,顯然是希望這個老同學再幫幫他。

“這個情況我也清楚。我已經為你推過幾次了,現在老闆已經下了最後通牒,下個星期必須開始審計,我也無能為力了。”如果劉克揚不知道波動的違規操作情況,或許還會再為他爭取一些時間,但是現在不一樣了。對於一個自己都懷疑的可能的金融詐騙,他希望盡快水落石出,真相大白。

“如果我不同意呢?”王響很不高興。

“那我們就只好立刻全部撤資了。”劉克揚絲毫不願退讓。

“這太過分了吧,聽上去像是最後通牒。至於嘛,老同學!”王響試圖敷衍劉克揚。 LCG這個大客戶的全部撤資對於波動基金是一個很大的衝擊,王響當然不希望現在發生這種事,他需要資金來扳回投資損失。

“那是因為我知道得太多了。”劉克揚嘆了一口氣。

“什麼意思?”王響有些警惕。

“我認為波動基金提供給LCG的數據是假的。”劉克揚冷靜地說。

“你說話要有根據。”王響吃了一驚,心裡在快速猜測劉克揚都知道了什麼。

“我有感覺,但沒根據,所以要求審計。”劉克揚說。 “波動提供的交易數據細節太完美了,根本不能用任何模型重複。還有波動提供給LCG的數據所呈現的交易風格,根本不是你王響所為,而波動並不存在第二個交易員。我還知道,波動在中國有很多違規操作,這對於投資者來說是極大的風險,法律風險。”

“細節太完美了?這也算理由嗎?你這樣東拼西湊,分明是找茬,是在嫉妒我的成功吧?”王響嘴上強硬著,心裡在想:“原來是'完美的細節'出賣了我。”

“你應該聽說過一句話就是'完美得不真實- Too good to be true'。至於嫉妒,我曾經是嫉妒過你,也佩服過你。我嫉妒你得到了李燕的愛情,也佩服你能白手起家將波動基金做得這麼好。”劉克揚停頓了一下,接著說“但我現在更多的是為你擔心。”

“擔心什麼?”王響不以為然地說。

“我擔心會看到一個'龐氏騙局'。”​​劉克揚緩緩地說。

'龐氏騙局'?你很有想像力。再說'龐氏騙局'又怎麼樣?美國政府的社會安全保障基金不就是一個公開巨大的'龐氏騙局'嗎?”王響四肢發冷,他明白劉克揚已經將波動的底牌看穿了,但他不會放棄最後的努力。

“再說華爾街的那些金融大鱷,人人都貪婪成性,奢侈無度,用合法的手段去掙不道德的錢。一次又一次地沖垮人家的公司,沖垮一個國家的經濟。你也太書呆子氣了。”王響接著說。

“王響,人必須生活在社會的法律和道德的構架之內,否則就會遭到懲罰。”見王響不以為然的樣子,劉克揚很著急。

“說到道德,你去打聽打聽,從美國到非洲再到中國,我捐了多少款去救濟窮人?我問心無愧。”王響有些激動地說。

“對於你的慈善舉動,我已經聽說了。可是你不能''別人的錢,你沒有權利去任意分配為別人管理的資金。所謂用華爾街大亨的錢去救濟窮人只不過是一個藉口而已。拿LCG在波動的投資來說,那是從退休基金中抽出來的,是千千萬萬個普通家庭在退休後賴以生存的血汗錢。我們每天接觸的這些數字,背後都是一個個鮮活的家庭和他們的寄託的希望。”劉克揚嘆了口氣。

王響這時冷笑了一下說:“劉克揚,你不要告訴我,你進入金融界是為了學雷鋒幫組'千千萬萬個普通家庭'。不要唱高調了,大家都是明白人。”

劉克揚停頓了一下,他知道自己當年進入金融界是因為高薪的誘惑,為此他背叛了自己的理想,現在想來也覺得心裡不舒服。但他還是開口了:“我不是一個高尚的人,加入金融界是因為錢的引誘。但是,我可以拒絕墮落,可以不去害人。況且在現代社會,劫富濟貧的羅賓漢和打家劫舍的梁山好漢,同樣是會受到法律制裁的。”

“你好像認定我違法亂紀了,真無聊。這樣好了,你再給我一個月的時間。我爭取盡快回紐約處理這個事情。到時候實事會還給我一個清白。作為老同學,你不會拒絕這種合理要求吧?”他要利用老同學的關係爭取最後扳回老本的機會。他僥倖地期望在這一個月內,有什麼奇蹟發生讓他再大筆盈利,然後將窟窿填上。

“你是否違法亂紀不是我的事,但我有責任保護我的投資者。”雖然感覺到王響已經在乞求他,劉克揚還是有幾分猶豫。

王響生氣地叫了起來:“劉克揚,你不會以為我會捲款逃跑吧?太可笑了。你乾脆直接起訴我好了,何必繞一個圈子來做什麼審計?”

“看復旦的面子,我同意把審計定在一個月後。再見。”見王響把話說到這份上,劉克揚也只好接受了,也許幾個星期不會有什麼大不了的差別。至少,他有一個確定的審計日期可以向老闆交差了。

他們自然是不歡而散,這對朋友是難以再做下去了。

(待續)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