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夢斷華爾街

董潔林

第十一章 黃色潛水艇

11.3

差不多同時,李燕也帶兒子回到了上海,她住在復旦校園父母的家裡。這次中國之行目的之一是帶兒子來看奧運會的一些競賽項目,同時也希望找到王響和他當面再談一談。

李燕相信王響離婚並非移情別戀而是另有隱情,她也很記掛四川親人的情況。自從從四川回美國後,她給王響發了好幾個EMAIL,回信總是很簡短也有幾分客氣,如“一切都好,謝謝。”明顯地在保持距離。

透過波動基金上海辦公室的人員,她大概知道這一段時間,王響在上海和四川之間奔波。

回到上海的第二天,父母帶小胖豬去街上玩,李燕就去了浦東金融大廈。這是她第一次來到王響的上海辦公室。事實上,除了波動最開始在芝加哥開張的時候,她去看過王響公司,她沒有訪問過任何其他波動的辦公室。

走進浦東金融大廈,她看了看大廈牆上貼的公司名錄,然後乘電梯來到了53層,進入波動的辦公室。

“您好。請問有什麼可以幫您?” 前台一個二十幾歲的女孩熱情地迎接她。

珍妮。李燕從女孩胸前的名牌看到了這個名字。這是一個熟悉的名字,芳芳和她說過,王響在上海的女朋友,就叫珍妮。是她嗎?

“我叫李燕,來找王響。”李燕不動聲色地說。

“王總現在不在。您和他有約嗎?”珍妮待人接物很專業。

“我們沒有約。我可以在這裡等等嗎?”李燕接著說。從這個女孩的反應,她好像根本不知道“李燕”這個名字。這不像是一個和王響有親密關係的人,他不可能連他離婚太太的名字都沒告訴情人。

“當然可以。但是我不知道王總什麼時候回來,請您到會議室等候吧。”女孩把她帶到了會議室。

李燕跟著她來到了會議室。佈置得不錯,但不是王響的風格。她在會議室裡轉了一圈。珍妮出去後,沏了一杯茶送到了會議室。

“我可以在王響的辦公室等他嗎?”李燕問珍妮。

“這個……不太好吧。只有王總自己才可以把客人帶去他的辦公室。”珍妮猶豫地說。

“哦,你不要為難,我是他的太太。在那裡等都一樣。”李燕微笑著說,她當然不會說是“前妻”。

“哦,原來是王太太。對不起,我現在就帶您去王總的辦公室。”珍妮恭敬地說,然後做了個“請先走”的手勢,然後還把給李燕沏的茶也順手帶過來了。

李燕跟著她來到了王響的辦公室。她現在可以100%地確信這個女孩和王響沒有任何私人關係,她對自己的直覺很有自信。

“您是否要我和王總的手機聯繫?”珍妮邊走邊問。

“不用了。我已經聯繫過了,他的手機沒電了。”李燕說。

珍妮把李燕安置在王響的辦公室就回到前台她自己的崗位上去了。李燕在王響的辦公室漫不經心地看著,辦公室佈置的精美豪華讓她吃驚,這和那個原始的波動芝加哥辦公室完全不一樣了。他相信王響有這個經濟實力買這些昂貴的家具和擺設,但他沒有這個品味。

那麼還有一個女人?

張德元在上海看到的應該就是這個珍妮,因為芳芳說過是波動的女祕書,可是從這個珍妮對她的態度和眼神,她完全感受不到一個“勝利者”的驕傲,或者一個情敵的嫉妒,這女孩的眼裡頂多有點“好奇”。她想起來王響說過有一個客戶,熱心幫助他設計波動的辦公室,這裡應該是那個客戶的口味了。

李燕坐在這裡瞎想,有很多疑問。可是我們已經離婚了,挖掘這些還有什麼意義嗎?

李燕看到王響辦公室有一個門,好像是通往另一間房子,她走過去擰開了那門,沒有鎖。開燈一看,這是一間交易室,一張很大的丁字形桌子,放了好幾台電腦……和王響在家裡的辦公室擺設幾乎一模一樣。這才是真正的王響!

等了一會,她不清楚王響到底什麼時候才回來,但她已經得到了很多信息。於是她就在王響的辦公桌上留了一個紙條就走了。紙條上僅僅畫了只燕子。

到了下午,王響終於打電話給李燕了。電話一接通,他就急切地問:“你在哪裡”。李燕告訴他:“在復旦。”然後他就說:“我馬上過來。”

李燕覺得他的聲音裡好像有幾分激動,於是她的心也立刻怦怦地跳起來。她打開箱子,衣服換了一套又一套,只恨自己隨身帶的太少了。

“也許……”她腦子不停地胡思亂想,弄得自己一會兒笑一會兒哭。她最後挑了套米色真絲的無袖套裙,別上那枚結婚十年王響送給她的燕子形狀的鑽石胸針,就急切地出去了。

他們約定在學校理科圖書館的附近見面。她知道自己出來得早了些,於是就在校園裡慢慢地散步。可能是暑假期間,路上行人稀少。穿過曲徑通幽疊山枕水的燕園,繞過那棟羅馬建築風格的樓房“小白宮”,就到了那條當年被他們稱為“小淮海路”的林蔭道了。

路邊的梧桐樹將午後的斜陽遮得很密實,盛夏季節這裡也陰涼清新。一陣輕風吹過來,二十年前的往事,就順著這條林蔭路徐徐迎面湧來。

“小淮海路”和它的蔭涼曾經屬於李燕和王響。多少個清晨和黃昏,他們沿著這條路在宿舍、圖書館和教學樓之間或匆匆而行或牽手漫步。

“一恍二十年了。”李燕覺得時間過得好快,“小淮海路”上已經物是人非。

有人解釋愛因斯坦的相對論就是“幸福的時光讓人覺得短,痛苦的時間讓人覺得長”。她的幸福時光在幾個月前嘎然而止。我不能放棄。

站在理科圖書館的門前,李燕遠遠看見王響走了過來,腳步帶著小跑。 “還是那個王響。”李燕鬆了一口氣,對王響的肢體語言,她太熟悉了。只是整個人穿戴得土拉巴幾的,一副落魄的樣子。李燕肯定地笑了“他沒有別的女人!”

看人不能只聽其言,還得觀其行。王響一直都在言不由衷!李燕此時很開心,很長時間都沒有這麼開心了。前一段時間生氣加上傷心,讓她的眼睛看不見真相,心也不能辨別真偽。

“這麼熱的天,你跑什​​麼?”李燕怪罪地說,還是那種妻子的口吻,像什麼事都沒發生過一樣。多少天沒換衣服了?皺巴巴的。”

“對不起,我來晚了,燕子。”王響看著李燕,盡量抑制自己激動的情緒。

遠遠地看見李燕站在圖書館前的梧桐樹下,倩影依依,讓他有種時光倒流的感覺,他多麼希望沿著時光隧道回到二十年前。

過去幾個月他收到了李燕的所有電子郵件,每次都會激動好長時間才能平復。但他不能和李燕的距離太近,怕事情沒有轉機,再次傷害她。但當他知道李燕和兒子來了中國,就再也忍不住地以最快的速度趕來了。

聽到他這一聲“燕子”和聲音裡夾帶的溫柔,李燕的眼淚忍不住就留下來了。他沒有變,依舊是我的愛人。

“哭什麼?別人還以為我在欺負一個老太婆。”王響希望開個玩笑,但心裡也是一陣發酸。

“你還沒欺負人嗎?騙我離婚。”李燕的眼淚更是打開了的水龍頭,不可控制地大流了起來。

王響連忙伸手給李燕擦眼淚,手有些微微顫抖。一陣茉莉花的香氣從李燕的身上飄過來,王響覺得心旌搖盪……

“別難過了,事情會好起來的。”他一不小心就像是默認了離婚是另有隱情。此時的王響比任何時候都希望將波動基金的麻煩解決掉,然後與燕子和兒子重新在一起。

李燕停止了哭泣,這次,她不想和王響再繞圈子,急切而直接地說:“你是不是遇到什麼麻煩了?我能做什麼?”

王響嘆了一口氣,知道瞞不過李燕,但也不願意她攪合進來。就敷衍說:“是有些小麻煩。但你幫不了什麼忙,只要你好好帶著兒子就行了。目前這樣的安排是最好的了。”

最近雖然LCG沒有繼續在審計問題上催促他,但危機並沒有過去。近幾個月由於四川地震,他花了很多錢,而股市方面也變得更差,於是波動基金的漏洞越來越大了。但他不會放棄最後的努力的機會。

“帶兒子用得著你說嗎?可是你不要把什麼都扛在自己身上。”李燕焦急地說。

王響不願意就此事再討論下去,就將話題轉向了兒子。李燕于是又將兒子的近況大概介紹了一下,她要王響著今天抽空帶兒子去看一些奧運會在上海賽區的比賽,王響同意了。然後她又問起四川親人最近的情況。王響告訴了她,姐姐一家被安置在上海的情況。

“姐姐交給我來照顧吧,我對上海比你熟習,做事方便。”李燕想到了這件可以做的事,王響點點頭同意了。李燕很高興,因為王響還是把她當成家里人。

她在考慮接下來要和王響去哪裡,她不想把王響帶回家,她希望今天晚上他們能單獨在一起。是回浦東的公寓,還是找個旅館?

(待續)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