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夢斷華爾街

董潔林

第十一章 黃色潛水艇

11.1

轉眼到了8月,奧運會馬上就要開始,劉克揚啟程回中國。

在過去的幾個月,老闆彼得.林奇幾次催促他對波動基金進行審計,但都被他用王響在為地震的親人善後擋了過去,再推有點說不過去了。再說他也很想看看2008奧運會,就定在8月中旬來中國找王響談談審計的事,公私兼顧一舉雙得。

他的中學同學嚴曉舟開著一輛嶄新的凱迪拉克來機場接他。嚴曉舟畢業於復旦經濟系,現在上海一家證券公司任副總。他們在中學是最好的朋友,當年一個上了文科,一個學了理科,繞了一圈,現在又變成了金融界的同行。

坐進了豪華舒適的凱迪拉克,劉克揚打趣說:“曉舟,股民把你們餵得很肥啊。新車換了一輛又一輛,房子買了一棟又一棟。”

“這兩年是還不錯。不過和你們華爾街的大亨相比,我們就剛剛夠脫貧的水準而已。” 嚴曉舟嘴裡謙虛著,心裡難掩得意。中國這十幾年經濟的突飛猛進,讓一大批人發了,包括嚴曉舟。 “你今天有什麼安排?”

劉克揚拿出手機,說:“我先打個電話再說。”他撥出了波動基金上海辦公室的號碼。電話很快通了。

“波動基金嗎?請王響接電話。”

“對不起,王總現在不在。您是否要留言?”

嚴曉舟在一邊說話了:“你認識王響?那小子可神了。”

聽嚴曉舟這麼一說,劉克揚沒有留話就掛斷的了電話。 “王響是我大學同班同學。怎麼,你也認識?”

“這世界就是小,混來混去都是自己人。”嚴曉舟很樂。

“波動基金是我的客戶,他們在中國的所有交易都是我們公司做的。”然後他就大概講述了他所知道的王響的故事。

嚴曉舟說:“王響在中國的投資做的很不錯,尤其是在2007年,大賺了一筆。他的投資都是大進大出,市場大波動抓得準。2006年初開始入市,兩年下來差不多百分之三百的回報。這小子0711月在市場頂點時差不多全數賣出,

過今年34月份又進場,現在給套牢了。我聽人說他在美國市場也做得很好,最神的是在1997年的亞洲金融風暴中大撈了一筆,幾個月就翻番。國內不少有錢人都私下找他投資美國,一方面分散將資金全部放在中國市場的風險,另方面也希望將資金轉移國外。”

劉克揚聽了覺得不對勁。這樣的操作風格和他看到的LCG的“2號基金”的投資數據相差甚遠,更本不像是同一個人所為。一個人的投資風格基本上是這個人的天性決定的,猶如一個人的文章和字跡,不可能隨便變化。

“波動基金在中國有多少可轉換債券的倉位?”他想起LCG在波動的投資中,有一小部分中國公司的可轉換債券。

“王響從來不做可轉換債券,這對他太沉悶了。”嚴曉舟肯定地說。

“曉舟,能不能讓我看一看波動基金的交易數據?”劉克揚好奇地問。

“這恐怕不行。我們對客戶資料有保密的義務。”嚴曉舟猶豫。

然後劉克揚就說了他們LCG資產管理公司和波動基金的關係,以及他這次來中國的目的之一就是搞清楚波動的投資情況和可能的風險。他只是簡單看看波動的交易情況,不會拷貝,請求老朋友幫幫忙。

嚴曉舟考慮了一下,最後同意了。 “我可以讓你看一個小時。但絕不會承認這件事發生過。”其實,嚴曉舟願意承擔風險的原因,是希望將自己的妹妹介紹給劉克揚。

劉克揚說了一聲“明白”,他們就直接開車去了嚴曉舟的公司。

嚴曉舟所在的證​​券公司其實也在浦東的金融大廈,與波動基金在同一棟樓裡,不同的樓層而已。劉克揚坐在嚴曉舟的椅子裡,目不轉睛地看著波動基金賬戶裡的數據。

“怎麼波動基金登記的不是外資企業而是內資企業?還有波動在中國的法人代表也不是王響?”一打開波動基金賬戶,劉克揚就注意到了這個。

“你可能對中國情況不太了解。外國人和外國機構一般是不容許在中國的股票市場交易的。要取得QFII的資格- 即所謂的合格境外機構投資人(Qualified Foreign Institutional Investors),批准門檻是很高的。到目前為止,也就是世界上最知名的一些金融機構得到了這種資格。所以不少像王響這種中國通,就用親屬的名義在國內開一家內資公司,然後用這家公司的名義在股市上投資。我們有不少這樣的客戶,只不過一般規模比波動基金要小。”嚴曉舟顯然是這方面的行家。

正如嚴曉舟所說,波動在中國的股市投資是大進大出。這樣的交易風格,如果賭對了市場的方向,盈利會不錯。但從風險管理的角度,是災難性的。劉克揚一邊看數據,一邊心算該投資組合的震盪幅度和風險係數,大大超出他見到的“2號基金”的投資風險,可以說根本不是一個數量級。絕對不是同一個交易員所為。

“波動基金在中國還有別的交易員嗎?”劉克揚疑惑地問。

“他們僱的人好像都是打雜的,好像沒做什麼交易。”嚴曉舟回答。

“你確定波動所有的交易都是在你們證券公司做的?”劉克揚要確認這一點。

“肯定。由於波動戶頭較大,我們給他很好的費用折扣。”嚴曉舟肯定地說。

“波動在中國註冊的是一家內資公司,那麼他們的外匯兌換和進出是怎麼做的?”劉克揚又提出了新問題。

“波動的具體情況我不清楚。你知道國內有不少大款請波動為他們做境外投資。如果是我,我可以用中國投資者的錢,投資中國股市,無需匯出。如果這些投資者在境外需要錢,直接從公司境外的戶頭支取即可。據說也有些人將已經匯出境外的資金交給波動投資。”嚴曉舟說。

“這樣操作太不規範了。”劉克揚思索著,他想起了曾經在波動上海辦公室遇到過的那個大款趙總,應該就是這一類人。波動有洗錢的嫌疑。

“你對中國的國情不了解。這些做法其實是很常用的。”嚴曉舟笑了一笑。

“我看見波動的戶頭里最近幾個月有好幾筆大額取款。不知有什麼原因。”劉克揚又問。

“這個我也不清楚。聽說最近四川大地震,王響大筆捐款。親屬安置方面也可能需要錢用吧。”嚴曉舟說。

“如果真是這樣,那他完全把中國的波動基金當成了個人的資產。”劉克揚說。這裡面有太多的問號,他還需要時間整理思路。 “曉舟,太晚了,我們去吃飯吧。”

“走,吃飯去。”嚴曉舟早就等著這句話了。

他們挑了一家上海本邦菜的飯店。一邊吃飯,劉克揚的思路還是沒有從王響的波動基金轉移開來。 “曉舟,國內隨便註冊的一家企業就可以為客戶管理資金嗎?”

“當然不行。只有專門授權的金融機構才可以為客戶做金融服務。而為客戶做境外的投資,更是需要特批,即所謂的QDII - 合格境內機構投資者(Qualified Domestic Institutional Investors)。王響的做法估計是打了個擦邊球。我有一個大款客戶也在波動有些投資,據說於王響簽訂的是藉款合同,利息挺高,比那些正規的境外金融機構要好太多了。” 嚴曉舟將自己了解的情況和盤托出。

“王響這小子挺能冒險走邊鋒啊。”劉克揚略有所思。

(待續)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