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法國總統顧問:中國人省吃儉用卻是供養美國人

法國總統經濟顧問雅克•阿塔利在其新書《國家的破產》中指出:

“月收入不足1000歐元的中國人,卻將省吃儉用的血汗錢供養著收入10倍於己的美國人”。

“中國人負責勞動,美國人負責享受。作為美國最大債權國,中國抱怨借給美國的血汗錢(美元債務)在隨著美元貶值而不斷地縮水蒸發。”

美國對中國的財富掠奪,已經由以往通過貿易和投資為主的外部掠奪,上升到鼓吹把中國經濟直接納入“中美國”計劃經濟調控體系,統一調節“中美國”的經濟發展和財富分配。

這意味著,美國已經不再滿足於獲取中國的部分財富,而是要統一調控中國的全部財富,完全實現“中美國”經濟的一體化發展。中美國”將成為不同於歐盟那種區域經濟一體化組織的新型經濟一體化形式,這種新型經濟一體化形式是虛擬經濟時代殖民化發展的嶄新特徵,它既不像歐盟內部那樣所有成員國之間都是平等夥伴關係,也不像舊殖民體系內部那樣雙方是主僕關係——中國絕非是美國的殖民地或僕從,而是類似於寄生蜂和棉鈴蟲那樣的寄生關係——美國寄生於中國經濟體內,​​耗費和吞噬中國的資源和財富,直到把中國徹底榨乾榨死為止。

或許中國絕大多數老百姓並不知道兩房債券的損失,更不知道為什麼許多愛國學者會對兩房債券的損失痛徹心扉。兩房公司是指美國的房利美和房地美兩家房貸公司,是美國政府為解決美國老百姓的住房問題而建立的住房貸款公司,向美國老百姓特別是低收入老百姓提供住房貸款,讓美國老百姓能夠擁有住房。憑藉美國政府的這些政策,美國成為全世界住房相對價格最低的國家之一,只需23年的家庭收入,就能購買一套帶有車庫的寬敞住房。後來,由於兩房公司濫發貸款,還通過金融創新巧立名目用住房貸款進行金融投機,最終陷入了破產邊緣。就在美國國會討論是否讓兩房公司破產之時,兩房公司的老闆和美國政府官員飛來中國,以債券的方式,從中國獲得了3760多億美元(相當於2.5萬億人民幣),填補了一部分巨額虧空,避免了被美國國會決定破產的噩運。

可是,虧空巨大的兩房公司並沒有因為中國投資而好轉,而是繼續惡化,其中,房利美的股價由99美元下跌到55美分,房地美的股價由48美元下跌到不足80美分,兩房公司股價縮水高達99%,按照紐約交易所關於股價不到一美元必須摘牌退市的規定,美國政府宣布兩房公司摘牌退市,中國3760多億美元,相當於2.5萬億人民幣,就此變成了純粹的紙上財富,而2.5 萬億人民幣代表的實際財富,已經化為烏有。

消息傳來,中國愛國學者悲憤呼號、痛徹心扉,而中國買辦集團新組建的財經御林軍卻蜂擁而出、高調亮相,欺騙國人說“兩房公司債券有美國政府擔保,如同美國國債一樣安全” ,“債券不是股票,公司摘牌退市後一樣能夠收回投資”。由於這些謊言通過包括中央電視台在內的各大媒體覆蓋了整個中國,所以有必要在此告訴大家:

首先,兩房公司債券根本沒有美國政府擔保。美國政府有史以來就沒有乾過這種傻事。其次,雖然從邏輯上講,公司摘牌退市後債券依然存在,但是已經沒有了任何意義,一是就美國市場而言,公司退市後再起死回生的概率微乎其微,比人死後再打開棺材蓋自己跑出來的概率大不了多少,而兩房公司資不抵債的財務窟窿超過數万億美元,即使破產清算排序在前面,也根本收不回任何東西。二是兩房公司退市破產符合美國政府和老百姓的利益,美國根本沒有必要拯救兩房公司,作為貸款公司的兩房公司實際上是一個資產中轉站,它把從中國獲得的現金資產分給了美國老百姓,結果就是美國老百姓欠兩房公司的錢,兩房公司欠中國的錢。如果救活兩房公司,美國老百姓就要償還兩房公司的錢,兩房公司再轉手還給中國政府;相反,如果兩房公司破產,所有債權債務一拍兩散、統統作廢,美國政府和老百姓皆大歡喜,唯一吃虧的只有中國。除非是美國政府腦子進水,甘願為中國利益損害美國民眾和國家的利益,否則,所謂能夠收回2.5萬億兩房投資,無異於癡人說夢。

可見,包括兩房公司債券在內的中國投資,本身就是“中美國”內部轉嫁危機和實現財富轉移支付的一種手段,由此把2.5萬億人民幣的中國住房資金轉移到了美國。目前,中國位居世界最高的住房價格(相對價格)和美國位居世界最低的住房價格(相對價格),就是在這個背景下形成的。如果這2.5萬億資金不是用在美國住房貸款上,而是建立中國住房貸款銀行,按照目前中國銀行業5%資本充足率的標準,能夠建成一個擁有50萬億資產的住房銀行,完全能夠解決中國老百姓的住房問題。可是,這些本來應該用在中國老百姓住房上的錢,卻用在了美國老百姓的住房上,看著美國人用中國資金購買的帶有車庫和花園的漂亮住房,再看看一家三代成為房奴的中國老百姓,怎不讓人欲哭無淚、痛徹心扉。

目前,中國擁有超過2.4萬億美元的外匯資產,相當於16萬億人民幣,約佔全國總產值的一半。這些美元資產所代表的財富,絕大部分都在美國,用於美國的經濟建設和人民生活。如果把這16萬億財富用於改善國內人民生活,用來建立福利住房基金,建立公費醫療基金,建立免費教育基金,由全國13億人民共享這些發展成果,那麼,中國老百姓就會徹底擺脫住房、醫療、教育三座大山的壓迫。可是,那些“美國鸚鵡”一提到這個問題,就故弄玄虛地說什麼“美元不能投資於國內,只能投資於美國”,其實,只要不是喪盡天良,任何一個熟悉金融投資的人都知道解決這個技術問題並非難事,那些金融領域的“美國鸚鵡”之所以故作不知,缺少的並不是知識,而是天良。

現在,人們最難以理解也是最想知道的就是,中國老百姓千辛萬苦創造的巨額財富財富,用1億多精神病患者和自然資源瀕臨崩潰換取的巨額財富,是怎樣落到美國人手中的?是怎樣變成了美國的廉價商品和福利生活的?答案很簡單,就是通過“中美國”的財富轉移支付制度實現的。這種財富轉移支付制度的關鍵,就是形成了財富的所有權與使用權之間的成功分離,中國擁有所創造財富的所有權,美國擁有中國財富的使用權,財富歸中國所有,歸美國使用。

說白了,就是中國做飯,美國用​​餐;中國娶媳婦,為美國生孩子。說到兩權分離這個概念,大概許多中國人都十分熟悉,當初那些官員富豪就是通過兩權分離把公有企業據為己有的,現在美國又採用同樣手法,把中國財富在不改變所有權的情況下,盡數歸於美國使用。中國歷時多年兩權分離的產權改革,到此方算是真正達到了改革目標。

中國在把超過十多萬億人民幣的財富借給美國的同時,卻又向國內老百姓借入了更大規模的內債,僅公開的中央和地方政府的債務就超過14萬億人民幣(其中國債7萬多億,地方債務7萬多億),加之地方政府的隱形債務,負債規模不會低於20萬億人民幣。這就產生了一個問題,中國到底是一個窮國還是一個富國?如果是窮國,就不應該成為全世界借錢給美國最多的國家;如果是富國,就不應該向國內老百姓借那麼多錢。而現在卻是左手向國內老百姓借錢,右手又轉借給美國,中國實際上變成了財政轉移支付中心——把中國老百姓的錢轉移到美國,與金庸武俠小說中的“乾坤大挪移”完全相同,唯一不同的是這裡轉移的不是內力,而是財富。這就是“中美國”財政外匯投資體制的本質。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