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台灣民意支持和平協議公投衝擊兩岸三黨

童清峰

在距離總統選舉約八十天之際,馬英九提出考慮兩岸簽署和平協議,獲得多數民意支持,但意外引發公投之戰,對國民黨、民進黨和共產黨都帶來衝擊。馬英九的公投提議,一度搶奪民進黨的民粹神主牌,但民進黨提出修訂公投法,降低門檻,反守為攻,而共產黨則視公投為洪水猛獸。在公投議題纏戰後,馬英九的支持率下降,僅領先蔡英文三點七個百分點。中間選民的關鍵抉擇將決定誰是總統。

還有八十天左右就投票的中華民國總統選舉,突然進入了「兩岸和平協議」與「公投」的政治雷區,也引爆了兩岸三黨的恩怨情仇,環環相扣,而最後選戰的結果,繫乎難以預測的「中間選民」的最後抉擇。

台灣總統馬英九在十月十七日提出考慮兩岸簽署和平協議之後,獲得多數民意支持,但隨後意外引發一場公民投票(公投)大戰,也對兩岸三黨帶來衝擊。

公投在兩岸極其敏感,北京視之為可能引發台獨勢力上升的洪水猛獸,民進黨當它是民粹的「神主牌」,過去陳水扁時代,多次以公投之名進行政治操作,如公投綁大選等,將國民黨耍得團團轉;這次馬英九主動出擊,以總統的高度拋出和平協議的震撼彈,被視為意欲搶佔政治制高點,並乘機搶奪民進黨這塊神主牌,但也掀起了巨大的政治風暴。

在馬英九拋出和平協議主張後,民進黨總統參選人蔡英文冷不防丟出公投回應,馬隨即跟進,提出公投,開始時讓綠營措手不及,但隨即反擊,雙方即在公投問題上纏戰。

北京對台灣展現高度民意的公投,極為排斥,零四年民進黨推動撤除飛彈的防禦性公投時,不僅中共認為是台獨,美方也強力批判,現在蔡英文就是看準北京絕不可能接受和平協議公投,在確定馬英九也支持通過公投門檻,才會推動和平協議後,企圖透過公投法修法,反守為攻。

這場涉及兩岸三方的博弈,烽火連天,高潮迭起。一開始馬英九率先發難,掌握議題,攻勢敏銳,大出風頭,拉大與蔡英文的領先差距至十個百分點,處於挨打的蔡英文立刻轉進,以公投法修法反擊,招數凌厲,若馬接受修法建議,降低公投須人數過半的門檻,勢必容易被少數選民綁架,屆時台灣想簽和平協議也簽不成,形同破局。前海基會董事長洪奇昌斷言,兩岸和平協議若走到公投這一步,就不必談了。

藍綠在和平協議的交鋒,本質其實是搶位子遊戲。在統獨光譜中,國民黨原來安坐中間維持現狀的中華民國位子,一手還按著統一那端,原來在台獨那端的民進黨眼看國民黨坐收龐大政治利益,悄悄地把身子靠向國民黨,輕易就將國民黨擠向統一那邊,蔡英文並緊咬兩岸洽簽和平協議是「改變現狀」,乘機坐上維持現狀的位子。

和平協議屬政治協商,以目前兩岸的情勢,並無洽簽的急迫性與必要性,馬英九拋出這個議題展現總統的高度,是有魄力的負責表現,但就選戰策略上來講,是利弊互見。根據TVBS民調,支持者達百分之四十六,但也牽動統獨敏感議題。在綠營鋪天蓋地發動公投修法主張,反守為攻,重新掌握議題主導權後,馬就處於被動,氣勢上已落居下風,相當不利。

公投議題刺激選情

馬英九最初提出和平協議,勢不可擋,獲得過半數民眾支持,但一週之後,情勢大逆轉,綠營以重砲攻擊和平協議,並以公投逼馬英九表態後,聲勢大漲,成功吸引基本盤回流,選情一夕劇變。根據旺旺中時民調,藍綠差距縮小至三點七個百分點,逼近歷史新低。在百分之九十有投票意願的選民當中,當三組人選時,馬吳配的支持度是百分之四十點六,英嘉配為百分之三十六點九,宋林配為百分之十點六。藍綠差距由七天前的十個百分點縮小為三點七個百分點,幾乎在誤差範圍,情勢對馬相當危急。

綠營指責與胡錦濤呼應

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十月十日在紀念辛亥百年活動上,「終結兩岸對立,撫平歷史創傷」以及強調「統一」等表述,大陸涉台學者普遍認為,胡錦濤的談話意在推促政治談判、簽署和平協議。其中大陸中國社科院台研所所長余克禮的解讀更直指,兩岸若不能面對政治難題並逐步加以解決,台海的和平與穩定就難有保障,甚至可能出現倒退。

余克禮的「兩岸倒退說」一週後,馬即提出和平協議,時間點相當巧合。政治大學國家發展研究所特聘教授、扁時期曾任陸委會副主委的童振源研判,馬英九是受到對岸壓力才拋出和平協議主張。他認為余克禮的說法不容忽視。

北京對台灣藍綠簽署和平協議掀起的公投戰火,冷眼以對,在馬英九拋出與大陸洽簽兩岸和平協議構想後,大陸海協會長陳雲林隨即回應,兩岸現階段商談還是要「先經濟,後政治」,表現出冷處理的態度。

藍綠戰況激烈,任何一個誤判或疏失都能左右選局,甚至造成逆轉。馬英九拋出和平協議的時間點也被批評,當時綠營正陷入副總統參選人蘇嘉全農舍爭議,天天挨打,英嘉配民調直直落,不知如何脫困,馬的和平協議被視為超級大禮,一下就轉移了農舍焦點,現在不論國民黨立委邱毅如何爆料,媒體已不再追究農舍爭議。蘇嘉全捐農舍時間和馬英九提和平協議在同一天,一位綠營人士笑說,蘇白白損失了農舍,若晚個幾小時,說不定就不必捐了。民進黨總統大選操盤手吳乃仁譏說,馬英九提和平協議,是「頭殼壞去」。

設定議題能力是選戰的關鍵,和平協議被認為是一步好棋,讓馬英九掌握兩岸議題主導地位,左打蔡英文,右邊緣化親民黨主席宋楚瑜,也讓綠營與北京彼此相剋,由於民親兩黨過去在零三年與零四年都分別提出過和平協議的主張與行動,因此,很難站在反對的立場,馬先發制人,立於不敗之地。但接下來的發展,讓馬英九像坐雲霄飛車一樣,從氣勢鼎盛的高處墜入深淵,吉凶未知。

公投事件之後,民進黨指馬派國民黨大陸事務部主任高輝前往大陸說明,但高輝及國民黨對此加以否認。而國民黨強調公投只是民意表達的一種,並全力封殺綠營公投法修法提案。

中央研究院院士胡佛指出,馬英九常被質疑沒有魄力,提出和平協議正是他魄力的展現,同時將自己提高到總統的高度。相對於蔡英文對兩岸的主張空洞、猶豫,馬這個震撼彈,足以召回藍營選民。

和平協議是否只是個假議題?因為它並非現在就要做,期限又長達十年,馬英九若只停留在倡議階段,強調不是現在要做,民進黨也無可如何,但當公投主張出現後,整個輿論走向似乎導向立刻就要進行公投的氛圍,也立即要在立法院攻防,事態發展似超出國民黨先前的評估。

蔡英文批評,馬英九在十七日提出簽署兩岸和平協議的方向,但在社會質疑聲中,四十八小時內數度變更態度,一下宣稱「沒有時間表」,一下「又說不一定要簽」;對於公投的立場,也是反覆不定,一開始態度堅定,翌日卻改口「民調也是選項,透過立法院決議也可以」。

在拋出和平協議之後的情勢因應,馬政府的決策部門之間的溝通聯繫不足。陸委會主委賴幸媛日前在立院接受質詢時,特別表達若民意支持就不用公投,馬英九隔天卻說要公投,上下之間的溝通顯欠整合。

對於和平協議最敏感的洽簽主體,閣揆吳敦義在國會的答詢表示,依國家統一綱領的架構,以「自由地區」及「大陸地區」的名義簽署。這個說法無異坐實蔡英文批評國統綱領是以「一個中國」為前提,以統一為目標,和平協議的協商就是推向終極統一。

但走向支持台獨、當年一手催生國統會的前總統李登輝表示,國統會已經廢除,國統綱領也已廢止,「行政院長連這個事情都不知道,還拿這個出來講!」

藍營決策混亂,直至負責藍營選戰的「台灣加油讚」執行長金溥聰二十三日自日返台才穩住陣腳。面對綠營公投的強烈攻勢,馬英九提出「十大保證」,做為簽署和平協議的前提,意圖以「安定牌」反擊公投,強調在中華民國憲法架構下,民眾有高度共識,兩岸有足夠互信,確保主權獨立完整等十大條件完備才會洽簽。

「十大保證」最重要一點就是強調在中華民國憲法架構下,維持台海不統、不獨、不武的現狀。這是針對綠營批評馬矮化台灣主權以換取和平協議的反制。

值得注意的是,面對綠營咄咄逼人的公投攻勢,馬的「十大保證」中,卻僅一句話,似乎準備棄守公投戰場,不再跟綠營糾纏,這也讓綠營假公投之名的窮追猛打難再激起火花。

根據聯合報民調,有百分之六十七民眾贊成以公投方式決定洽簽和平協議。胡佛認為,與和平協議的高度相較,公投只是「技術性次要問題」。

毋忘陳水扁險勝先例

雖然藍營無意修改公投法,綠營還是可以繼續「玩公投」,最可能的做法是,如法炮製陳水扁之前公投綁大選的操作模式,將總統大選當作和平協議公投炒作,要求支持公投法修法者(或簽和平協議須先公投者)票投蔡英文,陳水扁零四年就是靠這種模式拉抬總統選情,民進黨內部明確表示:「公投綁大選影響了選票的流向,將陳水扁的得票率拉高約三至五個百分點,成為陳水扁最終險勝的重要因素。」

事實上,和平協議是馬英九在二零零八年參選總統時提出的政見,但在三年多任內予以淡化,如今重提舊案,再加入公投主張,但也立刻衝擊民進黨與共產黨,最後也衝擊到國民黨的選情。

公投在台灣的政治性極高,過去陳水扁任內多次藉公投獲取政治利益,卻也撕裂台灣社會,使得藍營對公投一向戒慎恐懼,但它卻是直接民權的展現,很難反對。這場公投大戰衝擊總統選情,但鹿死誰手尚未可知,不過可以確定公投與兩岸和平協議已經攪動選民的心,必將影響關鍵的中間選民的關鍵抉擇。亞洲週刊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