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斯大林獨女斯韋特蘭娜

《斯大林:紅色沙皇》作者 西蒙•塞巴格-蒙蒂菲奧里 為英國《金融時報》撰稿

今年1122日辭世的斯韋特蘭娜•斯大林娜(Svetlana Stalina)以往總是說,父親斯大林(Stalin)“毀掉了我的生活”。她坎坷的一生向人們揭示出,權力是如何破壞、腐化、侵蝕家庭的。即使是在民主國家,無止境的權力欲也是令人疲憊、進而起到破壞和腐蝕作用的。在暴君們的長期統治下,專製程度越高,這種腐蝕性就越強。家庭的溫情紐帶被權力的鐵輪碾得粉碎。大權在握者,比如斯大林和希特勒(Hitler),往往將自己視為無私而孤獨的騎士,在佩劍縱馬前行時被吸引至敵人的疆土。即便對卡扎菲上校(Colonel Gaddafi)、薩達姆•侯賽因(Saddam Hussein)或阿薩德(Assad)家族這類人(在他們眼中,政治就等於王朝)來說,權力也有著至高無上的重要性。

到頭來,正如我們在卡扎菲倒台過程中所見證的那樣,卡扎菲的兒子們預計將淪為他那自戀式妄自尊大的祭品。薩達姆曾竭力不讓他那些惡魔兒子之間的爭鬥失去平衡;他的女兒們則在這場同根相煎的爭鬥中受到打壓,最終,他聽任兒子將女婿殺死,徹底毀掉了一家人的生活。阿薩德家族則深受家族內訌的困擾。卡扎菲培養了幾個性情殘暴的兒子,為將來掌權做準備,盡管他們曾密謀反對他——但這幾個兒子全都在卡扎菲那混雜著撒哈拉版《諸神的黃昏》(Götterdämerung)與阿拉伯版《李爾王》(King Lear)的貝都因悲劇中成為犧牲品。

獨女面對的環境要更為簡單。當我研究斯大林與斯韋特蘭娜的關系時,我發現,雖然斯韋特蘭娜宣稱她的回憶錄開誠布公、揭露了事實真相,但她實際上只是在重述歷史,同時保守了一個也許是她本人的最大的秘密。在有關斯大林的文獻中,我找到了被斯韋特蘭娜略掉或遺忘的一段生活:一方面,她的童年備受嬌慣與溺愛;她父親寵愛她,喜歡親吻她,把自己盤子里的東西喂給她吃,還說她的紅頭發和雀斑就像她祖母凱克(Keke)一樣。另一方面,當她的母親娜佳•阿利盧耶娃(Nadya Alliluyeva)1932年自殺時,斯韋特蘭娜人生頭六年的正常生活也畫上了句號,當時斯大林正面臨他最大的危機——集體化。

斯大林和娜佳的子女——斯韋特蘭娜和哥哥瓦西里(Vasily)被告知母親死於腹膜炎。但當斯大林殺害自己的同志、甚至連斯韋特蘭娜的親人也不放過時,她和哥哥不禁意識到,這個世界正變得越來越黑暗。盡管娜佳的自殺令瓦西里精神崩潰,它卻使斯大林父女的關系走得更近:女兒放學回家後,斯大林和她共進晚餐,並在她的家庭作業上簽字;他還驕傲地把女兒引見給溫斯頓•丘吉爾(Winston Churchill)。如果說斯大林在一生中真心喜歡過什麽人的話,那就是斯韋特蘭娜。“我是他的寵兒,”斯韋特蘭娜說,“他充滿了慈愛。”

我在檔案中找到了他們兩人之間的信件。斯大林稱女兒為“我的小麻雀,令我無比快樂的小東西”。斯大林鼓勵時年11歲的斯韋特蘭娜假扮俄羅斯的獨裁者。斯韋特蘭娜寫信給莫斯科的聯共政治局,命令全蘇聯的學校推遲開學。斯大林的副手在回信中寫道:“向我們的領袖斯韋特蘭娜致敬!我等您推遲開學的命令已經等了20天!”聯共政治局簽署命令時附加了風趣的評語:“同意!您順從的農民!”斯韋特蘭娜在給斯大林的另一封信中寫道:“今日3號令:我命令你向我匯報中央委員會的動態。嚴格保密。領袖斯韋特蘭娜•斯大林娜。”自稱為“您的小秘書”的斯大林答復道:“您的來信為我們在復雜的政治問題中指明瞭方向。”然而,即便是這種縱容式的父愛也沒能抵禦住渴望控制一切的專制念頭:當斯韋特蘭娜發現母親死於自殺時,當她尋求感情上的獨立時,這對父女的融洽關系走到了盡頭。斯大林這個有著維多利亞時代古板的性道德觀、同時又很重傳統的格魯吉亞父親,被女兒與猶太劇作家阿列克謝•卡普勒(Alexei Kapler)之間的戀情激怒了。當時卡普勒40歲,斯韋特蘭娜16歲。斯大林扇了女兒一記耳光,撕毀了她的情書(至少在這方面,斯大林的表現與大多數父親沒什麽兩樣)。後來,他將卡普勒流放到西伯利亞。斯韋特蘭娜的頭兩次婚姻先後破裂——而斯大林認為是女兒的責任。

二戰後,斯韋特蘭娜開始認識到父親的殘忍:她無意間聽到斯大林下令殺死一名猶太演員。後來她將父親的罪行歸咎於秘密警察頭子拉夫連季•貝利亞(Lavrenti Beria)。在她的回憶錄中,貝利亞被描繪成了一個魔鬼。但她隱瞞了自己年輕時最大的秘密:她一生中真正愛的人只有貝利亞的兒子謝爾戈(Sergo),她曾非常希望嫁給謝爾戈。但貝利亞決心阻止這一會讓自己兒子陷入險境的婚姻。當謝爾戈與其他女子結婚時,實際地位是斯大林公主的斯韋特蘭娜曾試圖迫使二人離婚。

身為偉人的女兒是一種負擔,身為偉人的兒子則是一種詛咒。斯大林認為自己的大兒子雅科夫(Yakov)性格懦弱……後來雅科夫被德國納粹俘虜後自殺:當斯大林得知雅科夫表現英勇時,甚至他自己也被感動了。斯大林的另一個兒子瓦西里被破格提拔為空軍司令,但他實際上是一個軟弱、酗酒、跋扈的紈絝子弟——感到丟臉的斯大林多次對其進行羞辱和降職。

全能父親的成功是無法承受之重。對父親而言,兒子令人失望,而權力又始終是第一位的。斯大林為達成自己的政治目標,毀掉了一生中的所有愛情和親情。他最後孑然一身,鬱鬱寡歡。

所有的權力都會影響到個人,即使在民主國家也是如此。倫道夫•丘吉爾(Randolph Churchill)受累於自己父親的偉大,很年輕的時候就因酗酒而去世。俾斯麥(Bismarck)阻止兒子赫伯特(Herbert)娶心愛的女人為妻,致使赫伯特借酒消愁、早早離世。

斯大林這位苦行僧式的布爾什維克從未給予家人任何權力。但在大多數獨裁統治中,權力是屬於最高統治者的——受到兒子威脅的父親阻止兒子獲得權力。因此才有押沙龍(Absolom)反抗大衛王(King David);喬治二世(George II)與威爾士親王弗雷德里克(Frederick Prince of Wales)長期爭鬥;威廉二世(Wilhelm II)憎恨父親腓特烈皇帝(Emperor Frederick)。這種威脅如此真實,以至於獨裁者們往往不可避免地採取殺掉子女的做法:大希律王(Herod the Great)殺掉了自己的三個兒子;君士坦丁大帝(Constantine the Great)、成吉思汗、伊凡雷帝(Ivan the Terrible)、彼得大帝(Peter the Great)、波斯阿巴斯大帝(Shah Abbas)、塞利姆一世(Selim the Grim)和蘇萊曼大帝(Suleiman the Magnificent)全都殺死了自己的兒子——彼得大帝和伊凡雷帝親自殺死了自己的兒子。蘇萊曼大帝在門簾後看著自己的兒子被絞死。

斯大林對子女的惡毒詛咒以斯韋特蘭娜的辭世告終。丘吉爾對待家人的態度可能是所有統治者中最健康的,盡管他對倫道夫感到失望。當丘吉爾的外孫尼古拉斯•索姆斯(Nicholas Soames)問道:“外公,你是世界上最偉大的人嗎?”丘吉爾答道:“是的。現在你滾到一邊去。”

本文作者著有《斯大林:紅色沙皇》(Stalin: the Court of the Red Tsar)一書。他的最新著作是《耶路撒冷傳記》(Jerusalem: the Biography)。譯者/何黎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