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拯救世界經濟還必須依靠美國

薛涌

如今美國經濟一蹶不振,歐洲更是危機重重。中國的房市搖搖欲墜,也許正醞釀著下一個夢魘。在這全球的困途中,唯有美國有能力拯救世界經濟。問題是,惡性的黨爭,使美國喪失了使用這種能力的意願。

為什麼說美國有這個能力?看看不久前意大利的國債危機就知道:意大利政府的借貸利率,突破了7.4%。相比之下,美國十年國債的利率在2%以下。換句話說,支付同樣數額的利息,美國能拿到大約3.8倍多的貸款。美國借得起錢!那麼,借來的錢怎樣花才可能變成有效的投資呢?那就是基礎設施建設。美國基礎設施需求的投入,足以形成對經濟足夠的刺激,最終把世界拖出這一“大衰退”。

美國基礎設施亟待更新

美國上一次為基礎設施而大興土木,還是在五十年代在艾森豪威爾總統任內。當今高速公路體系,就是那個時代的遺產。 1950年美國人口僅1.5億多,到七十年代才達到兩億。但基礎設施建設則在這最繁榮的半個世紀處於停工狀態。早在1990年代,克林頓政府的第一任勞工部長里奇(Robert Reich)就指出,自七十年代以來,美國基本上沒有修建過任何重要的基礎設施。如今美國人口已經超過三億,又是發達國家中人口增長最快的,預計在2030年代末將達到4億人口。屈指算來還有不到30年的時間。難道4億人仍然可以繼續使用為不足2億人所興建的基礎設施嗎?

這也難怪,美國的基礎設施已經到了力不可支的地步。中國的基礎設施建設投資佔GDP9%,美國則僅為3%。幾十年來在基建更新及擴建方面的偷工減料已經造成了嚴重的惡果。今年初夏美國都市土地協會(Urban Land Institute)與安永會計師事務所(Ernst & Young)提供的一項研究報告揭示,僅修復現有的基礎設施,就需要2萬億美元。更不用說為了4億人口規模而擴充基建。況且,把2億多人的基礎設施擴張到4億人所需的規模,不是一朝一夕的事。現在不動手就會晚了。

以交通而論,美國最具權威性的德州交通研究所(Texas Transportation Institute,簡稱TTI)2000年美國75個大城市的研究表明,這些城市因為交通堵塞浪費的時間高達37億個小時,浪費的汽油高達57億加侖,所導致的生產力降低相當於GDP下降0.7%,約等於675億美元。

交通專家比薩爾斯基(Alan Pisarski)曾無可奈何地說:“美國的交通問題幾乎無藥可治。唯一的解決辦法,大概就是讓失業率達到10%”。可惜,到了2010年,當失業率超過9%時,交通擁堵反而比2000年有過之而無不及。比如,首都華盛頓是名副其實的“首堵”,2000年平均每位司機的擁堵時間是73小時,10年後升至74小時,芝加哥則從55小時上升到71小時,紐約從35小時上升到54小時…… TTI估計,2010年美國的擁堵,每年浪費1010億美元,相當於每個通勤者713美元。若住在大城市,每個通勤者要浪費1000美元以上。還必須指出,這些數據比2005年經濟高峰時已經低了不少。經濟恢復後會強烈反彈。美國土木工程師協會夏季發表的報告則稱,公路設施的破敗,每年對美國汽車運行造成的額外損耗高達970億美元,擁堵損耗320億美元,合計1290億美元。如果再沒有行動,未來十年內美國企業的交通運輸費用要再增加4300億美元。

交通僅是冰山的一角。以供水系統為例。美國供水系統管道破裂的大事故每天達到700起,漏掉的水每日達70億加侖。乃至美國土木工程師協會給供水系統打了“D-”的低分。主要原因是目前的供水系統都是戰後不久修建的。在為10萬以上的人口規模供水的管道中,有30%的使用年齡到達40-80年。修復現有的供水系統,價格估計要在3350億美元。如果著眼於四億人口的規模擴張供水系統,費用就更要飛漲了。

此時搞基建最划算且能刺激經濟

要知道,這些都是省不了的錢。即使按照私有化的模式把公共設施轉入有償使用,也要先興建後收費。而現在修建是最便宜的時刻。畢竟世界仍然處在大衰退的谷底,工價、材料都很便宜。一旦經濟恢復,對交通等基礎設施使用的就會更多,超載的壓力更難頂得住,興建的價格也會飛漲。一句話,美國正在錯過良機。

2009年將近8000億美元的刺激經濟計劃中,給基礎設施建設的錢不過才100億,可謂杯水車薪。最近美國參議院的所有共和黨人協同兩​​位民主黨人一道,封殺了區區600億美元的基礎設施計劃。而現實是,對現有的基礎設施修修補補就需要兩萬億。不久前耶魯經濟學家聚集一堂為美國經濟把脈。在會議上,斯揚納科普洛斯(John Geanakoplos)教授提議政府成立專家委員會,調查和規劃未來十到二十年的基礎設施建設。席勒(Robert J. Shiller)也建議成立聯邦僱用儲備署,在經濟衰退中搜尋鎖定急需修建的基礎設施。他聲稱,如果政府不採取果敢行動,就不可能使失業率迅速下降。

當然,質疑的聲音並非沒有。有人指出,未來技術、經濟和社會變化莫測。現在大修基礎設施,根據的不過是昨天的模式。燒了那麼大把的錢,修建了過時的設施怎麼辦?這並非全無道理。比如,克林頓九十年代初上任時的一大理想,就是讓美國像日本那樣,用新幹線式的高鐵把各大城市聯網。但是,等到他卸任時,美國的新幹線還無影無踪,以電腦為終端的互聯網則把美國以意想不到的方式編織起來。再遠的例子,是十九世紀末聯邦政府鼓勵刺激起了鐵路泡沫。如今到美國旅遊悉心觀察,就發現廢棄的鐵路無所不在,大多被改造成非機動車道,供健身休閒之用。在當時鐵路大躍進的時代,沒有人想到汽車和飛機會把大多數鐵路線給淘汰。

但是,這派批評很難令人信服。十九世紀鐵路泡沫的破滅雖然引起諸多經濟陣痛,但總體而言,當時的鐵路熱還是功大於過。沒有當時的鐵路建設,西部不可能有現在的發展。克林頓固然沒有建成美國的新幹線,但並非新幹線在美國不該建。事實上,面對能源危機和地球暖化,歐洲國家紛紛走向非汽車化的低碳之路,用輪軌鐵路連接城市和城郊的交通。美國在這​​方面還乏善可陳。況且,對現有設施的修補已經是不得不為的事情。對未來四億人的基礎設施的規劃和建設,全靠私有企業純屬天方夜譚,主要還是要通過公共權力和公共投資來完成。在當今的信息密集、言論高度自由的時代,私人企業的創意會迅速被政府吸收。事實上,2008年大選時,一向主張小政府的共和黨候選人,也在那里大談修建高速鐵路。可見,兩黨在基礎設施的問題上,並非全無共識。

錢並不是個問題。前哈佛大學校長和奧巴馬的經濟顧問薩默斯一針見血地指出:這次大衰退的原因是債務,走出大衰退靠的還是債務​​。目前美國政府發行的抗通貨膨脹國債的利率,幾乎接近零的水平。借錢幾乎不花錢。奧巴馬的錯誤在於,沒有把政府的錢集中用於基礎設施,而是拿了不少去救房市。那些超前消費、買了自己明明買不起的房子的貪婪之徒,沒有受到市場的懲罰。引起民憤,刺激了茶黨的崛起,在政治上束縛住了政府的手腳。

現在奧巴馬又要減免學債。這等於變相鼓勵許多人進大學混日子,日後難免有不少學無致用者還不了學債,還要納稅人埋單。這類政策導致人們對政府的不信任,也不為過。

但是,更大的問題恐怕還在共和黨這邊。他們一心想搞掉奧巴馬,生怕任何刺激經濟計劃出台會提高就業率、平息民憤、幫助奧巴馬連任。所以,他們拒絕合作,要封殺奧巴馬的每一個刺激經濟計劃。這也使在明年大選前美國難以在基礎設施問題上有任何大動作。

然而,美國依然是世界第一大經濟。長期在基礎設施上偷工減料,使其有著巨大的基礎設施建設的需求。僅僅滿足這一需求,就足以刺激全球經濟的增長。所以,把世界拖入大衰退的是美國,把世界拖出大衰退的還應該是美國。

作者是美國薩福克大學歷史系副教授聯合早報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