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俄羅斯之春到了

俄羅斯商業廣播《生意人》(Kommersant)的評論員、主持人 康斯坦丁•馮•埃格特 為英國《金融時報》撰稿

“新型微晶片將提供前所未有的定位準確性,幫助人們在漫長的冬夜裡追蹤北極馴鹿。”周二的時候我打開電視,看到的居然是這樣一條新聞,讓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全世界其他人都在看莫斯科的好戲——防暴警察和支持政府的年輕活動者與支持民主的抗議者發生沖突。抗議集會地點凱旋廣場(Triumphalnaya Square)已經成為Twitter上的熱門詞匯。但在國有頻道“Rossiya 24”(俄羅斯唯一的24小時頻道)上,主打新聞卻是用於追蹤北極馴鹿的微晶片。從中可以看出,俄羅斯領導層是怎樣在處理普京時代第一場真正的政治危機。

否認或掩蓋不和諧的事件,一邊變相威脅一邊含糊地承諾會讓步,譴責所謂的外國勢力乾預,這種種拙劣的手段都讓人想起2000年米洛舍維奇(Milosevic)主政下的貝爾格萊德。每個人都在想一個問題:“盡管阻礙重重,盡管現在是冬天,但‘俄羅斯之春’是不是快來了?”我的回答:是的——但俄羅斯之春很可能與那些阿拉伯國家的革命不同。我認為,拉鋸戰的可能性大於閃電戰。

弗拉基米爾•普京(Vladimir Putin)仍掌握著令人畏懼的龐大財力資源,警察的立場還未動搖、仍在以粗暴手段對待抗議者。對抗的雙方仍然是所謂的那些“系統”政黨和“非系統”團體,前者在議會有席位,後者正推動著街頭抗議活動的發展。盡管民心越來越躁動,但大部分人想要看到的是對目前的體制進行改良,而非再來一場革命。這一切都有利於克裡姆林宮。然而,受到其它一些因素的影響,俄羅斯政府有序應對當前形勢的能力正在下降。

首先,國家杜馬的選舉結果出乎普京和統一俄羅斯黨(United Russia)的意料之外。一年多以來,普京領導的統一俄羅斯黨的支持率一直在下跌。但俄羅斯政府仍然認為,可以通過賄選和操縱選票,繼續維持統一俄羅斯黨在議會中的多數黨地位。

俄羅斯人民願意投票給統一俄羅斯黨以外的任何政黨,這一點讓俄羅斯政府吃了一驚。偽造選票的常見行為招致如此激烈的反應,這也是俄羅斯政府始料未及的。普京及其親信似乎沒有應對這一意外情況的“B方案”。

法庭判決許多抗議者有罪——但俄羅斯不是白俄羅斯,普京也不是亞歷山大•盧卡申科(Alexander Lukashenko)。在白俄羅斯首都明斯克抗議的許多活動者被判在艱苦地區的監獄里服刑5年,而莫斯科的抗議者們只被判處15天監禁,服刑地點就在莫斯科市各警局監獄——這樣的輕判只會增加服刑者的信譽。一些過去不問政治的名流紛紛趕赴抗議地點,其中一些被警車帶走的時候還穿著裘皮大衣。一位莫斯科市民在Twitter上幽默地寫道:“用不了多久,上流社會會拒絕接納沒有蹲過監獄的人。”

對於克裡姆林宮而言,還有一個壞消息。克裡姆林宮不僅正在失去知識分子和名士的信任,還在失去一部分青年的信任,這些人普遍在30歲左右,過去對政治漠不關心,甚至曾支持普京,而如今轉而從原則上反對普京。這部分人的數量不多,但他們受過良好的教育,游歷廣泛,熟悉互聯網,有遠見。克裡姆林宮和統一俄羅斯黨已經不可輓回地失去了這些人的支持,也隨之在莫斯科和聖彼得堡失去了民心。這個情況非常值得註意。1917年布爾什維克政變,以及1989年至1991年的反蘇共大革命,都是在這兩座俄羅斯最重要的城市定下勝負的。

俄羅斯人民願意投票給統一俄羅斯黨以外的任何政黨,這一點讓俄羅斯政府吃了一驚。偽造選票的常見行為招致如此激烈的反應,這也是俄羅斯政府始料未及的。普京及其親信似乎沒有應對這一意外情況的“B方案”。

法庭判決許多抗議者有罪——但俄羅斯不是白俄羅斯,普京也不是亞歷山大•盧卡申科(Alexander Lukashenko)。在白俄羅斯首都明斯克抗議的許多活動者被判在艱苦地區的監獄里服刑5年,而莫斯科的抗議者們只被判處15天監禁,服刑地點就在莫斯科市各警局監獄——這樣的輕判只會增加服刑者的信譽。一些過去不問政治的名流紛紛趕赴抗議地點,其中一些被警車帶走的時候還穿著裘皮大衣。一位莫斯科市民在Twitter上幽默地寫道:“用不了多久,上流社會會拒絕接納沒有蹲過監獄的人。”

對於克裡姆林宮而言,還有一個壞消息。克裡姆林宮不僅正在失去知識分子和名士的信任,還在失去一部分青年的信任,這些人普遍在30歲左右,過去對政治漠不關心,甚至曾支持普京,而如今轉而從原則上反對普京。這部分人的數量不多,但他們受過良好的教育,游歷廣泛,熟悉互聯網,有遠見。克裡姆林宮和統一俄羅斯黨已經不可輓回地失去了這些人的支持,也隨之在莫斯科和聖彼得堡失去了民心。這個情況非常值得註意。1917年布爾什維克政變,以及1989年至1991年的反蘇共大革命,都是在這兩座俄羅斯最重要的城市定下勝負的。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