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英國《金融時報》社評:普京“二進宮”是民主的倒退

蘇聯解體20年後,儘管人們曾經抱有種種鼓舞人心的期望,認為俄羅斯也許會接納民主思想,結果卻是這樣。由一個人組成的俄羅斯選民已經決定,弗拉基米爾•普京(Vladimir Putin)明年將重新登上總統寶座。

雖然普京的人氣已不如以往,但沒有什麼人懷疑,選舉結果一定會是這樣的。嚴格控制之下的俄羅斯政治體系,不會讓任何可信的挑戰者在明年3月的大選中與普京一較高下。的確,近年沒有一個這樣的挑戰者得到脫穎而出的機會。俄羅斯舉國資源將確保普京重新當選總統,而根據新的選舉規則,這一次他可能執政12年。

誇大這個決定的重大意義是錯誤的。畢竟,在德米特里•梅德韋傑夫(Dmitry Medvedev)的整個總統任期(迄今成就少得令人失望)內,普京一直是俄羅斯實際上的最高領導人。他重新出任憲法規定的最高職位,保留了至少一丁點民主,畢竟普京的支持率還是要比梅德韋傑夫高一些。

但話說回來,由普京重新出任總統仍是一種倒退,也是高風險的一步。至少在口頭上,梅德韋傑夫堅定支持政治和經濟議程的現代化。儘管他未能打造自己的政治團隊或支持基礎(這些是關鍵的疏漏),但他至少與志同道合的顧問們為伍。若他能夠獲得第二個任期,可能會有機會最終鞏固他的地位,開始推行改革,尤其是如果普京的影響力開始消退的話。前總統普京揮之不去的威信,始終在一定程度上源於他捲土重來的可能性。

相比之下,普京對現代化改革沒有顯示出多少興趣,也沒有表現出他理解這些改革的緊迫性。他的本性是謹慎、保守的。但是,他在擔任總統的最初幾年(當時正值20世紀90年蘇聯解體後混亂的轉型期)許諾的那種穩定,隨著時間的流逝,已變成了製約俄羅斯發展的桎梏。

要重新實現5%以上的年度經濟增長(這是俄羅斯趕上全球發達經濟體所需的),該國就必須允許各種構想和政策的更多競爭,並減少政府對經濟的扭曲。俄羅斯必須解決正從內部腐蝕該國體制的腐敗問題。俄羅斯必須用真正多元化的製度,來取代“有管理的”民主。普京還是有可能向這個方向​​努力,讓懷疑者感到意外。但那將意味著拆除他在此前8年總統任期內親自構建的體系的中心元素。

普京再度出任總統,還將使俄羅斯與西方的關係複雜化。美國總統巴拉克•奧巴馬(Barack Obama)“重啟”美俄關係之所以帶來成果,在一定程度上是因為美方覺得與坐前台的梅德韋傑夫打交道比較容易,即便普京仍把持著後台。德國總理安格拉•默克爾(Angela Merkel)也與梅德韋傑夫關係較好,與普京則比較疏遠。

不過,如果普京在國內改革方面真的無所作為,他有可能為自己的垮台播下種子。從民意調查機構的研究看,俄羅斯已經出現民眾幻想破滅的萌芽。此類情緒可能不足以阻止克林姆林宮操縱換屆。但如果不加應對,它們很可能成倍擴大。

蘇聯解體後出生的整整一代俄羅斯人已達到選舉年齡。這一代人獲取新聞的渠道,不是克林姆林宮控制的電視台,而是互聯網;與中國不同的是,俄羅斯從未審查互聯網內容。俄羅斯的下一任總統應當考​​慮到此類轉變。否則,他可能像那些阿拉伯世界的領袖們一樣,嚐到社交網絡乃至街頭抗議的威力。

譯者/何黎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