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缺失信仰威脅中國民族命運

劉亞洲

善良不是一種願望,而是一種能力。一個人的道德品質,一個人的道德高低也許不重要,一個民族的道德高低就重要了。一個官員的道德高低也許不重要,一個執政集團的道德高低就很重要了。好人可能錯用壞人,但是壞人絕對不會錯用好人。我們對乾部進行這麼多考核,但翻開幹部履歷考察表,居然沒有一條是對乾部的人性道德進行考核的標準。這促使我們的干部不必對下,更不必對自己承擔什麼道德義務,只要“唯上”就路路皆通。

今天,中國一切問題都指向制度,而一切制度的問題都指向文化,而一切文化的問題都指向宗教。道德就是文化。道德是不是宗教的一種表現形式呢?我還在思索這個問題。中華民族的民族性有許多值得商榷和改善之處。民族性就是道德。宗教決定了文化,文化決定了民族的性格,民族的性格決定了民族的命運。舉反腐敗為例。懲治腐敗並不能根除腐敗。建立完善的社會制度是一種辦法,但根本的辦法還是要從文化入手。

中國的三個主要宗教:佛教、道教、儒教(我姑且把儒學也稱為一種宗教),對中國人形成今天這樣的心理狀態和道德,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歷史證明,這三個教根本無法振興中華。

讓我拿西方的基督教和中國的宗教做個對比。中國文化教育我們“人之初,性本善”。西方的宗教正好相反,它認為人生下來是惡的,人的本性也是惡的。因此,他要限制你,反思你。

西方文化認為,人是有原罪的,人心是黑暗的。不少人經過“文化大革命”。最黑暗的東西在哪裡呢?最黑暗的東西在人的心中。每個人的心靈中都有非常骯髒的一面。西方文化把這個剖露出來,展示出來,批判它,控制它。東方文化是把它包起來,養著它。西方的教堂有懺悔室,進了教堂之後,就把心靈的東西向神述說,把醜陋和骯髒的東西向神訴說了,他就輕鬆了,他的心靈得到了淨化。我在美國時曾在教堂外坐了一整天,我發現了一個有趣的情景:人們總是愁眉苦臉地進去,神情輕鬆地出來。後來我才漸漸了解了其中的奧秘。久而久之,他就變成了一個健康的人,心態和心靈特別健全的人。

人是有慾望的,但人必須克制自己的慾望,必須由自己(而不是由別人)克制自己的慾望。中國人不會克制自己,不會對自己進行心靈拷問,於是他就去克制別人,去拷問別人。鞭笞和拷問自己是痛苦的。只有心中永遠有信仰,有對永恆的神的信仰,才能如此。很多人去過西方的教堂,那裡的神是以一种血淋淋的、受苦受難的形像出現的。耶穌被釘在十字架上。聖母不是流血、就是流淚。那實則是人的化身,是人的苦難和思考的化身。西方宗教裡的神看似是神,其實是人。耶穌的死亡就已經完成了他從神到人的蛻變。只有人才能死。 (準確的說法是“道成肉身”——引者註)

而中國的廟宇的神才是神。你看那些神的形象:大腹便便,無憂無慮,嘻皮笑臉,享受著人間煙火,個個吃得腦肥腸滿。西方人進教堂是為了懺悔,中國人進廟是為了賄賂。不是嗎?因為要辦成某件事,向神祈禱,用錢買了香點上,或放上瓜果之類我們人間吃的供品,默默許願。這不是賄賂是什麼?西方人進教堂是為了解脫精神上的苦難,中國人進廟宇是為了解決實際生活中的苦難。西方宗教的神在受苦,人民不受苦。

東方宗教的神在享樂,人民在受苦。這就是東西方宗教最大的區別。

西方的教堂總是建在城市中心,與民親近。中國的廟宇總是建在深山老林中,與民疏遠。

我曾說過中國人基本是個沒有信仰的民族。沒有信仰,不是指沒有信仰的形式。恰恰相反,中國人信的東西最雜,包括氣功大師都信。什麼都信,恰恰就是什麼都不信。中國人心中沒有永恆的神的位置,再說深一點,就是沒有終極性的文化精神追求!這種人是不會把自己的關心範圍擴大到家庭、甚至個人以外的。如果擴大出去,一定就是傷害別人。這樣的民族怎麼能不是“一盤散沙”?

在西方國家一輛車要壞到公路上,幾乎所有的車都會停下來,問你是否需要幫助。在中國,絕大多數車都會揚長而去,好不容易停下來問你,我可能還懷疑,你幹什麼?你有什麼目的?一滴水珠是非常小的,但這個水珠確實能把整個太陽包容進去。

千年來,東方和西方的競爭中,西方勝利了;東方宗教和西方宗教的競爭中,西方宗教勝利了。宗教的勝利是什麼樣的勝利?我認為是一種精神上的勝利。沒有信仰,就沒有精神上的力量。中國人所缺少的,正是西方人所擁有的。

 (作者劉亞洲將軍現任國防大學政委)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