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不要指望新興市場拯救世界

英國《金融時報》專欄作家約翰•普倫德

如果發達國家受到雙底衰退的打擊,新興市場能夠保證全球經濟的安全嗎?自此次金融危機以來,經濟實力顯然已從發達國家轉向發展中國家。較大新興市場經濟體的動力如此之強勁,很多人似乎認為,它們真的能夠拯救世界。然而,遺憾的是,這種樂觀主義放錯了地方。

這並不是說,這種動力是虛幻的。新興國家從最近這場經濟衰退中的復蘇過程令人驚嘆。發達國家竭盡全力也難以回歸危機前的產出水平,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今年早些時候就已經估計,亞洲和拉美發展中國家的產出分別較1997年至2006年的趨勢水平高出7%和2%。

2016年,預計新興市場將占到全球產出的38%,而2007年這個比例僅為25%。我們還知道,2016年以後,發展中國家的生產率增幅將超過發達國家,因為西方公共部門的高額債務將擠出私人投資。

在為8月底召開的美聯儲傑克遜霍爾年會準備的一篇論文中, 美國康奈爾大學(Cornell University)的埃斯瓦爾•普拉薩德(Eswar Prasad)強調了新興市場財政狀況非同尋常的轉變。

它們的對外負債不再以外幣債務為主。1997年至1998年的亞洲金融危機以後,它們明智地改變了外債構成,轉向更穩定的資金流來源,例如外國直接投資和證券組合投資,現在這些占到新興市場對外負債總額的60%強。

截至2008年,新興市場發行的國際債券有約85%以本幣計價。而外部資產也越來越集中於外匯儲備,總額高達6.4萬億美元,中國擁有其中的一半左右。

然而,正如普拉薩德所指出的那樣,新興市場資產負債表的風險已轉向資產方面。官方儲備很容易受到資本損失和匯率波動的影響(在此次危機期間,印度的外匯儲備價值在僅僅6個月的時間內就損失了逾五分之一),擁有開放資本賬戶的國家遭遇了具有破壞性的資本流入,暴露了其國內政策和制度的劣勢。即便如此,在亞洲金融危機期間曾導致很多國家屈服的具有破壞性的資產負債表效應不太可能重演。

較高的潛在增長率加上面對危機的脆弱性降低,並不意味著新興市場面對西方的衰退不會受到任何傷害,也不意味著,新興市場有能力提供某種對抗衰退的良方。這是因為,為全球經濟增長做出重大貢獻與為全球經濟註入提振需求的強心劑並不是一回事。實際上,作為一個整體,新興市場的經常賬戶總體處於盈餘狀況,這意味著,它們在拖累而非促進全球增長。

誠然,眼下也有一些潛在的好消息:最近油價和大宗商品價格下跌將減少生產國的盈餘。然而,與此形成抵消的是,中國和其它能源以及原材料消費大國的進口額會相應減少,這往往會擴大其經常賬戶盈餘。

另外,兩個最大新興市場經濟體的趨勢都不令人鼓舞。IMF預測,到2016年,中國經常賬戶盈餘占國內生產總值(GDP)的比例將從今年的5.7%升至7.8%。同期內印度的經常賬戶赤字預計將從 3.7%降至1.6%,這同樣毫無裨益。

當然,為了應對經濟衰退,中國可能會訴諸於另一輪財政註資刺激措施。然而,即便中國這麽做,其財政實力也將不及上次,這一點同樣適用於其它大多數國家。另外,中國傾向於用投資拉動來彌補需求不足的問題,這意味著,能源和大宗商品製造國將收獲絕大部分的外部收益。除非中國改變經濟模式,將重點轉向刺激內需,否則美歐的失業人群得不到多少救助。盡管這麽說有老生常談的嫌疑,但幾乎沒有跡象表明,中國政府具備做出這一改變的政治意願。

這突顯出一個事實,即盡管新興市場在降低資產負債表脆弱性以及恢復經濟增長方面取得了巨大進步,但曾對製造此次金融危機發揮重大作用的全球失衡局面依然存在。我們很難不得出這樣的結論:人們對新興市場的期望過高,與此同時,在未來的一段時間以內,深陷債務負擔的發達國家都將維持這種乏善可陳的增長前景。

譯者/梁艷裳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