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歐美富人吶喊請徵我高稅

陳美慧

股神巴菲特提議美國政府對富人提高稅率,法國、德國及意大利富豪歡迎政府徵收特別稅,幫助國家擺脫經濟危機。但美國的茶黨、德國的自民黨及法國總統薩科齊的陣營,卻以自由市場之名不願向富人多徵稅。

美債歐債延燒,政府束手無策之際,民間出現罕見的「富人革命」風潮——先有美國股神巴菲特登高一呼,提出對富人增稅的建議,幾乎在同一時間,太平洋彼岸的法國十六名富豪挺身呼應,德國、意大利也出現類似行動,呼籲有錢人共體時艱,要求政府課他們重稅解決危機。一場由上()而下()、由民間引導的財富重新分配運動,似乎正展開序幕!

全世界第三大有錢人巴菲特(Warren Buffett)八月中公開要求美國政府對他之類年所得在一百萬美元以上的有錢人提高稅率,疏解預算緊縮危機。他表示有錢人受到國會多年的特別眷顧,「現在是政府認真思考負稅公平的時候了!」巴菲特強調,他付的稅只佔他總收入的百分之十七,而他手下的受薪階級平均要繳百分之三十六。

美國茶黨杯葛富人稅

過去二十年來,富人佔盡便宜,中下收入者的負擔則不斷加重,在人心惶惶的此刻,只有立即且實質的行動,才能防止懷疑變成絕望。稍早美國總統奧巴馬的富人徵稅構想,因茶黨的杯葛,終究胎死腹中。

一個星期後的八月二十三日,包括法航、萊雅(L'Oreal)、興業銀行、法國電信、PSA汽車、廣告業龍頭陽獅集團 (Publicis ) 等十六家法國大企業老闆和超級富豪聯名在《新觀察家週刊》上請願,以「徵我們的稅」為標題,歡迎政府徵收特別稅,幫助國家擺脫經濟危機,「當國家財政赤字與負債加深威脅到法國和歐洲的未來,當政府要求大家團結一致時,我們有必要助以一臂之力」。不管請願背後是單純同舟共濟的情操,還是扭轉不良形象的算計,法國政府迎來即期支票的及時雨,決定從善如流,暫時徵收。

在德國,企業界的反應相對冷淡,聯邦工業總會(BDI)理事長凱特(Hans Peter Keitel)表態,認為現在不是討論富人稅的正確時間點。但有一群有錢人卻鍥而不捨,想盡辦法「勸」政府重新引進富人稅,矯正日益失衡的負稅不公現象,縮小貧富差距,六十八歲的退休心理醫生連庫爾(Dieter Lehmkuhl)告訴亞洲週刊:「可不能眼睜睜等著像英國一樣,出現怒火燒城的失控局面。」

組建爭繳富人稅組織

早在零九年金融危機之後,連庫爾就召集二十多位有錢人,組成一個叫做 「富人爭繳富人稅」(Vermoegende fuer Vermoegensabgabe)的組織,要求政府對財產超過五十萬歐元(約七十二萬六千美元)的有錢人徵特別稅,之後再每年徵正規的富人稅,降低政府舉債施政的壓力。特別稅估計可徵到九百億歐元,他們要求政府把這筆經費用在學校教育、醫護人力、老年照護、青少年社團活動等在財政困境下特別容易被犧牲掉的弱勢領域,「否則公共部門無法滿足民眾的基本需求,民主社會將岌岌可危」。

德國政府不為所動

現在這個有錢人俱樂部的會員已經超過五十人,其中不乏財產三千萬歐元以上的巨富,但政府不為所動,聯邦財政部的正式回應是﹕「國家危急的非常時刻,才需動用非常手段,向民間集資,目前這前提並不成立。」

深受歐洲六八左派自由思潮薰陶的連庫爾並不氣餒,他說其實他是個極不喜歡出風頭的人,之所以站出來,是因為氣不過政治的無能,非得出來自救不可。這個世界上的財富中很大一部分不是實質辛勤工作而來,而是投資獲利或繼承來的,沒有理由不繳高稅,所以他的組織追求兩個目標,一是引發社會廣泛對所得分配的辯論,二是說服其他富人稅負公平的迫切性,至於如何設計最合理有效,是次要的技術問題。這兩個目標雖然還沒完全達成,五十個會員只是全德兩萬兩千名富豪的鳳毛鱗角,但「至少大家已開始熱烈討論價值體系的重整,要求扭轉幾十年累積的虛浮政經運作」。

有人要問,直接捐錢給慈善機構做好事,不是比較快又乾脆?連庫爾說﹕「捐款我們也一直在做,但我們要的是制度性、有系統的設計,光靠幾個有錢人一時的慷慨是不夠的。」就在記者訪談時,電話響起,法國綠黨外圍組織傳來好消息,那頭已經號召到夠多的富人,很快可以開始「逼」政府徵稅,名字就取為「民主需要揮灑的空間」,推動法國版的長期永續抗爭,不讓十六個大企業專美於前。連庫爾很興奮地透露,不久前英國的一個非政府組織也來詢問,歐洲富人大串聯似乎越來越具體。

意大利法拉利(Ferrari)汽車公司總裁蒙特則摩洛(Luca di Montezemolo)也站出來表示願意多付稅,菲雅特(Fiat)老闆答應在特定條件下支持,但代表意大利製造及服務業十四萬家企業僱主的Confindustria協會會長馬歇葛里亞(Emma Marcegaglia)則公開表明反對富人稅。根據"El Pais"報的報道,西班牙政府正考慮在十一月大選之前,恢復富人稅的徵收。

經濟合作發展組織(OECD)的統計顯示,美國富人所繳的稅佔全國總稅收的百分之十二,法國佔七點八,意大利四點三,德國只有二點三。各國貧富懸殊的狀況持續惡化中。以德國為例,最富的一成人和最窮的一成人收入差距十一倍,雖然不如英國嚴重,但就其近年的改變速度而言,卻令人觸目驚心。德國一向以均富社會自許,連庫爾感嘆今天竟然有將近七百萬人靠吃不飽餓不死的社會救濟金度日!「這將禍延子孫,明顯違反世代公平傳承的原則!」

良心富人自發而起,呼籲政府課重稅的呼聲並不是今天才有,但抵死阻擋的總是政黨——在美國是茶黨,在法國是總統薩科齊自己的陣營,在德國則是自民黨,祭出的都是「自由市場精神」的堂皇旗幟。而民主政治每隔幾年就要選舉,為了選票,政府釋出利多,不敢向多數選民增稅;佔選票少數的富人及企業家,或藉其財力或錯綜盤結的政商影響力,威脅利誘,綁架政治。政黨害怕失業問題拖垮選戰,討好都來不及,哪敢開刀,於是國庫虛空,舉債無度,種下今日窘境的根源。

一場由富人開啟、由公民引導的財富正義運動,似乎才要開始。亞洲週刊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