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美國衰落帶來的風險

英國《金融時報》專欄作家菲利普•斯蒂芬斯

本世紀的頭些年,美國的過於強大令整個世界感到不安;而第二個十年,美國的沒落將成為貫穿其間的主線。

德國前總理格哈德•施羅德(Gerhard Schr der)和法國前總統雅克•希拉克(Jacques Chirac)都是多極世界的擁護者。從他們當年攜手俄羅斯前總統弗拉基米爾•普京(Vladimir Putin)共同遏制美國以來,似乎已過去了一個時代。從某種重要意義上來說,他們得到了自己希望看到的結果。但尷尬的是,全球權力的重大轉移,一直體現為美國實力下降和亞洲日益崛起——而不是歐洲的復興。這個古老的大陸在地緣政治邊緣方面的重要性仍在逐漸下降。

當初擔憂美國“超強實力”的並不只是施羅德和希拉克。托尼•布萊爾(Tony Blair)之所以如此堅定地靠近喬治•W•布什(George W Bush),原因之一在於:他認為美國的單邊主義有可能打破戰後的多邊格局。不管怎麽說,當時布萊爾就是這麽告訴我的。

十年過去了,這個唯一的超級大國不會在一夜之間洗脫其紛繁蕪雜的利益和承諾。它不會把太平洋拱手讓給中國。縮減將是相對的,也會有選擇性。美國的軍費開支仍接近全球總額的一半。

認為中國和其它國家註定會直線崛起,也將是錯誤的。每次我與中國政府官員見面,他們對中國經濟及社會模式可持續性的強烈擔憂,都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話雖如此,但當下的種種糾葛顯然令美國不堪重負。美國的信用評級已被下調,美國政府正陷入長期的政治僵局。即便不是一個美國衰退論者,也能想像得到美國將會出現大步的倒退。

一種令人不舒服的諷刺之處在於,美國的朋友和盟國們可能發現,與當初趾高氣揚的出場一樣,美國的缺席同樣讓人感到不安。或許正因如此,眼下你會聽到法國政治家為北約聯盟大唱贊歌。奇怪的是,美國的一些對手可能也發現,實力有所下降的美國,還不如前幾年它當霸主時好說話。

在華盛頓,政治和經濟步調一致。失業人數居高不下,加之赤字水平不可持續,使得政客們將註意力轉向國內。伊拉克和阿富汗進行的戰爭,削弱了選民對海外冒險的興趣。

當巴拉克•奧巴馬(Barack Obama)制定從阿富汗撤軍的時間表時,國會裡持反對意見的只剩下了一兩個守舊的共和黨人。當一份包含削減防務支出的提高債務上限方案擺在面前時,美國共和黨領導人在上面簽下了大名。

利比亞是一個前兆。在維持北約軍事行動方面,美軍的貢獻不可或缺,但前提條件是英法兩國軍隊在前線作戰。奧巴馬被嘲笑為“幕後領導”,而在利比亞問題上猶豫不決的遠不止他一人。美國國會拒絕授權發動戰爭;美國中產階級也沒有吵吵著要求穆阿邁爾•卡扎菲(Muammer Gaddafi)下臺。

美國前國防部長羅伯特•蓋茨(Robert Gates)在布魯塞爾向北約盟友發表卸任演講時,列舉了美國政府面臨的麻煩。歐洲人希望繼續生活在美國的安全保護傘之下。當自家後院出現麻煩時,歐洲希望美國人挑起解決麻煩的重擔。歐洲人獲得這些擔保後,就可以繼續削減國防預算——有些國家的國防預算低至國民收入的1%

對了,還有一件事:同樣是這些歐洲人,還保留了選擇退出盟國作戰行動的權力。德國並非唯一在利比亞戰事中袖手旁觀的國家。據我估算,北約只有不到三分之一的歐洲成員國參與了軍方之稱為“活躍行動”的作戰。

一些人認為,蓋茨有關歐洲面臨黯淡、或許有些淒涼的未來的警告,有些過於直白。但無論他們有時被迫公開說些什麽,我所認識的所有美國官員都認為,美國的“脫身”將在所難免。

美國國防預算日益縮減,這將促使美國提高兵力的集中度。憑什麽應該優先考慮歐洲?由於伊朗的威脅,美國肯定得繼續在海灣駐軍,但美國將收縮在中東其它地區的軍事存在。可以說,美國的主要軍力將用於東亞地區,以及與一個更為自信的中國展開地緣政治較量。

在這種環境下,美國不可能帶頭修復搖搖欲墜的多邊秩序。奧巴馬有關利用美國領導力、開啟戰後解決機制並推動其現代的言論都沒有錯,但我們不應信以為真。

相反,新​​興的地緣政治格局更有可能復制19世紀、而非20世紀後半葉的情形。倫敦國際戰略研究所(IISS)在其最新發布的《2011年度戰略報告》(Strategic Survey 2011)中很好地闡述了這一觀點。 IISS認為,美國實力下降造成了地區分裂。根據安全挑戰形勢的不同,由有意願和現實可行的相關方組成的聯盟將千差萬別。言外之意,就是將會出現更大的不確定性和不穩定性。

當然,在日益崛起的國家當中,許多人都歡迎一個更為低調的美國。他們以中東為例:阿拉伯人在美國影響力衰退之際,已開始塑造自己的命運。至於西方的自由資本主義模式,很難說它目前的狀態上佳。

話雖如此,新興國家的崛起還是得益於美國主持下基於規則的體系所提供的安全和機遇。它們還沒有做好承擔這種責任的準備。對於正在崛起和已經崛起的國家而言,一個“霍布斯世界”(Hobbesian world,即叢林世界,弱肉強食的世界——譯者註)將會讓它們感到不安。印度、越南或印尼等國,已經將美國視為一種平衡力量。

在我看來,這正是一種終極的諷刺。 6年前,美國的實力是多邊秩序所面臨的最大威脅。如今,你可以為中國、印度、巴西和土耳其在經濟上取得的巨大成就而歡呼,但仍然會看到美國衰落所帶來的風險。

譯者/何黎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