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美國兩極化堪憂

英國《金融時報》專欄作家吉蓮•邰蒂

華盛頓難道瘋了嗎?最近幾週,目睹圍繞美國債務上限的鬧劇,許多美國人與非美國人可能都在思考這個問題。人們不必糾結於那些處於討論中心的驚人的財政數字:對於大多數觀察人士、尤其是美國以外的觀察人士而言,真正的衝擊是這場鬧劇所展現出的美國政界兩極分化、甚至是極端主義的程度。

一方面,茶黨活躍分子一直打著憲法的名號,宣稱在財政問題上“絕不妥協”,即便此舉有可能會導緻美國發生債務違約。而另一方,民主黨左翼派系同樣寸步不讓。雙方共同導致了一個有害的僵局,這一僵局不僅讓許多非美國人(比如那些持有美國國債的中國投資者)困惑不解,也讓許多華盛頓觀察人士感到心驚膽戰。

儘管喧鬧的論戰向來是美國政治生活的一個特色,但最近這場論戰之所以如此引人注目,是因為它完全有害無益,且缺乏共同點。例如,已經退休的聯邦最高法院大法官桑德拉•戴•奧康納(Sandra Day O'Connor)最近曾在華盛頓的一個會議上發言說,在她擔任亞利桑那州議會的領導人時,一旦發生危機,她會用啤酒與墨西哥菜來營造和諧的氣氛。 “我將大家聚在一起,然後烹調墨西哥菜餚。我們團坐在屋外,一起喝啤酒和享用美食,結交朋友。這種辦法很管用。”但如今,部落主義(tribalism)已發展到了極其嚴重的地步,很難想像茶黨活躍分子會與民主黨人一起分享墨西哥捲餅、甚至是熱狗。雙方看上去截然對立,壓根兒沒有攜手締造和平的興趣。或者,正如前白宮預算主任彼得•歐爾薩格(Peter Orszag)最近所寫的:“我們的政治體係兩極分化得如此嚴重,以至於我們難以推進任何立法。”

為何會如此?一個樂觀的解釋是,這只是一個短期現象,反映出所討論議題的重要性。削減美國14萬億美元的債務絕非易事,尤其是對於一個缺乏分配痛苦的經驗或文化參照標準的國家而言。而當前這場論戰之所以會如此激烈,是因為共和黨人與民主黨人對於理想的政府規模的確懷有不同的政治構想。

然而,包括歐爾薩格在內的一批人認為,美國政界也開始進行一場長期結構性轉變。他辯稱,與整個社會一樣,美國的政治也正變得愈發兩極分化。其中一個標誌就是國會的投票分佈:上世紀40年代至70年代,民主黨與共和黨政客的投票常常會出現相當數量的重疊。但自上世紀80年代以來,兩極分化便上升至創紀錄水平,甚至超過了上世紀30年代的水平(30年代的兩極分化亦相當嚴重,但仍比不上今天)。

地域分化也十分有趣。任何對華盛頓鬧劇感到不解的人,都應該讀一讀比爾•畢曉普(Bill Bishop)才華橫溢而又發人深省的著作《大歸類》(The Big Sort)。這本書於3年前出版,描述了美國人正逐漸向政治觀點類似的地區“集中”。因此,儘管2006年僅有19個州出現了選票“一面倒”的情況(其中既有倒向共和黨的,也有倒向民主黨的),但到了2008年,這一數字已經上升至36。在地方層面上,這種情況甚至更加極端。

電視也變得愈發部落化。儘管一些受歡迎的頻道,比如美國有線新聞網(CNN),仍堅持中間路線,但極右的福克斯新聞(Fox News)卻是上月最受歡迎的新聞頻道,而左翼的微軟全國廣播公司( MSNBC)則排名第三。此外,社交媒體非但沒有成為連接這些孤島的橋樑,反而催生了一種獨特的新型網絡部落主義。

美國人如今覺得自己可以自由地在網上創造身份,所以他們越來越想當然地以為,信息應該“定制”;而隨著媒體公司爭相提供這些定制服務,他們退守至心靈孤島也就變得越發地容易了。 “矛盾的是,正是多種頻道的存在……才導致許多人躲在狹小的空間逃避,”亞利桑那州立大學社會凝聚力中心(Center for Social Cohesion at Arizona State University)主任格雷戈里•羅德里格斯(Gregory Rodriguez)表示。他警告稱,“超連接生活”的問題在於,“我們會逐漸決定與和我們類似的人交談,在Twitter和Facebook上互動”。或者是——就華盛頓來說——決定不和那些觀點相左的人交談,即使是在有墨西哥捲餅的情況下。

有什麼可以改變這一狀況嗎?可能到了某個時刻,選民們會奮起反抗。近期民調一個引人注目的特徵是,自稱“無黨派”的選民比例急速攀升,已經逼近40%。這或許意味著,他們會成為中間派——如果有這樣一個政黨可支持的話。另一種可能是,到了某個時刻,整個體制的功能嚴重失調,迫使政治精英們聯手合作。又或者,某個外部威脅促使美國人團結到一起。總之,一個合理的推測是,上世紀40年代至70年代國會兩極分化的程度之所以相對較低,原因之一就在於當時美國既面臨一場真正的戰爭,還面臨著“冷戰”,需要全體美國人團結起來聯合對外。

如果沒有外部衝擊或內部觀念改革,我們很難看到兩極分化消失——或者說,不會在貧富差距也在逐漸拉大期間消失。難怪歐爾薩格與其他一些人預測,未來還會出現更多的僵局。不管有沒有那些數万億美元的“交易”,爭吵顯然都不會停止。

譯者/何黎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