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歌紅心不一定紅,法律面前無色差

吉安

今天看到消息,李雙江兒子李天一因無照駕駛、多次駕車違章、私藏仿真槍、在公眾場合行凶打人,致人重傷住院,縫十幾針,等惡行,由於不夠法定年紀,被判勞教1年;而同案犯蘇楠,已被逮捕,判刑,只在遲早之間。

這,與本文標題,“歌紅心不一定紅,法律面前無色差”,邏輯基本相符。

這幾天,看到一些文章,居然把這樁刑事案件,這麼一個法律範疇的概念,與唱紅歌那麼一個政治範疇的概念混淆起來;居然稱批評李雙江、李天一,就是要抹黑紅歌手,就是要抹黑紅歌。

如果這真是中國“左派”的思維水平,就實在是太可笑了。

歌紅心不一定紅,法律面前無色差。

先講“歌紅心不一定紅”。

就以李雙江為例,不錯,他是唱過不少紅歌,相信他的心基本上來說,也是紅得可以的。

但是,相信中國的左派沒有人敢否認,不論誰紅,再紅,也紅不過偉大領袖毛主席。

紅色的毛主席曾經教導我們說:“一個人,做一件好事並不難,難的是一輩子只做好事,不做壞事。”

這裡,必須要指出一點,吉安提出“社心引力”這個概念時,講過,幾千年人類的歷史中,有許許多多的人,都與“社心引力”這個概念,擦肩而過,就像許多人看到蘋果從樹上掉下來,只有牛頓看出了“地心引力”一樣,一直到200797日,也就是四年前,只有吉安看出了“社心引力”

毛是與“社心引力”擦肩而過的人之一。而毛上面這句話,其實,恰恰正是“社心引力”存在的明證。毛這話的意思是說,人一輩子不可能不干壞事。

為什麼?因為人心本惡,人心恆惡,這,就是“社心引力”,與地心引力一樣,將永恆存在的根源。

所以,人一輩子可能干好事,但,不可能不干壞事。

就按中國現在的左派的觀點來看吧,就算唱紅歌就是乾好事吧,把紅歌代入毛主席上面那段語錄吧。

“一個人,唱一首紅歌並不難,難的是一輩子只唱紅歌,不做壞事。”

請問左派,這麼講,應該算活學活用毛主席語錄吧?

這話,當然,邏輯上與毛主席的語錄完全相符。

而中國現在左派的思維,與毛主席思維,在李雙江、李天一的問題上,就有了極大的偏差,相差了一萬里都不止,可以說,完全相反了。

毛主席說,“一個人,做一件好事並不難,難的是一輩子只做好事,不做壞事。” 可以理解為:“一個人,唱一首紅歌並不難,難的是一輩子只唱紅歌,不做壞事。”對吧?

而左派呢?

左派卻說,“一個人,唱一首紅歌一輩子就紅了,就不該管他做不做壞事。”

不是嗎?

李雙江唱過紅歌,現在,做了壞事,就不能碰他了?碰他,就是碰紅歌了?碰他,就是碰毛主席了?這,是些什麼糊塗邏輯?

請問,不嚴格管教孩子,以至於孩子對人行凶被判勞教,是不是壞事?或雖同時唱著紅歌,但這心紅嗎?

給無照的孩子汽車開,是不是壞事?或這心紅嗎?或雖同時唱著紅歌,但這心紅嗎?

縱容孩子無照駕駛,是不是壞事?或這心紅嗎?或雖同時唱著紅歌,但這心紅嗎?

縱容孩子違法改裝汽車,是不是壞事?或這心紅嗎?或雖同時唱著紅歌,但這心紅嗎?

縱容孩子私藏仿真槍,是不是壞事?或這心紅嗎?或雖同時唱著紅歌,但這心紅嗎?

你看,毛主席多偉大,毛主席就說過:“一個人,做一件好事並不難,難的是一輩子只做好事,不做壞事。” 可以理解為:“一個人,唱一首紅歌並不難,難的是一輩子只唱紅歌,不做壞事。”

你看,現在的左派多幼稚,“一個人,唱一首紅歌一輩子就紅了,就不該管他做不做壞事。”

下面再講,“法律面前無色差”。

中國自古就有,王子犯法,與民同罪。

過去,王子,就是帝王的兒子。

現在,王子,就是說毛主席、胡主席的兒子犯法,也都應該與民同罪。

中國的左派又不同意了,“唱紅歌的就應該免罪。”

你說,最紅的應該是毛主席、胡主席,他們的孩子如果犯法,與民同罪。那麼,其他人,包括唱紅歌的李雙江在內,孩子如果犯法,當然,同樣應該與民同罪。

“法律面前無色差”。

不論你唱不唱紅歌,你與其他人,在法律面前,無色差差別。

除非中國出這麼一部憲法,規定一條,凡唱紅歌的,都可以任意犯法,且都不受法律制約,不受法律制裁。

這一條,在文革時期,或曾實踐過,但,亦絕無可能形成法律。那時,凡自封紅色,就可以無法無天地想怎麼著就怎麼著。如比李雙江牛多了的蒯大富一類。

所以,左派的糊塗的思維,或可在某種條件下,轉化成糊塗的行動,但,永無可能成為法律的現實。

唱紅歌的李雙江,唱幾首紅歌並不難,難的是一輩子只唱紅歌,不做壞事。

李雙江、或李雙江的兒子做壞事,不論他們有多紅,一樣要受懲罰。

這就是:

歌紅心不一定紅,法律面前無色差。

這,真是一篇貫穿了毛澤東偉大光輝思想的好文章。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