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如果中國援助歐元區

花旗集團新興市場經濟主管 戴維•盧賓 為英國《金融時報》撰稿

如果中國為歐元區提供金融支持,作為交換,中國有權獲得什麽回報呢?結束歐洲對華武器禁運?“市場經濟”地位在世界貿易組織(WTO)內部得到承認?在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獲得更大投票權?沒有人真正瞭解中國想要什麽。

但看起來中國最想得到的東西之一,確實是將人民幣納入IMF特別提款權(SDR)的貨幣籃子,SDR目前由美元、歐元、日元和英鎊構成。

中國希望包括人民幣在內的SDR成為國際貨幣體系的核心,這不算什麽新鮮事:在20093月中國央行行長周小川的一次演講中,就引人註目地提出了這一觀點。他認為,讓SDR發揮更大作用,可能是創建一種超主權儲備貨幣過程中的一個可靠步驟。

世界似乎正在嚴肅看待中國的這個願望。上月底,IMF執委會就該組織是否應取消SDR由“可自由使用”的貨幣構成這一要求進行了辯論。只有改變了這一規定,IMF才能將不可完全兌換的人民幣納入SDR

但正如IMF總裁克裡斯蒂娜•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最近在北京所言:“我認為時機還沒到”。20國集團(G20)在戛納也或多或少地表達了同樣看法,該組織一致認為,把新貨幣納入SDR應基於“現有標準”。

因此,如果人民幣被納入SDR是中國支持歐元區的一個條件,那麽看起來這種支持充其量仍將是一種願望,而不會變為現實。對SDR貨幣籃子的下一次正式評估要等到2015年。

一個阻止人民幣進入SDR貨幣籃子的限制性因素在於,中國沒有開放的資本賬戶。這有其道理。SDR是對構成其基礎的一籃子貨幣的潛在主張,因此其價值將必然取決於利用這些貨幣進行國際交易的便利程度。由於人民幣的使用受限,納入人民幣的SDR也會存在缺陷。

所有這些引發了一個問題:是什麽原因使得人民幣無法實現完全兌換?因素之一是中國本身的金融控制。目前,來自中國家庭的一種“補貼”為中國金融體系的穩定提供了支撐,其形式是對存款利率設置上限。中國各銀行以低於市場水平的利率為自己融資。

如果沒有這些補貼,中國各銀行的穩定性將大幅降低,因此有人建議銀行業改革應先於開放資本賬戶,這種建議似乎是合理的。開放資本賬戶肯定會對中國銀行的資產負債表構成新的威脅。

另外一個讓中國決策者不願開放資本賬戶的原因,是人民幣匯率被低估。如果資本肯定會只朝著一個方向流動,那麽向自由資本流動開放的國家一定是瘋了。如果資本流動出入中國獲得全面許可的話,將出現以下結果:全球其它國家對於相對廉價的人民幣的需求,將嚴重超過中國對其它貨幣的需求,因此中國將面臨投機資本大舉涌入中國的風險。

因此,我們得出了以下結論:在人民幣可以自由兌換之前,IMF不會將人民幣納入SDR,但實現自由兌換的一個巨大障礙則在於人民幣匯率被低估。如果中國允許人民幣升值,一種定價更為中性的貨幣,將為人民幣變得“可自由使用”並被納入SDR貨幣籃子創造條件。

但且慢。人民幣升值很有可能開啟其進入SDR貨幣籃子的大門,但同時,人民幣升值也會讓中國以另一種方式為歐元區提供支持:吸納更多歐洲出口。

盡管作為一個整體,歐洲與中國的貿易逆差相對較小(約為1200億歐元),但必須記住兩點。首先,歐元區出口增長提速,將減輕外界對該地區主權違約的疑慮,不管最初狀況是存在順差還是逆差。由於人民幣升值將使得貨幣完全可兌換變成一個更為現實的目標,因此人民幣升值將有助於中國讓自己處於國際貨幣改革的核心位置。

出於上述原因,在有關如何最好地幫助歐元區的討論中,中國匯率政策可能會占據更為重要的位置。

本文作者是花旗集團(Citigroup)新興市場經濟學主管譯者/梁艷裳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