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富不過兩代

孫滌

“富不過兩代?! 確實聳人聽聞。

歷來有“富不過三代”之說,像是對世俗成功的詛咒;“富不過兩代”卻不是一種毒詈,而由著名的人類文化學家許烺光先生提出的。對中國的歷史文獻做了深入的統計解析,以及對近代的民俗文化做了深入的實地考察之後,許先生得出這樣的結論。令人深感怵然之餘,它催人深思和慎戒。

“任何人,無論在現世如何成功和顯耀,如果其後代搞得亂七八糟,那麼他(她)的一生又有什麼意義呢?”這句感嘆發自一個名叫杰奎琳的名女人,船王奧內西斯的遺孀,更是總統肯尼迪的遺孀。在美國,杰奎琳以“懿範足式”的良母廣為人所稱道,對兒子的養育可說是不遺餘力。在她的悉心栽培之上,在她和肯尼迪的優良基因之外,在她苦心經營留下的兩億多美金之後,小肯尼迪的表現又是如何呢?杰奎琳死後沒過幾年,小肯和他太太就墜機而亡。經調查發覺,原因是他們在自駕小飛機參加朋友婚禮的途中,因口角而廝打,竟置飛機駕駛於不顧。幸而杰奎琳仙逝在前,否則情何以堪?

類似小肯尼迪的行徑,即令上帝恐怕也難幫得上忙,何況區區寡母?板子當然不能打在杰奎琳一個人身上。那麼,還有誰得承擔罪過?杰奎琳生前有此感嘆,潛意識裡她難道有這樣的恐懼?我們難以確知。但是她在名利場裡周旋,所見所聞有不少足可引起她憂慮的,自是不難推想。許烺光的探索之一,就是要追尋答案,下一代怎樣成長才能稱職接棒的。這可不是什麼家庭的瑣屑事,特別是就華夏文化價值來說。 (不妨看看充滿紛爭的近代史,國共兩方最顯赫家族的晚景和結局。)

文化的內涵包括些什麼,向來是見解各殊,但作為基石有兩類是必備的:1. 習俗和儀式,如生、婚、喪、慶等方式和節假日,及其崇拜的對象; 2 . 下一代的培養方法和規矩。文化之能持久,在於這些規範已融入民眾的血液,成為不言自明的習慣,對它們的服膺是不假思索的,而不是有意識選擇來的。怎樣養育子女,因此浸透了所屬文化的價值。子女的生育教養對於華夏文化,意義尤其大。因為華人的安身立命之基,是把自己當做血緣鏈條的一環:對祖先崇敬,並有責任通過子裔繼續其命脈。華夏文化缺少西方文明的基本構件,如個人的靈魂、罪愆、救贖、救主等觀念;華人則從實際出發,“祭神如神在”。自慰地想,假設神存在的話,就應當保佑自己家庭的順遂,所祭的祖先才是實實在在的。因而,兒子能否不辱沒祖先,並發揚廣大家族的鏈鎖,意義超越了對​​下一代的“教育成效”。

文化的這種差異,從市場和管理的角度,影響也是不容忽視的。中國市場化進展的結果——深受華夏倫理影響的東亞經濟體(無論台港、新加坡還是日本、韓國)的發展可為​​佐證——企業還將以家族擁有並經營為其主導形式。因此,解析富二代(包括官二代)的行為和心理有其社會意義,重溫許烺光在這方面的著述也有其現實價值。

許教授(1909-1999)學術成就卓著,1977年被選任美國人類學會會長。他鮮為國內所知,原因大致有三:他畢業於上海,早在1944年就已赴美國任教,並終身客居彼岸;他的著作幾乎全部以英文撰寫(直至約十年前才在台灣陸續漢譯成《許烺光著作集》);他沒有按照辯證唯物主義的典型路數進行研究。順便說,筆者八十年代留學,也是到美國以後才知道有張愛玲、沈從文、熊十力其人,才讀了久聞其名的“江村文化”,也才發現許烺光先生的《祖陰下》絲毫不比費孝通先生的“江村研究”遜色。

“富不過兩代”是《祖陰下》得出的結論。這本力作初版於1948年,是許烺光在倫敦經濟學院得到博士學位後,運用老師馬林諾夫斯基的方法對雲南的小鄉村“喜洲鎮”長時間田野調查(一千戶、八千人;19417-19426月,及1943年的7-9月)的成果。筆者在此引用的,則是該書1967年的增訂版。對平民家庭裡貧和富兩個群體的考察,以及從史料對權貴名人的跨代統計分析,令許烺光相信,華夏文化里“父子同一”的主軸關係,和“一系列相互關聯的原因週期性地削弱了富裕人家子弟的能力和追求成功的動力…… 一個看上去以保護其後代社會地位而不斷延續家族的親屬系統在其內部創造了有利於對方(貧寒子弟)的作用,因此造成了傳統中國社會驚人的變動性。”

許教授對歷史上成功人士的分析,主要依據的是蔣良黻的《歷代名人年曆碑傳總表》(包括了30個姓氏的所有的名人),從籍貫和生卒年代來判斷同姓者是否存在父子或祖孫關係,由此來判斷該家族的榮枯延續的時間。他不無驚訝地發覺,“在所有三十個家族中,家族顯赫的時間沒超過兩代,或至少不超過三代。”儘管中國社會在傳統制度的安排上有太多“有利於名門望族延續的因素,但中國的名門望族與歐洲的相比,歷時周期要短暫得多。”

為了印證他的結論無誤,許烺光又遍訪地方志記載的名人望族的興衰,比如浙江省的鎮海、慈溪、鄞縣,發現“富不過兩代”的規律依然奏效,“在發達地區,名人出生於名門望族和貧民百姓的比率幾乎相等。”

有人或許會說,那是哪個年代的事囉,現在可是大不同了。筆者卻贊同許教授的見解,“社會的變化和傳統歷史文化的種種因素緊密相連。了解過去是理解現在的必要條件”。那麼在目前,導致“富不過兩代”的因素到底是什麼?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