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論西方襲擊伊朗之可能性

薛理泰

最近各大媒體沸沸揚揚,談論以美國、以色列為代表的西方國家對伊朗實施軍事打擊的可能性,於是伊朗核危機再次躍為國際熱點新聞。跡象顯示,假如伊朗仍然鍥而不捨地加快研製核武器的步伐,則西方國家可能對伊朗發動一場軍事打擊,或許已經將襲擊伊朗之事列上了議事日程。

美國外困於久拖不決的阿富汗、伊拉克兩場戰爭,內格於整體經濟欲振乏力的困境,正在收縮戰線,豈能在伊朗另外開闢一條新戰線呢?伊朗是一個中等強國,多年盛產石油,財力強勁,又在近年厚植軍力,實力不容小覷。何況,伊朗不像伊拉克,長期遭受國際制裁,民生凋敝,頹勢畢現。據此,伊朗實力遠勝於當年伊拉克,兩者不可同日而語。

伊朗核彈對以色列威脅極大

再說美國處理朝核問題時,迭次發出即將動武的警告,卻始終“但聞樓梯響,不見人下來”。西方國家究竟會否襲擊伊朗?筆者認為,當前西方勢如騎虎,或許將對伊朗發動襲擊,並且不久很可能付諸實施。淺談依據如下:

其一,巴基斯坦手中的核彈,尚且不敷應付印度的核威脅,並非真正的“伊斯蘭核彈”。伊朗擁有了核彈,將名副其實地成為“伊斯蘭核彈”,成為西方國家領袖驅之不去的夢魘。

其二,源自伊朗的伊斯蘭教復興運動,自上世紀70年代末勃然興起以後,席捲全球各個角落,並且同國際恐怖活動有著因果關係。伊朗擁有了核彈,不啻又給伊斯蘭教極端勢力打了一劑強心針,勢必加劇挑戰西方核心利益的活動。屆時,“樹欲靜而風不止”,西方國家疲於奔命,窮於應付矣。可以預估,美國從伊拉克、阿富汗如期撤軍的計劃也可能受到影響,以至乾擾華府“重返亞洲”的大計。

其三,美國之所以未對朝鮮動武,有幾條約束因素:如中國、俄國堅決反對美國動武,朝鮮猶如“城狐社鼠”,美國有所忌憚;“三八線”距離首爾僅50餘公里,一旦衝突爆發,首爾勢必淪為火海,而大首爾地區匯聚了韓國60%的財富和50%的人口,韓國的立場對華府也起到了掣肘的作用。這些牽制因素在西方應對伊朗核危機時不復存在。

其四,中、俄兩國作為朝鮮的鄰國,堅決反對美國對朝鮮發動軍事打擊,美國自然有所顧忌。而鄰近伊朗的多數阿拉伯國家都是遜尼派掌權,懍於什葉派掌權的伊朗的強勢干預(當年沙特阿拉伯從中國進口東風三號導彈,就是用於對付伊朗的),卻在不時攛掇美、歐對伊朗動武。沙特甚至揚言,否則,沙特也可能著手研製核武器自保。對比朝核、伊核,情況迥異。

其五,以色列國小民寡,一旦伊朗擁有核導彈,將對該國構成致命威脅。況且,伊朗總統內賈德屢次聲稱,將從地圖上“抹去”以色列,對此,以色列猶如芒刺在背。可以設想,倘若伊朗擁有了核彈,巴勒斯坦、黎巴嫩真主黨等以伊朗為護符,必然加強針對以色列的襲擊,以色列一夕數驚矣。

以色列決不容許周邊的伊斯蘭國家擁有核彈,這已經成為國策。就以色列而言,對伊朗動武,是“長痛不如短痛”。近年以色列對美國發出警告,列出時限,施壓促使伊朗棄核,否則,以色列即將單方面實施對伊朗的襲擊。對照一下,這個時限轉瞬即將屆臨,這可能就是最近媒體轟傳西方將對伊朗動武的風源。然而,即使以色列單方面對伊朗動武,惹出麻煩,美國仍然無法迴避,最終也要由美國“埋單”。這可能也是美國作出相關決策的誘因之一。

歐美對伊朗動武的迫切性

其六,伊朗已經擁有了導彈,又有了核彈,兩彈結合,手中的核導彈足以囊括羅馬、巴黎、柏林、倫敦等歐洲大都市在其核打擊範圍內。思念及此,歐洲領導人夜不能寐,成為切膚之痛,必然同美、以站在同一條戰線上。而歐洲對於朝核問題是不甚關切的。對於歐洲領導人,兩者完全不能相比。對於來自歐洲的壓力,華府又豈能束諸高閣?

其七,儘管伊朗基本上是一個單一民族、單一宗教的國家,國內民眾卻在國家政治發展趨向上存在著尖銳的矛盾。伊朗國內爆發的反政府運動時起時伏,即是一個佐證。如果西方國家在襲擊伊朗時,僅設定有限的戰略目的,又對襲擊目標設下限制,則可能會起到加強伊朗溫和派的凝聚力而渙散伊朗強硬派的凝聚力的作用。

其八,核武器工程是十分複雜的,由許多子工程構成,缺一不可。這也為美、以僅以阻滯乃至摧毀伊朗核工程為目的,選擇若干關鍵性的設施作為襲擊目標,實施“外科手術”式的軍事打擊提供了可能性,通過一擊中的戰役手段,達到釜底抽薪的戰略目的。況且,美軍早已進駐伊朗周邊國家,伊朗周邊密布美軍基地,也為美軍實施精準打擊提供了可行性。

其九,美國早已分散進口油源,自波斯灣進口的石油僅佔進口量的17%而已。即使美、以對伊朗動武,惹出禍端,對美國能源供應也不致構成大患。這可能又是美國作出相關決策的依據之一。

其十,西方國家對伊朗動武,將面對一系列的尷尬問題,茲事體大。危及駐伊朗周邊國家的美軍安全,僅是一例而已。然而,在伊朗已經擁有導彈及相關技術的前提下,倘若當前西方國家在對待伊朗核問題時不作為,則一旦伊朗突破研製核彈的技術瓶頸,將核彈、導彈“兩彈結合”,擁有了核導彈,屆時西方國家面對激化了的雙邊矛盾時,再要訴諸對伊朗動武的手段,就尖銳性和復雜性而言,那時面對的尷尬問題不啻百倍嚴重於眼前的狀況了。簡言之,遲動手不如早動手。

綜上所述,西方國家對伊朗動武的必然性是相當明顯的,而且動手時間的緊迫性也是明顯的,可謂迫在眉睫。當然,假若伊朗權衡利弊,見機而作,作出妥協,從而化干戈為玉帛,也是有可能的。如此,世局和平,善莫大焉。

作者是斯坦福大學國際安全和合作中心研究員聯合早報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