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海外華裔空巢老人寂寞難遣去留兩難盼活出自我

楊凱淇

近年來,隨著幾次移民熱潮的興起,許多中國人移民海外。由於假期時限與往返簽證等客觀因素的製約,海外華人與國內親人團聚的時間往往很少。為了減輕長輩們對自己的思念,讓他們過上相對富足的生活,越來越多海外華人選擇將國內的老人接到自己身邊生活。然而,國外較大的生存壓力使許多兒女對陪伴父母一事顯得心有餘而力不足。因此,這些旅居海外的老人過著一種特殊的“空巢”生活:白天子女上班後,他們只能待在家裡,或在有限的範圍內活動,語言不通使他們無法跟人交流,經常倍感孤寂。

生活無憂卻倍感孤獨

“上午從家中走到老人中心,然後在老人中心吃午飯一直到晚上飯點時才回家;反复看著兒子的照片,沉浸在回憶中。回到家中就守在電視機旁邊,但不知道播放的是什麼內容,不敢接兒子以外的任何電話,因為語言不能溝通。”這就是華裔“空巢老人”生活的一天。在美國紐約華人社區,越來越多的“空巢老人”過著“進門一盞燈,出門一把鎖”的日子,生活孤獨寂寞,無人知曉。

中新社報導,家住紐約法拉盛三福大道的華裔老人劉女士,今年72歲,坐在福壽老人中心的活動場地內,劉女士和周圍老人談論最多的就是兒子以及身體。她介紹說,兒子2008年以前還在紐約工作,但金融危機使得他被解僱。為了生存,兒子和兒媳帶著孩子被迫遷往芝加哥再就業。劉女士因受不了芝加哥的天氣以及怕給兒子帶來更多的負擔,就隻身一人留在紐約。

她現在盼望最多的就是兒子休息的時候能夠回紐約看自己,但是一年也就二、三次。 “我是'被關起來'的。”劉女士說,她移民到美國最初是為了與兒子團聚,幫忙照顧孫子孫女。為了幫助兒子在美國買房,她連廣東老家的房子都賣了。可一到紐約,一句英語也不會的她,備感孤獨。現在連兒子都不在身邊,生活中無依無靠。

旅居西班牙的呂女士也有著類似的困惑,由於不會西班牙語,隨兒子來到國外後,呂女士缺少了很多與人交流的機會,兒子、媳婦每天工作到很晚才回家,真把他們等回了家,看著他們疲憊的樣子、體貼小輩的呂女士總是催促他們洗漱洗漱早些休息。久而久之,呂女士感覺自己的語言功能在退化。更讓呂女士感到煩惱的是生活無憂的她時常被“無用”這兩個字老困擾著。在兒孫們早出晚歸的生活中,幫不上什麼忙的呂女士感到自己是個吃閒飯的人。 10多歲的孫子是在海外長大的,長期吃西餐,根本不吃呂女士做的中國飯菜,為此,呂女士唯一的做飯樂趣也成了多餘。

呂女士曾試探性的與兒子說過,想回中國,可一提這個問題,兒子就會追問其原因,甚至還懷疑家中有什麼人開罪了母親。呂女士知道自己的原因根本說不出口,可為了不讓兒子胡思亂想地怪罪他人,只得道出了原委。孫先生體會到了母親寂寞的心情,為母親安裝了中文電視,希望她可以從電視裡了解國際國內的形勢,此外,聽聽中文也能解解悶。然而呂女士的心結並未因此解開,甚至一度選擇自殺。孫先生無奈只能將母親送回了中國老家,並囑咐親戚們多去母親那裡走動走動,給老人做做伴兒。

心情抑鬱精神少慰藉

由於很多空巢父母整日在家形影相吊、生活孤單,加之思念子女,往往心情抑鬱、寂寞難遣,很容易產生各種心理問題。 “獨守空房”的老人又在陌生的國度面臨文化隔閡、語言不通等困難,心理問題更是亟待重視。

曾有人將中國老人在國外的境遇戲稱為“五子登科”——聽不懂英語是聾子,看不懂是瞎子,不會說話​​是啞子,不會開車是拐子,拿起電話答不出、手抖得像呆子。於是,這些父母往往因遠離原有的文化和生活圈子、不習慣海外生活而心生鬱悶,感到寂寞。許多老人因此不願在國外常住。此前有媒體報導,一對去澳大利亞看望女兒的中國夫婦不到兩個月就提前回國,只因“想念與老夥伴在大樹下下棋、在公園裡舞劍、在家門口吃小吃的日子” 。

在海外,還有很多華裔“空巢老人”並不具備回國的能力,他們只能相互依靠,維持生活。據紐約法拉盛福壽老人中心主任王能介紹,近年來華裔“空巢老人”逐漸增加,目前老人中心內大約15%的老人屬於“空巢”。很多老人因此被迫互相依靠,每天聚集在一起吃飯、打麻將、看報紙等。老人中心就成為這些“空巢老人”最信任的“家”。

目前華人社區普遍存在華裔老人貧困問題,而“空巢老人”不僅面臨貧困,還面臨無人依靠的悲慘生活。王能介紹說,有的“空巢老人”每天只能吃一頓飯,甚至有的“空巢老人”更是無家可歸。王能表示,“空巢老人”面臨最多的問題就是心理問題,老人對生活物質要求不高,需要的是一種精神上的慰藉和共鳴。

“百善孝為先”。孝是中華民族傳統文化的精髓,也是中國社會維繫家庭關係的道德準則。多數身在海外的子女都為不能就近照顧國內的父母而心懷愧疚,但談到如何解決這一問題,他們大都表示自己的矛盾和無奈:自己在國外奮鬥多年,事業和家庭都在國外,放棄一切回國照料父母不太現實;將空巢父母接往國外,也遠非解決問題的良策。除了子女因工作忙碌常常無暇顧及父母之外,已在國內生活大半生的父母也很難在一個陌生的新環境裡老有所樂、頤養天年。更何況,中國傳統“落葉歸根”的思想也讓許多老人難離故土……

尋求改變盼活出自我

移居到海外的中國老人們,必鬚麵對中外養老觀念對“幸福晚景”的不同解讀,面對經濟、生活、精神等諸多方面的生存現實。身在異國他鄉,許多老人們在低迷過後,選擇勇於挑戰自我,替兒女分憂,尋求自我與價值更新,努力適應文化差異,尋求安逸、有尊嚴的晚年。

來自福建的金老伯移民加拿大後,經濟上無憂,但他總是擔心他與老伴會拖累兒子家庭的生活,因為“我們已經沒有能力幫助小輩,又沒有自己生活的空間,真是怕拖累孩子,長期下去還怕有家庭矛盾出現”。這種現像在移民家庭很普遍。不過金老伯現在已找到解決矛盾化解煩惱的好去處——華人老年學校。

加拿大士嘉堡地區的“長青學苑”老年學校,這是一個華裔銀髮族提供舒適學習交友的公共場所,其特點是以推廣多元,切合華人族裔生活傳統與文化多種興趣活動為主的老人學習中心。校長洪秋月介紹說,這所學校發展到今天已有6年,來這裡註冊的老人有900多人,而常年每天都堅持來這里活動的人就有300多人。他們的師資力量可以稱之雄厚,20多名老師幾乎全部是奉獻型的專業人才。特色課程包括:排舞、太極杖、篆刻、二胡、書法、電腦、橋牌、瑜珈、攝影、麻將等,這些課程與活動有固定時間與地點,且收費低廉,另外還有固定的各種生活講座和免費健康舞。

來自中國台灣70歲的范先生,來加拿大之前不會使用電腦,如今他已能用電腦與兒子視頻對話,現在不但可以熟練操作聊天窗口,還可以上各種網站瀏覽信息,生活變得趣味盎然。他希望這所老人學校能長久地發展下去,他也好有一個怡然自得的快樂場所。

許君健老人原來的專業是戲劇,而業餘篆刻30年,現在儼然成為他的另一專業。在這裡,每天都有老人們按照課表安排準時來這裡上課。楊秀香老人說,這裡制度健全,很正規,沒有語言障礙,重要的是能廣交朋友。

能夠找到自己晚年生活的興趣點和發現另一片新天地,精力能被另一個新興趣和新發現所佔滿,讓自己感覺快樂,回到童年,對於老人來說,實在是一件無比快樂的事情。而活到老,學到老,充實生活帶來心靈上的快樂,更讓這些華裔“空巢老人”體會到生活有品質,生活有希望,體會到自己有用,有價值,體會到尊嚴。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