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財勢何其沉重

孫滌

基於對偏遠小鎮雲南喜洲的田野調查和對歷史資料的統計分析,許烺光先生得出“富不過兩代”,從而造成中國家族的興衰倏忽,社會的變動驚人的結論,不能不說是相當弔詭的,“一個看上去以保護其後代的社會地位不斷延續的家族親屬系統”,依賴“祖陰”非但不可得,結果還適得其反。為此,他在《祖陰下》用了大量篇幅來發掘它的根源。

許教授突出了華夏文化里“父子同一”這個核心關係的功能。父子間的責任和權益是雙方的交互作用,是父子要履行他們對祖先的共同責任。家庭則是內在紐帶的一環,“一邊連接著眾多的祖先,另一邊是無數的子孫後代。”父親以傳統和祖先為楷模,要兒子竭力循蹈,孩子們越早發展得“與祖先傳統越是一致,父母們便越高興。”我們常常聽到和經歷過的“乖”,構成了兒童教育的第一要義,創造力和天性,自然就無從談起了。

輪迴,或者“因果報應”,即使有不少人相信“確有其事”,顯然不在許教授調查分析的範圍之內。他的解釋是,出生於貧富(包括權勢、財富、地位)不同的家庭,子女特別是兒子的個性上的差異在很大程度上造成了“家族為何在兩、三代人的時間內便經歷一個興衰週期,”而富裕之家孩子的“寄生生活也許就是家道衰落的開端。”

許烺光指出,家庭的權勢財力社會地位對兒子(在傳統教育里女兒始終處於從屬配角的地位)的個性形成起了決定性的影響。出生在富裕家庭,兒子們多半虛榮、好炫耀、衝動、放蕩、奢侈、不誠實、缺乏經濟現實感(個性類型2);與之正相反,出生貧寒家庭的男孩,則多半勤勉、恭順、誠實、有理性,有經濟現實感(個性類型1)。不過,富家子弟中也有理智、誠實、勤勉、積極進取,有遠見的(個性類型5),貧寒子弟裡也有懶惰、頹廢、不誠實、缺乏現實感的(個性類型4)。但只是例外,人數相對也少得多。還有一種個性類型,謙謹、勤勉,對社會和法規有現實感(其中也有些並不見得誠實謹慎,經濟上也不實際的),是出生於小康之家的子弟的典型性格(個性類型3)。

為什麼會有類型24、類型15這兩種“亞型”的原因,許教授承認說,他也不是十分清楚。對此,筆者在本系列後面將嘗試有所闡發,擬作詳細討論,以說明為什麼今天“虎媽”並不是“孟母”的道理。畢竟過了半個世紀,我們今天所處的環境,和所服膺的觀念,都發生了極大的變化。

許教授觀察到,“父子同一”的理想規定了中國人的父子之間完全分享共同的利益,凡是父親擁有的,就讓兒子無條件分享。 “富裕的父母都有意無意地將孩子的悠閒舒適視為他們自己社會地位的象徵。”事實上,富人生活的共同特點是優越感和支配權,他們競爭的基本方向是炫耀闊綽的鋪張浪費,這在窮人是不可能的奢侈。窮人家孩子的競爭,基本的方向是努力使生活變得小康一點。

望子成龍,至少望子成才,乃天下所有的父母天然就有的期待。中國文化在光宗耀祖的價值驅使下,嚴格的家教本當是應有之理;然而,沒有多少中國身居高位的父親不希望他們的兒子分享自己的權勢和財富,他們甚至把別人抬舉他們的兒子視同對自己成就的肯定和自己地位的尊重。相應地,社會習俗也普遍認同“父子同一”,認為怠慢權勢者的兒子就等於怠慢了他的老子。里外夾攻的結果,大大加劇了金錢和權勢對人本來就有的腐蝕作用。

許烺光認為,有的父親、甚至兒子本人都認識到了這種腐蝕的危害,儘管他們自覺加以抵制,但周圍的人卻由於父親的權勢財富而對兒子偏愛、縱容、誘惑,強有力地把“富二代”和“官二代”網羅浸淫在腐蝕之中。他也發現,出身貧寒的人天資聰穎、通過努力、或機緣湊巧,得著了富貴之後,他們的子弟也不可避免地再蹈覆轍,懶散懈怠、奢華嬌縱,不事經營,耗散父輩的的財富和成就,迅速地重新墮入貧窮——一個可悲的輪迴。

《祖陰下》初版於1948年,隨著他擴大的眼界和閱歷(比如他在五、六十年代對日本、印度、和美國華裔社區的長時間深入考察),許烺光在1967年的修訂版裡專門加了“中國的血緣,個性,及社會變遷”一章,通過與何柄棣教授的商榷,他對這個觀點做了展開。何柄棣當時執教於芝加哥大學,他通過研究證實,歷朝歷代地位居高的家庭走向衰敗的時間都很短。在其名著《封建中國通向成功的階梯》裡,何教授認為其中的一個主要原因,是這些家庭“沒有給孩子提供合適的教育。”

許烺光則批評說,這並太不符合事實,他當時執教於同在芝加哥的西北大學,想來他們是素有交往的。許教授指出,成功的家庭為了榮耀祖宗並延續血脈,父親對兒子的教育格外地重視。事實上,富貴的父親既有充足的動力,更有充分的能力來督導兒子。許、何兩位學者切磋的案例包括,明初的丞相黃懐(1367-1449)和王敖(1450-1524)都很賢明,人品素養高,並勤於督導孩子,但兒子衰頹得既透徹又迅速。歷史上充斥著這類教訓,兒子非但沒能給門庭增光,反而禍殃了老子。而中國的古訓和俗語,針對敗家子的,也俯拾即是。許烺光認為根本的原因,不在於父親是否重視,以及能否提供對兒子的教育,而是“父親無法控制對其後代的教育。”

個中道理很直截,儘管看來有悖常情:父親的財富權勢太沉重,兒子寄生於其上,毅力、能力、判斷力都不足以駕馭;而周邊的環境盡力把兒子往下拽。因為人們發覺,要瓜分成功者的財富和權勢,從他們的兒女下手要容易得多,就像鯊魚攻擊幼鯨那般。在超乎尋常人所能承受的壓力下,富二代和官二代輕易就被壓垮了。

在這場艱苦卓絕的“拔河比賽”中,父母怎樣抗衡環境,才可能在提升子女的努力中勝出,是我們接下來所要探討的。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