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中國人為何排隊買喬布斯傳?

英國《金融時報》中文網專欄作家 連清川

如果說有一個行業對於市場的反應最靈敏,最即時的話,那就是中國的盜版山寨業。在《喬布斯傳》正式出版之後的兩三天內,我已經在寓所附近的常駐盜版書攤那裡買到了。

是的,我內心毫無愧疚地買了,因為我對這本書的定義就是暢銷書,對其內容沒有任何的期待。在盜版這件事上,作為消費者的我盜亦有道:對於那些皓首窮經、殫精竭慮、嚴肅認真的作者例如熊培雲、雷頤、吳曉波什麽的,就要買正版,對於那些只要翻一翻的暢銷書,買個盜版也無傷大雅。就好像在音樂領域,古典音樂我絕不買盜版,流行音樂我絕不買正版。

書不需要細看,不過後來有一個標題黨的標題讓我也思考起來:中國人排隊買《喬布斯傳》說明瞭什麽?不過我的問題是:中國人為什麽要排隊買喬布斯傳?

當然,直接的答案就是中國人都有一個成功夢,或者說有一個中國夢。《喬布斯傳》暢銷和以往其它幾波暢銷書本質上是一樣的,成功學之驅動:許多人都想探求喬布斯的成功之道,而後成為“中國的喬布斯”。不過,我有一個更加惡毒的說法:每個中國人的心裡都有一個山寨夢,夢想成為山寨喬布斯,成為山寨比爾•蓋茨,成為山寨扎克伯格……或者說,這是中國夢,最起碼是現階段的中國夢的本質。

中國是一個山寨之國。我說的山寨的意思,不僅僅是那些山寨iPhone,山寨iPad或者山寨任何國際流行產品的山寨,更重要的是山寨那些創意和思想的山寨。經過了加入世貿之後的排山倒海的壓力以及國內創作人的自我警醒,盜版終於已經成為了一個不合法的生意(當然,其中是非曲直還非常復雜,那是另一個話題),可是山寨卻是一個合理合法甚至被歡呼被崇尚的行為。我們的價值觀是不譴責山寨的,甚至認為山寨成功乃是一種天經地義的行為,是在“巨人的肩膀上瞭望”。

而且我們的山寨產業如此之發達以至於它成為了一個人人都無法避免的市場主流,成為了中國發展經濟、國際接軌和科技進步的中流砥柱。我們姑且稱這種力量為“山寨力”。

不相信嗎?百度是對google的山寨,是中國搜索引擎的中流砥柱;開心網是對facebook的山寨,是中國社交網絡的先聲先鋒;新浪微博是對twitter的山寨,是中國接軌國際微勢力的大腕巨擘;優酷是對youtube的山寨,是中國視頻網絡的市場領跑者……

還要我舉出更多的例子嗎?叢小到紙張文具,大到冰箱彩電,從具體的電子產品,到虛擬的文藝創作,“人間無處不山寨”。山寨力成為推動中國發展的巨大力量,山寨成為中國人的生活方式。

山寨的成功使那些夢想成功的年輕人,無論有沒有知識,無論有沒有資本,無論有沒有創意,都在夢想著通過山寨而一舉成名。這就是我說的中國夢的實質就是山寨夢的原因。

然而我們回望喬布斯得以成名的國度的時候,我們卻意外而又毫不驚奇地發現他們崇尚的是一種叫“創新力”的東西。在美國,以及更加古老的歐洲,被人說是模仿乃是一種恥辱,不要說是亦步亦趨的模仿,即便僅僅是部件外在的模仿,都要遭到無情的嘲笑,甚或在市場上為人唾棄。在近幾十年的電子和網絡科技發展史上,創新的力量一波蓋過一波,每一波都是對前一波的推動與發展,每一波都引領了世界的潮流。IBM早期是PC的行業領袖,其後Intel推動了芯片的發展,Microsoft帶領了軟件業的革命,Yahoo!把網絡媒體推向大眾,Google開創了搜索引擎的輝煌,Youtube推動了視聽行業的更新,Facebook掀動了社交媒體的狂潮,Twitter引領了新一代的溝通方式,而Apple則把通訊硬件做了全新的定義……我們看到的所有的這些開創者和企業領袖,都是對別人的顛覆和對自己的革命,沒有人願意站在別人的創意上去尋找成功。我們接下來還將看到新的美國創意的革命,而這種革命又將成為世界的引領者,又將被中國精明的商人們、精英們立馬山寨。

美國創新嚮往被山寨,而中國創新嚮往山寨。這就是美國夢中國夢的本質差別。連中國夢這個名詞都是山寨。

在喬幫主駕薨之後,悲痛的中國人這麽問道:中國為什麽沒有喬布斯?各種各樣的答案都異口同聲:因為我們的體制缺少產生喬布斯的能力。可是我們卻忘了往下再去深究一下:體制之果卻是來源於土壤之花。我們在批評那個壓抑喬布斯的經濟創意體制的時候,我們卻忘了這個體制的產生乃是我們這個土壤所培育的。

我舉一個例子。我曾經和許多人討論過一個虛擬問題:中國會不會出甘地似的人物?結論是不會。因為體制是不容許的。但是我覺得當時英國的體制下也是不容許甘地的;就好像當時美國的體制下也是不容許馬丁•路德•金的。中國出不了甘地是因為成為袁世凱孫中山都比甘地要容易得多。當甘地需要的乃是對人間的大愛,而出孫中山需要的是振臂一呼的激情。

就好像成為喬布斯需要付出的乃是對生命靈魂極其痛苦的折磨,而出李彥宏需要付出的不過是靈轉圓通的手段。

中國人選擇在個體上、在市場上、在體制上的同流合污都是有充分的藉口的。拒絕創新和擁抱山寨的心理也是如此,因為不願意付出代價。

你能不能罷用百度以示對山寨的蔑視?你不能,因為你的工作、生活的需要。當然。我也同意。代價真的很大。

所以,我們就一起山寨吧。那就煩勞你,別再問中國為什麽出不了喬布斯了,因為出喬布斯所需要付出的代價,我們都不肯付。

我還必須要懺悔,我並沒有認認真真地去研讀喬布斯傳。我只不過把我手上的盜版書大致地翻了一翻。我不覺得Walther Isaacson能寫出多麽驚天地泣鬼神的作品來:而事實也證明瞭的確如此。

喬布斯的偉大來自於其極度痛苦的靈魂,即便是他崇信的佛教也無法緩解和偏移。人生的悲劇和事業的成功乃是雙生子。為什麽我們看到偉大的創新總是那麽稀少?因為每一個創新都是一個靈魂的交易,他犧牲了個人的幸福從而換取完美的呈現。從這個意義上說,每一個偉大的人物都有一個痛苦的靈魂。

深刻而偉大的喬布斯傳記應該還要在多年之後才會產生。我所崇拜的傳記作家是像Ron Chenow那樣的,他寫的都是一些耳熟能詳的名字,包括洛克菲勒、漢密爾頓和最近的華盛頓,但是每一本都是經典。因為他的傳記本身就是一個創新。

如果說《喬布斯傳》的確是他的一個遺產的話,那真是一個諷刺。崇尚完美的喬布斯,留下了一本極不完美的《喬布斯傳》。

這是不是只是他留下的幽默而已?

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