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占領華爾街是不夠的

英國《金融時報》專欄作家 約翰•加普

紐約市長邁克爾•布隆伯格(Michael Bloomberg)決定在上周二凌晨對祖科蒂公園清場,並驅逐參加“占領華爾街”(Occupy Wall Street )抗議活動的200名露營者。這一決定讓他變得不受歡迎,但這樣做是對的。倫敦金融城政府(City of London Corporation)試圖將抗議者的帳篷從聖保羅大教堂外移走的做法也是對的。

眼下,“占領華爾街”運動乃至隨之而來、席捲美國和全球的類似抗議活動,應該從旨在回應莫妮卡•萊溫斯基(Monica Lewinsky)醜聞、於1998年創建的左翼運動組織的名字中吸取教訓,然後“繼續前進”(Move On,這是該組織的名字)。除了爭取在外過夜這一不可剝奪的權利之外,他們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不管現在究竟是不是清除祖科蒂公園里的帳篷和防水帆布、以及讓抗議者找到自己的床的最佳時機,這樣的事情遲早要發生,畢竟冬天來了。布隆伯格實現了良好的平衡:他堅稱,他們可以在那裡抗議,但不得將公園當成自己的家。

當我6周前第一次探訪那些抗議者時,我對“占領華爾街”運動抱有同情,現在仍然如此。盡管他們的一些觀點被誤導,但他們獲得數百萬人的支持有其原因。政府支持的銀行獲得過多的社會財富,這其中是有問題的,誰不這樣認為呢?

明智的做法是,像通常那樣不被扯入政治,而是利用直接民主的理想主義形式,提出新的觀點。他們做出足夠的承諾,出現並參與到長期且建立共識的和平辯論中,這將取得很好的效果。

但人們宿營的時間越長,他們就越是在考驗人們的耐心——不僅僅是政府和政治家,還包括開始時贊同他們行動的鄰居和其他人。正如此次抗議活動的發起者加拿大雜志《Adbusters》上周在第18項戰略指示上所言:“夢想受挫,可能破碎,耐心耗盡,變為憤怒,激進非暴力政策正喪失吸引力。”

一些無依無靠以及被孤立的人被吸引到抗議活動中來,祖科蒂公園的情緒上周相當激動,抗議者們憤怒地朝警方大喊,並遭到粗暴逮捕。布隆伯格誇大了健康和安全風險(穿過百老匯大街走向祖科蒂公園東部,要比站在公園里更危險),但兩個月的時間已足夠長。

從錶面來看,他直面“占領華爾街”運動幾乎沒有可信性,因為金融業為紐約市貢獻了大量稅收,根據《福布斯》(Forbes)雜志的數據,將金融數據賣給華爾街的生意,讓他得以位居全球富豪榜的第30位。這不僅讓他成為美國最富的1%,也讓他成為2.3億人里才能出一位的富豪。

然而,布隆伯格基本上是以中間派和技術官僚——盡管不夠圓通——的方式來管理這個城市的。盡管抗議者聲稱,他們的民主自由正受到侵犯,但他的主張無疑是正確的:“(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First Amendment)保護言論——但並不保護利用帳篷和睡袋來占據公共空間的做法。

1984年,最高法院確定了這一法律觀點,當時一家名為“創意非暴力社團”(Community for Creative Non-Violence)的運動組織試圖在白宮附近的拉斐特公園扎營,讓人們關註於無家可歸者的困境。首席法官厄爾•沃倫(Earl Warren)不耐煩地做出裁決:“拉斐特公園以及其它類似的設施是為全體人民服務的,他們的權利不應遭到侵犯,即便是被那些要做出一些‘聲明’的人侵犯。

“占領華爾街”運動的一些抗議者承認這一事實。傑弗里•馬克斯(Jeffrey Marx)曾悲傷地說道,布隆伯格“肯定會在某個時刻這樣做,他很擅長字斟句酌……這是自然規律,是路上的一個小障礙。它不會影響大局。”上周二在這個警察已設置路障的公園里散步時,我曾與馬克斯交談。

甚至在警方清場之前,該抗議活動的一些組織者就在附近的樓盤尋找過冬的居所。理智的行動已遷出祖科蒂公園,並轉入行動小組,討論從另類銀行業到綠色經濟等各種問題。

另類銀行業小組蔑視“占領華爾街”運動的傳統形象。其中很多最堅定的抗議者來自金融業,包括來自華爾街大型金融機構的一些銀行家和交易員。該活動的組織者是外交家卡恩•羅斯(Carne Ross)和定量金融分析師凱茜•奧尼爾(Cathy ONeil)。前者著有《Leaderless Revolution》一書,後者在對沖基金D.E. Shaw和咨詢公司RiskMetrics供職。

該團體正在對旨在限制大銀行自營交易的沃爾克規則(Volcker Rule)的實行發表評論,並試圖為一種新型互助銀行創造出一種架構。該團體可能會鼓勵信用合作社和互助組織,例如巴斯克工人合作聯合會蒙德拉貢(Mondragon)

“我曾在金融業供職,我慢慢地、但肯定地意識到,我多年所做的事情是不可靠的空中樓閣,”奧尼爾告訴我,“你親身看到這種激勵,並瞭解它有多麽腐敗。”她承認,看到內部人士在計劃推翻華爾街,她感到“有點奇怪”,但他們是“唯一瞭解它的人”。

如果“占領華爾街”運動想留下一個永久性的印記,那就是它必須關註於這種努力,而不是占領小塊的地盤。1792年在華爾街的一棵梧桐樹下集會創辦紐約證交所(NYSE)的那些經紀人,創造出了某種不朽的東西。但他們並不需要睡在樹下。譯者/梁艷裳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