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逆向思維”——市場的青銅法則係列之二

孫滌

20089月底的金融大崩塌像一陣狂飆席捲全球股市,投資人無不肝膽俱裂,但1016日巴菲特就在紐約時報重申,“我買入的指導原則很簡單:當別人貪婪之際你得審慎,別人畏葸時你得進取。眼下畏懼情緒瀰漫,連投資老手​​都萎縮不前……”他接著在美國市場頻頻出手買入。

按經濟學的經典理論,市場裡的價格總是供求兩方力量達到平衡的結果,價格就是交易對象的價值,因此不必在探尋價值,它已充分涵蓋在價格里了。巴菲特顯然不以為然,他認為,投資標的物的價格同它的內在價值是兩個不同的東西,雖然價值到頭來會反映在價格上面的。用他的另一半,五十年來的“親密戰友”芒格的話來講,“要是你以為股市暴跌,我們就會深陷絕境的話,那說明你對市場投資沒有什麼了解。”其實市場處於低迷底谷,正他們是出手買進被市場嚴重低估的投資對象的好時機。

巴菲特和芒格都是我的英雄,不但在投資上和經營上,更在智慧上和人格上。他們的“逆向思維”,是理解市場法則的關鍵:價格和價值不同,它們怎樣互動,驅動著人們的經濟博弈並受人際博弈的操控,這是我們稱市場法則為青銅法則的理由所在。

我是伯克希爾的“芝麻”小股東已經很久,早在1995年替上證報寫專欄時就開始推介價值投資的投資風格,也幫助營造了眾多的中國粉絲,卻從未到過他們的股東大會。這次友人說是能面謁芒格先生,並有機會親炙其教誨,於是去參加了芒格主持的西科金融公司的股東大會。

55日下午在帕薩迪納市(距離我家50公里)的大會,三個小時,幾乎是芒格的個人秀。只見他精神矍鑠,往往提問者語音剛落,芒格就已開始應答了,而且直搗問題核心,莊諧並陳,非常膾炙人口。本文中我將精選那天晚上向芒格促膝請教時,以及當天股東大會他和股東們互動中的見解。受中道巴菲特俱樂部朋友的委託,我特意向芒格討教了四個問題,面聆他對各種事理的洞察力,收穫確實超出了我的預想。

86歲的芒格氣色清朗、步履迅捷,好奇心和幽默感充溢,展示出他旺盛的生命力。 (見所附照片)他思維敏銳超過了年輕人,我的話還沒完,他已經明白了整個問題,以及背​​後提問的動機。極為坦直向來是芒格的風格,但他不會就事論事直接回答,講話深具啟發性,促使你去思索並期待你自己來舉一反三。比如,當我問芒格,“怎樣才能在中國找到好企業投資,四十年都不用操心?”老人微笑著眨了眨眼睛,反問道,“要是考慮到腐敗,你能安穩地睡多久,十年、二十年?”有關具體投資對象的問題,他和巴菲特一樣,一般是不回答的。總有不少人求芒格指點快速致富之道,就好比在問,“我怎樣才能不費力氣就快速發財?你可得快速教會我!” 芒格提醒道,即使世上真有這類點石為金的門道,也無從學起。

他始終認為投資選股不過是普世智慧藝術的一個小分支。當我問他,中國不少人有巴菲特的價值投資方法不適合國內股市的看法,有無道理?他回答說,即使在​​華爾街,很多專業經理人對此也還將信將疑,他們的確難做到位。至於經濟和金融學的教授們以及商學院的課程不顧實際,誤導也很嚴重,但這不妨礙你針對市場做對事情,終了還是業績說話。一個人要有真正出眾的競爭力,心裡就得有多元的思維模型,掌握多種工具的組合。任何單個經驗或信息只有嵌入如此形成的智慧框架裡,才會產生意義,才能形成洞察力,才可以指導未來的選擇決策。

巴菲特和芒格為什麼總能把握動態並作出準確的推斷,他們是怎樣捕捉到有用的信息的?我請教了他。芒格認為閱讀紙質的重要是無可取代的。報刊裡,《金融時報》和《華爾街日報》數一數二,任何明眼人無不每天讀報紙。他對好書的影響力也極為推崇,不讀好書就和文盲差不多。好書能啟迪你的理解,凝練你的智慧,是網上的泛覧所無法企及的。

芒格向我解釋了“逆向思維”的重要性,“反過來想,總是反過來思考”是芒格經常引用德國著名數學家賈可布的名言。比如,他強調要逆向來運用“80/20定律”,認為在正確選擇做對於成功有關鍵影響的幾件事是不夠的,還必須竭力避免導致失敗的關幾個鍵因素那樣,超過80%的失敗也往往由不到20%的業務(或人事)造成的。因此琢磨在歷史上及你周圍發生過的錯誤,分析它們的肇因,吸取其中教訓,才能走出新路來。要想在高度競爭的世界脫穎而出,中規中矩肯定不成。芒格說他能根據變化很迅速地自我調整,巴菲特也一樣,兩人都善於改變自己已有的判斷,是“機會主義者”。

芒格非常精要地道出伯克希爾的“控股集團”特色,公司治理結構上的成功乃由極端放權和極端集權兩方面構成,相反相成的效果非常好。極端的分散授權表現在:集團屬下的企業有七十家左右,總公司充分授權具體經營而從不干預,一年一次報告,注重長期(一、二十年)的績效而不看季度的波動,從不要求例會也很少電話指令。事實上總部的人員總共才28位,也無從管起。極端的集中控制則表現在:任何資本的配置運作和激勵措施都只由兩個人——巴菲特和芒格——做成決定。那麼兩人又是怎樣來確保集團充分授權而不會導致“尾大不掉”甚至“道德風險”呢?芒格的回答是,務必挑選“好人”來主持工作。

在大會上,芒格特別推介了中國比亞迪公司的CEO王傳福,認為他和巴菲特之所以改變了伯克希爾從不投資高科技企業的慣例,是出於對王傳福這個人的品格、能力、理念、熱忱的信心,創造出一個又一個的奇蹟,令他們刮目相看。

和芒格談得很高興,他欣然題贈了他的《窮查理寶典——查理芒格的智慧箴言錄》給我,該書的完備中譯本剛由世紀出版集團出版。下一期再來談我們如何來汲取芒格的智慧。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