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九一一沒改變世界

邱震海

九一一改變了美國”、“九一一是美國衰落的開始”、“九一一改變了世界政治版圖”,這是九一一事件發生後十年來人們聽到的較多的評論。但我認為,這些說法某種程度上都是過於簡單化的解讀,也陷入了某種迷思。最重要的是,由於這種誤讀和迷思,人們對九一一產生的深刻根源,以及人類社會存在的一些根本問題反倒容易忽視了。

九一一沒有改變美國

之所以說九一一沒有改變美國,乃基於幾個理由:一、美國沒有對九一一的深刻根源進行反思;二、美國過去十年的反恐策略,大都基於對九一一成因的圖像化解讀,有的(比如伊拉克戰爭)則根本就是以反恐名義實現美國更為深層的戰略利益;三、美國的知識精英對九一一以及九一一之後美國發動的反恐戰爭,沒有產生如對越戰那樣的深刻反思。

過去十年人們看到的,只是九一一後美國在反恐安全措施上的收緊,看到的只是美國通過反恐而對某些地緣格局的改變,看到的只是九一一對美國國民內心世界的某些改變。但美國國民和精英階層過去十年顯然陷入了一個更大的困惑或迷思,即認為只要反恐就能改變一切,捍衛美國本土的安全成為美利堅合眾國至高無上的目標。

然而,九一一的成因到底是什麼?美國人顯然沒有,或者也不願意有更多的反思和触及。即便對於一般認為的恐怖主義根源——文明衝突,美國過去十年也沒有著手通過文明對話予以解決。因此,在美國以反恐名義發動的兩場戰爭上,尤其是在事前已有巨大爭議,事後也被證明為巨大荒唐的伊拉克戰爭上,美國的知識精英完全沒有表現出當年對越戰那樣的強烈的反思和批判精神;美國知識精英在這一問題上,顯然遠遠落在了他們歐洲同行的後面。

而知識精英一旦在某個問題上喪​​失了其與生俱來的批判精神,那麼在成因上無疑折射了某個巨大的盲點,而在後果上則會導致全體民眾和國家機器向著更為茫然的方向滑行。

這個盲點就是:九一一之前,由美國主導的西方經濟和政治秩序激起了伊斯蘭人們的不滿和反彈,並導致了其中個別極端分子和團體的激進恐怖行動;但美國的地位以及美國本土從未遭襲的歷史,使得美國的精英階層由於本土遭襲給美利堅民族帶來的心理創傷,而繼續忽略了對前者的關注。

由於這一盲點的存在,過去十年的美國表面上似乎改變了很多,但在精神實質上卻沒有任何的改變,甚至沒有任何的觸動。

九一一沒有改變世界

與此同時,九一一也沒有對世界秩序的深層結構有所改變。且不說九一一是否就是美國衰落的開始,也不說美國是否已開始衰落,可以肯定的是,沒有九一一,美國和世界經濟中的深層問題將會照樣存在。這些問題從微觀層面上,有美國和世界經濟中的技術性問題(如就業、經濟增長、稅收等),從宏觀層面上則主要涉及全球經濟、政治和文明秩序的失衡,並由此而導致相當部分弱勢群體以極端的方式展現反彈。

認為九一一改變了中美關係,在相當程度上也是一個誤讀和迷思。十年前小布什上任伊始將中國界定為“戰略競爭對手”,爾後的中美軍機相撞似乎加劇了這一態勢;從這個意義上說,九一一轉移了美國的戰略重點,給了中美關係“喘息”的機會。但這是中美大格局的一個很小的側面。中國融入其中的全球化進程、中國實力的厚積薄發、中國經濟不斷增大的總量,都使得中美關係具有遠遠超越九一一這一偶然因素的更為深刻的大邏輯。可以肯定的是,即便沒有九一一後的美國戰略重點轉移,中國崛起的進程照樣會展開,美國屆時照樣會被迫回歸理性層面,與中國展開務實的互動。

既然上面這個大前提成立,亦即中國崛起並不依賴於九一一這個偶然因素,那麼可以得出的另一個邏輯結論就是:過去十年中美的日益緊密化與日益複雜化,可以說與九一一完全沒有關聯,而主要是建基於中美兩個大國基本態勢所發生的微妙而深刻的變化。因此,未來幾十年,除非發生十分重大的諸如改變國家體制並進而影響國家實力走向的事件,中美關係的發​​展也不會由於某個偶然性因素而呈現重大拐點。

探究全球治理結構深層

由於與九一一有關的種種迷思,十年來,包括美國、中國在內的許多國家的人民,實際上忽略了九一一產生的深刻根源。

從表面上看,九一一起源於一部分伊斯蘭極端分子對美國主導的西方經濟、政治乃至文明秩序的反彈。正是由於這一原因,過去十年的主流解讀認為,文明對話是解決文明衝突的主要手段。但正如一位著名學者所說,文明本身不會產生衝突,文明之間的不平等才會引發衝突。既然這樣,下一個合乎邏輯的問題就是:文明之間的不平等又來自何方?如果說文明的不平等首先來自世界經濟秩序的不平等,那麼這一全球性問題所導致的後果,就必然不僅僅是文明的不平等和文明之間的對立,而同時也會引發全球層面的其他一系列深層問題。

中國著名國際關係學者王緝思日前出席鳳凰衛視《震海聽風錄》節目時認為,在九一一與倫敦騷亂、挪威恐怖事件、“阿拉伯之春”,甚至與印度、中國等國的國內社會問題之間,存在著一些內在的邏輯聯繫,那就是全球治理結構中出現了一些深層的問題;城市化進程帶來的問題、資源短缺、老齡化、經濟秩序失衡等,都已成為全人類面臨的共同問題,這些問題會引發個別人士和集團的極端抗爭行動,但人們的注意力卻不能為這些個別的極端行為所左右,而應該放在全球治理結構的深層。

跨越國家與文明衝突

王緝思的思考將對九一一成因的探究推向了一個新的更深入的層面。換言之,個別極端分子和小集團的破壞或抗爭、文明的衝突其實都是表象,甚至只是表象的一部分,其更深刻的原因應當從全球治理的深層結構中去尋找。如果這樣,人們就不會一葉障目,在關注美國本土安全和美國國民心理傷害的同時,也將更多關注人類面臨的共同挑戰,並從解決共同問題的高度出發,回歸審視各自國內面臨的問題。

從中美關係來說,這一關係一方面難以完全擺脫大國紛爭的格局,但另一方面則又必須擺脫這一格局。對全球治理結構深層問題的關注,必須跨越國家關係和文明關係的層面。從這個意義上說,九一一十週年反思,給中美兩國的精英階層提供了一個確立共識的契機。

作者是香港鳳凰衛視評論員 聯合早報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