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文明多元說淺析——與郭保勝先生商榷

劉自立

郭保勝先生文章又不對了(見其《成也中東、敗也中東--本拉登之死對中國的影響》)……簡單說,儒家不是中共;伊斯蘭不是恐怖主義;西方文明本身,不單單是民主——從希臘僭政,到(英國等)憲章憲政;到太陽王路易十四之大治;到後來的拿破崙文明;都不只是民主;文明不等於民主——所以,民主是西方偉大文明之一種,不是全部。

又,中國文明不是民主;是專制主義;是所謂君權相權等治衡或者半治衡體制——當然,絕對不是極權主義和後極權主義乃至共產主義造就中國儒教文明——這種非極權主義,是中國文明、文化的搖籃(或者說,這個體制和反對這個體制,造成文明。)

所以,用文明衝突論,不能解釋一切。人們說,普世價值在埃及,突尼斯的實現,就是伊斯蘭主義和世界文明乃至自由和民主的、反文明衝突論的榜樣和成功。這類例子,早在印尼,伊斯蘭民主實現中,得到證實——早在印度,佛教民主現實中,得到證實——早在台灣,儒家文明(含台灣多元文明)之民主中,得到證實;也在以色列-猶太教文明民主中,得到證實;等等。

所以,本.拉登代表伊斯蘭主義文明之說法,實為大謬;這正是美國人極力避免於茲,作出一系列努力和澄清之所在(因為源於小布什說過的一句政治錯話——現代十字軍討伐……)。

所以,簡而言之,不管是美國人亨氏,還是其他人,他們只看到問題的表層,沒有看到問題的深層;問題的關鍵,不是各種文明衝突,而是不採納文明導致自由之路的錯誤歸宿使然,從而產生了中國之假儒教,伊朗之偽阿拉,乃至其他偽基督和偽宗教;不但如此,就連西方文明也產生過類似錯誤:宗教極權主義之中世紀;後世之對內民主,對外殖民;沆瀣中共和蘇共等——這樣的文明形態——他相對於亞細亞文明和被殖民形態;乃至後殖民形態。這些罪惡之重要表現,就是本.拉登不採納伊斯蘭穆罕默德之歷史上,麥加佔領時期的、黑方石下的寬容所致;就是列寧主義,毛主義、共產主義,消滅東正教,消滅孔子的仁政之反文明論;其,又和西方資本主義文明和早期布爾什維克主義,和毛、鄧主義之某種媾和與戰略經濟勾結——這就是西方文明,對於西方自由民主本身的對峙和背棄。

所以,只有西方文明像消滅拉登一樣,消滅這種文明之負面惡果,才能劃分西方文明中的良莠之區隔,做到,和一切伊斯蘭和東方文明接軌,且,為此催生民主帶來的世界各種文明之復興;絕對不是營造基督教一統天下(或者像後學那樣,解構解域之;或者像《時代精神》一片那樣,對此施行基督塗炭主義和大講陰謀論,為拉登解脫(請見該影片;他們說,911不是拉登所為))這是文明融合論的大構想,大設計。所以,在此歡慶拉登死掉的節日氣氛裡,世界有識之士,該對產生西方和伊斯蘭乃至儒家文化中、反民主自由,給恐怖主義造成空隙的那些文明悖論,予以警惕和清除;否則,一個拉登倒下,百十個拉登還會站起來。他們的旗幟和偽裝,就是文明衝突論。

故此,美國方面,並非因為拉登之死,就可以騰出手來對付中國,就可以改觀中美國的經濟和外交關係;關鍵所在是,美歐要重新考慮西方文明中、資本主義沆瀣中共市場這件事情。只要這個戰略經濟'同盟'”不廢棄,不重構(重新設計對民主中國之構想),美國和歐洲走出資本文明至上論的怪圈,就絕無可能。如果這樣,在未來的對華政治中,此消彼起的中美關係,仍舊會處在無法定位中國的難題之中,左右徬徨,且為其真正最後崛起,製造條件。這方觀察,並無直接涉及拉登之死的邏輯關係。何去何從,中國人和美國人,還要拭目以待,努力撇清之。

成也中東、敗也中東--本拉登之死對中國的影響

郭保勝

非常湊巧的是,筆者上週在《縱覽中國》發布的文章中剛剛提到本拉登、911事件,本週51日晚(美東時間)美國總統奧巴馬即在白宮宣布了本拉登之被擊斃。這是一個令美國民眾高度興奮的消息,狂歡集會的美國民眾、各個媒體不厭其煩的報導、股市油市令人滿意的表現都說明本拉登之死對美國人的重要性。然而本拉登之死,對中國的政局有什麼影響呢?對中國人來說也是至關重要嗎?欲想了解這個問題,我們必須從美國著名國際政治學家撒母耳亨廷頓Samuel P. Huntington的文明衝突論入手,才可得出結論。

1993年夏季亨廷頓教授(Samuel Huntington)在《外交季刊》(Foreign Affair)上發表了一篇題為《文明的衝突》The Clash of Civilizations的文章,裡面指出由意識形態之爭引起的冷戰結束後,國際間的衝突將以各種文明間的衝突為主要形式。 全球政治最主要的衝突將出現在屬於不同文明的民族國家和國家集團之間。文明間的斷層線將成為未來的戰爭線。文明間的衝突將成為世界進入現代以來衝突演進形式中的最新的一種形式亨廷頓教授以阿諾德湯因比教授的《歷史研究》為基礎,將當代文明劃分為:西方文明、儒家文明、日本文明、伊斯蘭文明、印度文明、斯拉夫-東正教文明、拉丁美洲文明還有可能出現的非洲文明,共8個文明實體。他並指出:未來的最重要的衝突將沿著把這些文明區分開來的文明的斷層線展開實際上,這8個文明體中真正扮演衝突角色的,只是三大實體:西方文明、儒家文明、伊斯蘭文明。因為針對西方文明,日本文明、印度文明、斯拉夫-東正教文明、拉丁美洲文明、非洲文明不僅沒有強烈的排斥性,反而具有諸多的親和性。比如日本之現代化,完全脫胎於西方。而斯拉夫-東正教文明、拉丁美洲文明都與西方文明同源於廣義的基督教文明。所以,真正在國際衝突中扮演角色的將是新三國演義似的三大文明:西方、儒家和伊斯蘭文明。

這個論斷也在亨廷頓教授的《文明的衝突》一文中得到印證,他寫道:不久的將來衝突的焦點,將發生在西方和幾個伊斯蘭---儒教國家之間 這些國家因為文化和力量的原因,不願意或者不能加入西方,它們通過發展自己的經濟、軍事和政治力量與西方競爭,它們通過促進它們內部的發展和非西方國家之間的合作來達到目的。這種合作最明顯的形式是儒教--伊斯蘭教的聯合,已經出現了挑戰西方的利益、價值觀和權力的情況 一個儒教和伊斯蘭教的軍事同盟已經處於形成過程之中,企圖通過對抗西方軍力所需的武器和軍事技術的伙伴關係增加收益可見,西方文明與儒教文明、伊斯蘭文明間的衝突,將是當下和未來國際衝突的主題。

了解了新時代的大三角關係,就不難理解2001911事件對中國的意義,也就不難理解今天本拉登之死對中國的意義。儘管亨廷頓認為911事件是野蠻對文明的攻擊,根本不是文明間的衝突,但大多數論者還是依據其文明衝突論,判定911事件是伊斯蘭文明中的極端勢力挑戰西方文明的戰爭,而此戰爭,使原本想遏制中共專制(及其包裝儒家文明)的西方文明戰略發生了重大轉移,使得西方文明不得不與中共尋求聯手,對付伊斯蘭文明。大三角關係中的西、儒聯手,使得中共得以脫身、勢力不斷坐大。這有點像中國三國演義中的孫權和劉備聯手,抗拒曹魏政權。 聯孫抗曹,是孔明的高策,此高策使原本力量薄弱的蜀國壯大起來,最終形成三國鼎立的局面。而在毛澤東執政後期,蘇聯、美國、中國,也是大三角關係,中國聯美對抗蘇聯的策略,也使中國的國際地位一下地提升,既免除了來自北方的威脅,又因美國的支持而進入聯合國。因此,911事件發生時,美國與中國的聯手,使中國受益匪淺、簡直是餓漢得到了意想不到的肉包子”----中共政權是非常感恩本拉登的。

這一論斷,甚至可以從筆者自身的親身經歷來說明。 2000年我結束將近四年的牢獄生活和一年的軟禁生活從家鄉來到北京,找了份工作後,不久就被國保前來喝茶。 2001年美國中部保守派基督徒小布什當選新總統後,由於沒有了蘇聯這個老對手,也由於中東事務還是小麻煩,更由於中共的獨裁,使美國將中國列為頭號敵人,對中國的政策上採取強硬立場。那時北京國保三天兩頭來找我訓話,我問為什麼最近好像發生了什麼大事一樣,答曰:美國與中國要開戰了。果然,200141日,中美髮生海南撞機事件,西方國家對中共的遏制和進攻已經箭在弦上。我不堪國保到我所在公司的多次騷擾,最後決定回老家一方面辦護照、一方面暫避開風頭。而當我上火車的那一天買了張報紙一看,美國受到攻擊911事件發生了!後來發生的事世人皆知:912日,大喜過望的江澤民第一時間即致電小布什總統表示慰問!中共當局之高興,在於美國的頭號敵人已經是中東的恐怖主義而不是自己了​​,在大三角關係中,美國要開始不得不聯手中共以對付中東了。中共成為911事件最大的贏家。在西方國家聚焦伊斯蘭文明中的極端勢力、無暇顧及中共的時候,它開始積蓄力量、在經濟、軍事各方面飛速發展,很快開始傲視世界、對美國也不認賬了。江澤民時代還不斷放出些政治犯到海外,來換取西方的認同。死硬的胡錦濤不僅不放一個政治犯,還持續關押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近期又抓捕世界著名藝術家艾未未,中共之冒天下之大不韙、霸道猖狂,完全仗勢近10年來它各方面大增的實力。911及本拉登之於中共的轉運作用,中國著名人權鬥士魏京生先生深有感觸。一次他來舊金山參加藏人活動,我在舊金山伯克利大學附近與他喝茶議論時政時,他說:小布什上台前後,我們費了好大氣力使西方國家開始將中共列為頭號敵人,準備遏制中共暴政,但不久911發生了,局勢被本拉登攪局了,於是中共得以脫身了。我們是恨透本拉登了。

10年來,中共成也中東,但在中東茉莉花運動風起雲湧、本拉登被擊斃的今天,中共也會敗也中東根據文明衝突論中的大三角關係,當西方文明對伊斯蘭文明取得決定性勝利時,就再也沒有必要聯手儒教文明,而且,西方文明與儒教文明間的衝突就會重新開始。本拉登的死標誌著伊斯蘭文明中極端勢力的標誌性崩潰,這一崩潰,使以前需要聯手中國反恐、對中國作出不少妥協的美國及西方文明,真正開始對中共強硬起來。本拉登的死也標誌著中共靠恐怖主義牽制西方民主自由的日子已經到頭了,自由世界在普世價值上合圍中國的力度將開始加大,全世界民主勢力也要真正對付中共法西斯,如同對付本拉登一樣。

本拉登被擊斃在中東茉莉花革命方興未艾之時,也是天意。茉莉花革命使民主、自由、人權、政教分離等西方文明的內在因素栽種在伊斯蘭文明中,使伊斯蘭文明中的開明勢力逐漸增大,從而走向與西方文明和諧、融合而非對抗的新階段。本拉登之死,使恐怖主義在伊斯蘭文明中衰退,剷除了阻止伊斯蘭文明親近西方文明的重大障礙。茉莉花加上本拉登之死,伊斯蘭文明與西方文明的聯手也成為可能。在二者的聯手後,西方文明就會將自己的頭號敵人,重新定位在從共產主義幽靈中脫胎、又披上東方儒教文明的外衣、統領北韓、越南、緬甸等大小獨裁國家的中共邪惡政權身上。大三角關係的重新整合,甚至會使西方文明與伊斯蘭文明聯手對付中共。中共專制之在劫難逃,就在今日!

當美國將一個勢力列為頭號敵人,那麼這個勢力注定要被徹底剷除的。本拉登被擊斃的消息宣布後,美國整個國家舉國歡騰、興高采烈。我在想,如果此時被擊斃的是中共獨裁者的話,美國人還會這樣興奮嗎?答案當然是不。原因很簡單,中共獨裁者目前還沒有正式成為美國的頭號敵人。然而,我們根據以上分析、根據亨廷頓著名的文明衝突論,中共獨裁者成為美國頭號敵人、成為西方文明的頭號敵人的日子已經近在咫尺、即刻來臨了。正如奧巴馬所說:公義得到了彰顯但願上帝的公義,同樣也來臨到中國大地之上。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