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夢斷華爾街

董潔林

第九章 斷尾求存

9.6

自從離婚以後,李燕天天晚上在兒子睡了之後躲在自己房間裡哭泣。我怎麼會糊里糊塗簽了字呢?她很後悔。

王響有很多東西留在家裡,每次看到王響的衣服或其他東西,李燕都會在心裡升起一種希望,覺得他有一天還會回來的,會回來穿用這些衣物。她小心地一件一件地拿起王響的衣服,彈去灰塵,整齊地掛在臥房旁邊的那間與一間睡房一樣大的衣帽間裡。有時也會穿上一件王響的衣服,讓他的氣息包圍自己,然後胡思亂想……

他一定會回來的。她期盼著,但是看著空大大的房子,心裡又掠過一陣悲哀。
她也常會想到王響的那個女朋友,嫉妒得胸口要炸開。他這會在和那個小妖精做什麼呢?這麼多年的夫妻感情,加上自己的親骨肉,都比不上一個年輕女子的魅力嗎?王響怎麼是這麼一個爛人?真是錯看他了……

更多的時候她覺得十分絕望,只好自己一個人在夜深人靜的時候出門在家裡周圍的山路上轉來轉去,一遍又一遍地回想自己和王響這二十來年的點點滴滴。原來和王響在一起的時候,她從來不敢一個人晚上出來在這些山路上走的,風吹草動都會讓她害怕。這時她好像什麼都不怕了,如果真有什麼事發生,乾脆死了可能就解脫了。如果她真的死了,王響會傷心嗎?如果半死不活又怎麼辦?王響肯定不會管她的死活的……

但她可以肯定,如果有什麼事發生在她身上,兒子就沒人照顧了。然而什麼事也沒發生,這個社區安全得令人失望。就是小鹿晚上也好像到躲哪裡睡覺去了,從來沒有來打擾她。

就這樣每天晚上李燕都被傷心、絕望、期盼、嫉妒、後悔和氣憤等多種情緒折磨得翻來覆去。但每天早上起來後,她看著窗外的太陽,就會獲得一種力量。於是她就用眼膏將因哭泣而浮腫的眼袋盡量遮掩過去,盡力將自己的情緒也偽裝起來,像什麼事都沒發生過似的。她的白天很忙,比原來更忙了,她要上班,接送兒子,賣房子……只要有一分鐘的空餘時間,她也不會放過,要想辦法把它填滿。

她不想讓兒子知道爸爸媽媽離婚的事,也不希望更多的朋友和同事覺得她不對頭。她也囑咐了芳芳不要告訴別人,雖然最後人家都會知道真相的,但能拖一天算一天吧。也許有一天我們還會……破鏡重圓。

又過了周末到了星期一,是2008512日。

李燕開車把兒子送去上學了,然後去上班。她打開車裡收音機的中文電台。電台里傳來的新聞讓她震驚:512日四川汶川一帶發生特大地震,傷亡慘重。餘震還在持續,傷亡還在增加。王響的老家北川縣就在災區中心。

她立刻給王響打電話,沒有人接。然後她又給四川老家的親戚打電話,根本接不通。她知道王響此時一定很著急,她自己也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瘋狂地從互聯網、電視、電台蒐集有關地震的消息。

消息越來越壞。地震波及面很廣,北川是死傷最嚴重的地區,死亡人數天天在增加。李燕一天到晚煌煌不可終日,但又無能為力。找不到王響就不斷地給芳芳打電話,好像芳芳那裡有解決問題的良方。

又到了周末,芳芳讓李燕的電話煩得不行,就抓她去逛商場,希望藉此轉移李燕的注意力。兩個女人逛了半天,也沒買什麼東西。到了中午,就進了一家安靜的意大利餐館吃午餐。她們坐下來後,就開始點菜。

餐館裡正在很輕很輕地放送著音樂。突然,李燕像是被電擊般站起來,臉色突然變得蒼白。你聽,是Beatles約翰.列儂的'Strawberry Fields Forever'永恆的草莓園。

芳芳被一驚一乍的李燕搞得莫名其妙,永恆的草莓園又怎麼樣?

這是我和王響在大學的時候最喜歡聽的歌。李燕坐了下來,但眼睛發直。她記得他們第一次聽到披頭士樂隊(Beatles)歌曲時,兩人的心靈都十分震撼。那幾個大男孩,用略微嘶啞的嗓子,時而興奮、時而憂傷地唱著一首又一首的歌曲,讓他倆如痴如醉。李燕最喜歡陽光的保羅麥卡特尼,而王響則偏愛深沉的約翰列儂。

在披頭士樂隊所有的歌曲中,李燕最喜歡這首永恆的草莓園,因為歌中浪漫的氣息,以及期望和王響一起永遠留連草莓園的幻想。王響最喜歡的是那首山上的傻瓜,因為他自己就是一個山里來的傻瓜,曾經日復一日在山上看日出日落,看世界繞著他旋轉

芳芳覺得剛離婚的女人可能就是這麼神經兮兮的,陷在過去裡拔不出來。一首歌、一句話、一個似曾相似的場景,就會變成一種線索,勾起她的無盡回憶和對婚姻起死回生的幻想。

李燕接著說:你還記得離婚協議上的那一項特別的財產嗎?'1989年購買的那個草莓圖案的盤子,也永遠屬於你,當然你也有權力將盤子扔到野外…'”

芳芳說:記得,把一個盤子寫進離婚協議是有點奇怪。那句話好像還有幾個錯別字。

是的,那幾個錯了的字就是'Strawberry''Fields'' Forever',永恆的草莓園!李燕堅定地說。他在告訴我,他愛我!

芳芳嘆了口氣,說:李燕你就接受現實吧,你們已經離婚了。她認為即使王響是在離婚協議裡用此來做什麼暗示,也可以理解為他的意思是他們的情已逝,他現在將那個什麼'永恆的草莓園'還給李燕。但她什麼也沒說。告訴一個痴心的人,你的愛人不再愛你,無疑是在人家的傷口上撒鹽,很殘酷。

接下來,李燕還是在不斷地給王響打電話,但始終找不到他。但她用多種方法將那首歌曲永恆的草莓園發給了王響。她要告訴他,她已解開了他的秘密,她愛他依然如故。

Let me take you down, 'cause I'm going to Strawberry Fields.

Nothing is real and nothing to get hung about.

Strawberry Fields forever.

……

讓我帶著你吧,因為我要去草莓園。

沒有真實,沒有掛念

只有永恆的草莓園。

……

從此,李燕的生活裡又出現了一絲陽光。她認定王響​​還是愛她的,他一定是有什麼不得已的事情。她很自責平時對王響的工作關心得太少了,所以現在不管他遇到了什麼事,定要和他共同承擔。她堅信有一天他們還會回到一起的。

(待續)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