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夢斷華爾街

董潔林

第九章 斷尾求存

9.5

李燕家的門鈴又響了。剛剛起床的小胖豬去開門。

芳芳阿姨小胖豬禮貌地問候。

小胖豬,又長高了。這幾個月,你每天都在長啊。13歲的小胖豬個子已經超過芳芳和燕子,離王響也不遠了。孩子越長越像爸爸了,芳芳嘆了口氣。

芳芳來了,李燕還是坐在沙發里沒起身迎接,她要崩潰了,已顧不上那麼多禮節。

我老公打電話說你已經簽了離婚協議?芳芳走到李燕身邊,問道。

李燕知道又是王響打電話告訴張德元,然後又傳到芳芳這裡的。李燕點點頭,用手指著茶几上的文件。

芳芳立刻就急了,嚷了起來:你怎麼可以簽字呢?現在王響那邊的情況還不是太清楚,即使是他真的有了外遇,你也至少要拖他個一年半載,折磨他們也好。真是太沒腦子了。

兩人的感情用的是心,不是腦子。我覺得王響已經沒有這份心啦,拖下去只會讓人更受折磨。李燕仍然很氣憤,於是將王響早上打電話的內容,隨之道格拉斯來訪的經過大概講了一遍。

芳芳聽了又叫起來:王響這也太欺負人了!李燕,你也真是白痴。你怎麼糊里糊塗的就簽了字?你們兩個這麼多年,你賺多少錢?王響又賺多少錢?王響的公司又賺多少錢?你清楚嗎?你將來和小胖豬怎麼過?

芳芳是一個熱心腸的人,像是從金庸的武俠小說裡走出來的俠女。但安慰人則實在不是她的強項。她們倆朋友這麼多年了,不管她說什麼,怎麼說,李燕都知道是為了她好,不會計較她的用詞和態度。

對於芳芳提出的所有問題,說實在的,李燕都不清楚。平時家裡都是王響管錢、管賬。她連水電費都沒有付過。王響是曾經說過,把李燕賺的錢存起來,作為她的私房錢,家裡所有的費用都從王響賺的錢裡開銷。但一家人,這個賬怎麼算的清。李燕從來沒有去管過,她也從來不缺錢花。每個月的信用卡賬單,王響都按時付掉了。需要現金,到銀行取就是了。

現在,李燕要將所有的財物問題都自己擔起來,還真是一個問題了。但是,離婚協議她已簽了,一切都太晚了。

芳芳說: “這些年你就沒有發現王響出軌的什麼蛛絲馬跡嗎?

李燕猶豫了一下說:他最近幾年是變得有點怪,不讓我翻他的東西,常常自己一個人半夜到書房去,把門關得緊緊的……”

芳芳打斷了她的話:這就是明顯的出軌信號了,他在掩蓋。你問過他嗎?

李燕說:問過,他一直說沒什麼事,要我不要多心。其實我也一直認為我們的感情沒什麼問題,當時我以為是工作上的其他的事在困擾他。

李燕沒有將自己的全盤顧慮說出來。對於王響的行為,她有過很多猜測。她記得波動基金在芝加哥的辦公室裡曾經掛著一個鏡框,裡邊是一張59美元的支票。當時王響和她說過這個故事,那是一個精彩的騙局留下的紀念品。王響沒有告訴她具體被騙的數字,但她知道這件事對他的影響很大,以致要把這張支票掛在牆上,不斷地提醒自己。搬離芝加哥後,她再也沒見過這張支票,也許他掛在波動基金哪個城市的辦公室裡。

每次當她懷疑王響有什麼事瞞著她時,這張支票就會跳出她的腦子。也許王響又給人騙了?也許王響在向那些騙子尋仇報復?但是不管她怎麼問,王響也不願說,她自己查了幾年也查不出什麼名堂。她真的從來都沒有想過他們的感情會有什麼問題。女人的直覺對感情是最敏感的啊,難道我真的這麼白痴?

芳芳嘆了口氣。她從來就認為李燕有公主病,嬌滴滴的像活在童話裡。都離婚了感情還沒問題?你真是太天真了。

然後芳芳又連忙拿起茶几上的離婚協議書讀起來。哎,你過來看看,你籤的這份是說'你將獲得你個人賬戶的所有存款,還有家庭住房以及房子裡的所有東西。我們1989年購買的那個草莓圖案的盤子,也永遠屬於你,當然你也有權力將盤子扔到野外……'”

芳芳有些納悶,又說:一個盤子值什麼錢,也要寫在合同里?王響從哪裡找來這麼個三流律師,這里居然還有幾個錯別字。

這聽上去是最原來的那一款。但我籤的是第三款啊,我只拿自己的存款。李燕從芳芳手裡接過協議閱讀,果然如芳芳所說。

搞錯了?李燕疑惑地問。她現在顧不上去管那個什麼盤子和幾個錯別字。

這倒好,總比什麼也拿不到要強些。芳芳有幾分高興。但是李燕覺著奇怪,於是從紙簍臉翻出道格拉斯扔掉的那幾份文件,讀來讀去,發現全部都一模一樣,根本沒有什麼第一款第二款第二款。從頭至尾,離婚協議只有一款!

王響這是搞什麼鬼?芳芳不解,李燕就更糊塗了。

芳芳想了想,氣憤地說:他是騙你盡快簽字!根本沒有任何誠意和你談條件。也只有你這樣的傻瓜,才會讓他玩弄在鼓掌之中。你還是先清點一下自己的家當吧,我的公主。

李燕和芳芳來到王響平時用的書房,將保險櫃打開。原來的那些波動基金的文件都不見了,換上了一些原來根本不在這裡的文件夾。李燕根本不知道王響是什麼時候換的。他真是夠鬼的。

最上面一疊文件,是一個用李燕的名字在美國最大的證券公司開設的投資賬戶的月報。十幾年下來,李燕每個月的工資都如數存入了這個賬戶,現在本金加上投資回報,已差不多兩百萬美元。真沒想到,我的工資可以存出這麼多錢來。李燕有些吃驚。

下面一疊是房契,就是這棟用千萬美元購買的房契。其實這棟房子,從買房的第一天就記在李燕的名下,根本沒有王響的份。兩個女人都覺得奇怪。芳芳一邊翻看那些房契文件,一邊說:李燕,這些文件都是你當時買房子的時候親自籤的字。你真的不知道房子從來就記在你的名下?

我真的不知道。家裡不管簽什麼東西,只要王響要我簽字,我就簽。讀文件從來就是他的事。這麼多年都簽了什麼,我真的不知道。李燕也很疑惑。自從結婚以來,不管王響在不在家,他們家的腦袋總是長在王響頭上的。

哼,你這人讓人給賣了還幫人家數錢。芳芳覺得王響心計如此之深,不是常人可以想像。但一時也看不出他對李燕有什麼比離婚更多地惡意。

於是邊想邊說:這麼說王響只是把本來就屬於你的那份財產劃歸了你。那麼他賺的錢到哪裡去了?還有他公司的股份……那才是大頭啊,起碼上億。再說他連贍養費也沒提,難道他連兒子都不准備養嗎?她還是在為朋友鳴不平。

別這麼說,這棟房子就是王響的。李燕為王響開脫,心裡想的是另外一件事。

他為什麼將房產記在我一個人的名下又從未告訴我?難道數年前他就有離婚的打算了嗎?

他們是2003年下半年從芝加哥搬來矽谷,2004年買的房子。買房子的時候,王響還沒在中國開辦事處,也就不可能有什麼張德元看見的那個第三者。
可是到底是為什麼呢?

他會不會有什麼麻煩吧?李燕此時更多地是關心王響的安危。她又想起了來矽谷的前在芝加哥的那兩年,王響的焦慮和不安。除了股市不景氣,他難道還有什麼其他的難言之隱?

到矽谷後,王響雖然已經不再煩躁不安,但李燕覺得王響很多事都似乎在瞞著她。她一直企圖找到什麼線索,揭開這個謎,但直到今天還是不得其解。可是,關於這一點,她一時也不知如何向芳芳解釋。

麻煩?他的麻煩就是女人。芳芳不屑地說。她認為這是個不平等協議,建議李燕找個私家偵探查一查王響的資產,然後再和他打官司。按照美國加州的法律,不管是誰賺的錢,夫妻期間的財產是共同資產,離婚可以平分。而王響和李燕在結婚前都是一無所有的窮學生,他們的所有財產都應該是共同資產。

李燕顯然不想在財產上更多地追究,也不想讓什麼私家偵探摻乎到他們之間來,但她的疑問也不知如何去找到答案。王響不曾告訴她什麼,現在更不會告訴她任何事情了。

也許,這不關我的事了​​。李燕想。

(待續)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