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夢斷華爾街

董潔林

第九章 斷尾求存

9.2

放下電話,王響又立刻給蘇州的張德元打電話。德元,請你幫個忙。

咱們誰跟誰啊,說吧,什麼事?張德元到中國後變得嘴滑了。

我和燕子在離婚,能不能請你老婆立刻去我家看看燕子,怕她出什麼事。王響的聲音在顫抖。

什麼?離婚?你沒病吧?好好的發什麼昏?張德元很吃驚。他從來沒想過王響和李燕會離婚。平時他老婆對他不滿意的時候,就會說:你看人家王響對燕子……”顯然是要他把王響當作學習榜樣。

我現在沒時間跟你解釋,趕快給你老婆打個電話。王響很著急。

聽到這裡,張德元只好先放下心裡的疑問,立刻給人在美國的芳芳打電話。芳芳是個急性子,聽到這個消息,立刻就向公司請了假,跳上汽車就開去了李燕家。

芳芳來到李燕家的時候,李燕穿著睡衣站在門口,手裡拿著一份文件,顯然是快遞公司剛送來的。她一見到李燕,就嚷嚷起來:你們怎麼回事?怎麼會鬧到離婚的地步?

李燕莫名其妙地看著她,說:你也知道王響要離婚?然後又問了一句:他為什麼要離婚?

這回輪到芳芳莫名其妙了:你們倆口子鬧離婚,來問我'為什麼'

然後兩個女人七嘴八舌地將各自知道的情況說了一遍,都覺得不得要領。

李燕沒有提起心中一直對王響的哪個疑問,因為都是一些撲風捉影的猜測而已,況且她從來沒有懷疑王響在感情上對她的忠誠。現在對外人說這些無頭緒的東西,不太合適。

這時芳芳想起李燕手中的快件,要她趕快打開來看。這是厚厚的一疊很正規的離婚法律協議書,王響已經簽字。

她們此時無心去閱讀文件,因為法律條款的細節現在不是她倆關心的問題。她們關心的是王響為什麼要離婚?

芳芳打電話給王響,他已關機。她又立刻接通了張德元,把他從睡夢中叫醒,要他放下手中所有的事,立刻去上海找王響,問問到底是怎麼回事。張德元說現在中國是半夜三更,答應明天一早就去上海。

第二天,張德元快速處理了些事情就去上海了,老婆吩咐要狠狠地教訓那小子

張德元離開蘇州之前,給王響打了個電話,要他別安排別​​的事等著。他到達浦東金融大廈王響的辦公室的時候,已經是中午了。一進辦公室,就見王響和他的女祕書親熱地說笑。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他們的關係不一般。

王響看見張德元來了,熱情地打招呼:德元來了,我們正等你吃午餐呢。他臉上絲毫沒有一個正在和髮妻鬧離婚的人應該有的那種……“悲傷”,至少也應該有點沮喪吧,畢竟一起生活了幾十年。他好像沒事人一般。張德元覺得這小子是有點不地道。

王響然後又將秘書珍妮推倒張德元跟前,對珍妮笑嘻嘻地說:珍妮,這就是我和你說過的老朋友德元。你今天中午要給我們吃什麼?

阿響,還是吃你的川菜,就在金融大廈。珍妮親熱地說,眼睛多情地看著王響。

然後他們三人就去三樓的川菜館。張德元本來想和王響單獨談談,但也不好說不要這個叫珍妮去吃飯。路上珍妮總是往王響身上靠,還去牽王響的手,膩膩歪歪熱戀的樣子。王響看看張德元鬼笑了一笑,還是把珍妮的手脫開了。

張德元想,完了,他們的關係已經很深了。

吃飯時,王響和珍妮坐在一邊,一直是親親熱熱的情侶一般。飯後,張德元還想和王響單獨談談,就請珍妮先走。王響說不用走,我沒有什麼要瞞著珍妮的

張德元生氣了,說你沒什麼好瞞,但不能強迫我也對這位小姐開誠佈公吧?我們認識幾十年,私下談談話的交情都沒有了嗎?話說到這份上,王響只好讓珍妮走了。

我知道你要問什麼。你都看見了,細節就沒什麼意思了,你也不是小報記者。王響來了個先發製人。

這事一點徵兆都沒有,你也太讓人吃驚了。別人也就罷了,你總得給李燕一個解釋吧,夫妻這麼多年了,孩子都那麼大了。張德元還想試探有沒有迴旋的餘地。

男人變心了有什麼好解釋的?還是請你老婆好好勸勸燕子,讓她盡快把離婚協議書給簽了,長痛不如短痛,有什麼條件儘管提。王響是鐵了心了,擺出了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樣子。

張德元看勸不住王響,就回蘇州了。臨走之前,王響還很認真地囑咐他立即將投在平準基金的25萬美元投資全數贖回,因為聽人說,該基金最近投資失利。這也是王響善後計劃的一部分。他不願朋友受損失,更不希望因此讓燕子失去一個好朋友。

張德元走後,王響謝謝秘書珍妮的配合,要給她些獎金,但被她謝絕了。她不知道王響為什麼這麼做,但對這個老闆,她是有幾分真實的傾心的。

金融界的人似乎習慣了用金錢來結算任何債務。現代科技讓他們把這種結算做得越來越精確了。可是人世間真正無價的東西是不能用錢來結算的。

回去後,張德元就給芳芳打電話,將王響這裡的所見所聞匯報給老婆。芳芳聽了之後大罵王響,順便將張德元和天下所有的男人也捎進去了。

後來張德元又想起王響要他將平準基金的投資全數贖回,雖然不清楚為什麼,但對王響金融投資上的判斷還是相信的,就給平準基金發了個指令,要求贖回。

芳芳又將張德元告訴她的事情經過轉告了李燕,還嘮叨著早就要你把王響看緊了。這種人在國內那些淘金女的眼裡,就是一塊大金疙瘩。然後又加上如果張德元敢以身試法,我一定讓他下場悲慘

李燕還是半信半疑。難道這麼多年王響鬼鬼祟祟的,就是感情出軌?可是她一直以為王響是在工作方面有事瞞著她的。真的看走眼了?

但她的電話,王響不接,發給他的電子郵件也如石沉大海。

我必須和王響面談!她立刻去申請了回中國的簽證、訂了一張飛機票,她要盡快飛去上海,和王響當面談談。

王響一聽說燕子要來上海,立刻要張德元轉告她:不會見她。還說如果是談感情就不必了,因為他只喜歡見新人笑,不喜歡聽舊人哭;如果是談條件,和他委託的矽谷律師道格拉斯先生談即可。

李燕聽到這話真的是驚呆了,和王響過了二十來年,像不認識這個人似的。

她怎麼也不相信王響會如此絕情。雖然近年來他們的交流有些許隔閡,但王響一直對她是很疼愛的,家裡的擔子一直是王響一肩扛著。可是現在,他怎麼說翻臉就翻臉呢?還有他一直很鍾愛的兒子。他為什麼突然就不要我們了?我做錯了什麼?

不管她如何地不願接受王響的背叛,但離婚實在是千真萬確地擺在她的眼前了。

(待續)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