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夢斷華爾街

董潔林

第八章 與魔共舞

8.6

又是一陣敲門聲,秘書又進來了。這回是燕子的電話。王響的手機關機,燕子就將電話打到辦公室了。

王響,怎麼不接我的電話?王響一拿起電話,燕子就嚷嚷起來。

我一直在忙。怎麼了?雖然是老夫老妻了,但王響每次聽見燕子撒嬌,心都會怦怦地跳。他很愛他的妻子,也很愛他們的兒子,特別是現在,在他即將失去他們之前。

小胖豬吵著要去太浩湖的天堂山滑雪,說是今年的雪快要化了。你什麼時候回家?李燕每次想王響了,都會及時地編一個兒子的理由要他回家。現在,他多麼期望帶著兒子去滑雪,從白雪皚皚的山頂飛馳而下,燕子明亮的笑容就在山下迎接他們……

哦,知道了,我盡量安排。家,是他心中最脆弱的地方。在這個時刻,王響的首要任務是保護他的家。

盡量安排?聽上去像是對員工說話嘛,你就沒把我們放在重要位置上。燕子還在嘟囔著。從王響的聲音裡,她以聽出了一點異樣,她是一個感覺敏感的女人。

他要趕快結束和燕子的通話,不能讓感情左右了他的理性思維。我正在開會。等我安排好了,再打電話給你。王響匆匆掛斷了電話。

燕子、小胖豬,沒有我,你們怎麼辦?王響的心開始絞痛。妻子的一顰一笑都浮現眼前,兒子的朗朗童音也在耳際繚繞。

我已經盡力了,沒有選擇了。老婆,I am so sorry.”王響喃喃自語,眼淚順著他的臉留下來。

他曾經握有一手多麼好的牌,不管怎麼出都是滿堂彩。可是,一副好牌讓他打爛了,現在手裡只剩下臭牌。無能啊,我。

現在不是婆婆媽媽的時候。他迅速擦乾眼淚。他知道,如果事情露餡,等待他的就是無盡的法律訴訟,傾家蕩產,羞辱傷害,甚至牢獄之災。

他自己是在劫難逃了,但不能讓妻子和兒子捲入這場災難,他也不願意由於這個痛苦的過程,讓他和燕子的感情變質然後化為怨偶。

況且,他知道燕子對自己的疑心日益增加,除了旁敲側擊,翻看他帶回家的文件,也偶爾和波動基金的秘書們聊聊天。雖然他知道燕子這麼做是不會了解到什麼實質性的東西的,因為像他這樣高智力的遊戲,即使是政府監管機構來調查,沒有幾個月時間的全面查賬,也不可給他定罪。但他的心很累,已經有點應付不過來了。

聰明人知道如何兩害相權取其輕。他現在能做的,就是斷尾求存。而他自己就是這條,一條化了膿的。砍斷這條壞死的,才能保住家庭。對於拖了一條化了膿的尾巴的狗,不能一寸又一寸砍它的尾巴,這樣狗將痛不欲生。只能一次將尾巴從根上斷,那狗的痛苦才會最小,也才有可能劫後餘生。

置於死地而後生。

其實,他心裡也存有一絲僥倖。也許他能在這場風暴中化險為夷,也許他能夠在事情曝光前在股市上轉敗為勝,那麼將來也可能將賬給填平了,然後與家人再破鏡重圓。

想到這裡,他要秘書給他定了明天去中國的飛機票。然後編了個理由告訴燕子他有緊急事情需要回中國去處理。李燕雖然有些失望,但對王響的決定從來從來是無可奈何的。

然而她很快就會知道,等待她的是真正的暴風雨

燕子,你要挺住,等著我!他默默地祈禱。

最後,王響給矽谷的一個熟悉的律師打電話:道格拉斯先生,請你立刻啟動我的離婚程序。

(待續)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